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39章 果真是妇人之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白童脸上带着浅笑,可心中,也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在清楚的知道蓝玉山的身份后,白童自然隐隐有些愤怒。

    可当着周凤茹这些的面,她没必要再火上浇油。

    套用现在的网络流行用语来说,就是好气哦,可还得保持微笑对不对?

    她现在,对于谢玉兰那边的人,再度有了一个清楚的认知。

    ****

    医院病房里,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只有蓝玉山和谢玉兰母子俩。

    谢玉兰有些心痛的对蓝玉山道:“玉山,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你才这么辛辛苦苦赶回来,也很累了,等一会,你爸要醒了,我再叫你。”

    蓝玉山的眼神冷冷,面瘫似的脸上带着冷酷之色:“是你施压,让一号二号首长出面,派人将我接应回来的?”

    谢玉兰看着蓝玉山这样的眼神,不由有些错愕:“儿子,我是为你好啊,你爸病危,我总要让你赶着回来见他最后一面……”

    “可现在,他还是好好的躺在这儿。”蓝玉山不留一点情面的戳穿这个事实。

    事实就是,蓝老首长也只是气急攻心,气得病发了进了医院而已,并没有严重到大家赶到守在旁边等他咽气。

    “果真是妇人之识。”蓝玉山再度不客气的说了一句。

    “可是,玉山,我真的不想让你这么危险在国外出什么任务。就算你挣了再大的军功,你要是牺牲了,那这些荣誉,又有什么用?总不能白白的便宜他们那一家。”谢玉兰辩解。

    蓝玉山依旧不屑的冷哼:“也就是你的这点妇仁之见,现在,陷我们于被动的局面了。”

    他的计划,本来是好好的,他带着白童去国外执行任务,就是有着两个层面的计算。

    一个层面就是打击蓝胤,要么要前途不要美人,要么就舍美人保前途。

    另一个层面,他就是要利用在国外的这一段时间,撩拨白童,毕竟在国外,他跟白童才是生死相倚的战友,他才是白童唯一的依靠。在那样危险重重的环境中,只要他再对白童多加照顾和安抚,白童会对他产生情感的。

    毕竟,斯德哥尔摩症不仅仅是指人质和绑匪,也包括他跟白童在国外的这种情况,他跟白童在这特定环境中的一切,完全符合这样的场景。

    到时候,白童跟他二十四小时朝夕相处,精神上完全依托,爱上他,是必定的事。

    虽然蓝胤足够优秀,但蓝玉山对于自己,也是有足够的有信心。

    不论是容貌、家世、各方面的能力,他都跟蓝胤平分秋色,白童能爱上蓝胤,那么爱上他,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想想,能把侄儿的未婚妻抢到手,这对于蓝胤、还有蓝景山那一房的人来说,绝对是十足的羞辱,这比跟蓝胤多抢几次军功,还来得痛快。

    只可惜,这个计划,才刚刚实施,就被谢玉兰阻止了,他和白童,都被强硬的带了回来。

    他跟白童什么事都没有,似乎白童,也对他没有一点多余的想法,想利用白童来羞辱蓝胤的想法根本达不到。

    而另一方面,本来想让蓝胤为了救白童而自毁前程的事,也不能实现了。

    相反,倒是他这边,才是有些自毁声誉。

    毕竟,为了接应他回来,动用了国家和部队的关系,都上升到外交层面上去了,这估计,也是史无前例。

    历史上,为了某个极为重要的人物,国家方面会动用外交关系,但这人物的重要性,是可以引起整个社会进行一次质的大飞跨,而他蓝玉山,还达不到这个标准。

    大家都会知道,因为他蓝玉山的身份特殊,才会劳师动众,动用一国外交。

    他的前途有些灰暗,而老爷子攒下的那些基石,也有些动摇了。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蓝玉山狠狠的批评了一句,一点也没有顾虑谢玉兰的身份,没顾虑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谢玉兰可没有想着,一片苦心换得儿子这样的批评啊。

    恰好这时,林小柔来了,她依旧是梳着两个漂亮的麻花辫,穿着田园风格的碎花小裙子,清新得象才微微盛放的小菊花。

    她一眼就看见了旁边站立的蓝玉山,两只大眼有些慌乱的眨了眨,然后别过眼,当没有注意到蓝玉山,对着谢玉兰道:“谢奶奶,我给你煲了一些粥过来,你吃一点吧……”

    她说着,就动手,将手中保温桶盛着的粥倒了出来,要递给谢玉兰。

    谢玉兰才刚刚被蓝玉山奚落得无地自容,现在,有上撞到她的枪头上,她的怒火,顿时就迁怒到了林小柔的身上:“吃什么吃?没看老爷子现在还不省人事?只知道吃。”

    她现在完全是迁怒,这蓝老首长为什么不省人事,是她自己造成的原因,现在居然怪到林小柔的身上。

    见林小柔端着碗,谢玉兰更是伸手,把碗接过来,手一扬,碗中的热粥,就泼在了林小柔那雪白小巧的瓜子脸上。

    “啊……”林小柔被烫得惨叫起来。

    而谢玉兰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这个行为,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似的,反而怒斥着林小柔:“叫什么叫?你叫鬼啊?这是病房,需要安静。你想巴不得蓝老早些死了,你好哭丧?”

    林小柔顿时闭了嘴,可太烫了,太痛了,她的大眼中眼泪瞬间就汹涌而出。

    蓝玉山看不过眼,对谢玉兰道:“你迁怒别人做什么?”

    他走过去,站到林小柔的面前,他高大的身材,对林小柔这样娇柔的女孩子来说,倒象很大的压力。

    他伸手,钳起林小柔的下巴,但见她那一惯雪白小巧的瓜子脸,已经红通通的一大片,稍有不注意,就会留疤的。

    “去检查检查。”蓝玉山吩咐了一句:“上点药,别要留疤。”

    这样子,就象对一般的下人。

    “嗯。”林小柔应了一声,眼中的泪,却是更多了。

    可她没有再说什么,低着头,离开了这间病房,去了前面的烫伤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