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13章 原来这就是事实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浅声音极冷的回答:“你愿意他接受最好的教育,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

    石小刚急了:“怎么没关系呢?他以后会叫你婶婶的,当然是有关系。”

    “有关系?”林浅终于是想明白过来似的,直直的看着石小刚:“我还没有问清楚,你跟乐乐,是什么关系?”

    “我……他……”石小刚张了张嘴,最后道:“他是我远房亲戚的儿子……”

    “你对你这个远房亲戚的儿子,可真好啊。”林浅无不讽刺的说。

    “那当然,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石小刚脱口而出。

    林浅听着这话,无端的心中刺得痛。

    怎么这远房亲戚的儿子,宝贝到如此地步,为了上个幼儿园的名额,居然石小刚亲自在这儿排队。

    “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林浅直接甩开手,不许石小刚靠过来拉她:“石小刚,你记住,你早就跟我分了手的,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要再来找我。”

    林浅说完这话,发足飞奔。

    石小刚呆在当场。

    他不是写了信要跟林浅复合的吗?为什么,林浅还记得是分了手这事的?

    石小刚呆了一阵,看着林浅跑回旁边的大学校门,大概也知道,现在林浅是去找周凤茹去了。

    石小刚追着林浅,一路追进了大学的校门,更是一路追到了周凤茹住处的楼下。

    然后,石小刚一把拉住前面的林浅:“浅浅,你听我说……”

    “你不需要说什么。”林浅现在的态度,倒是极为坚定了:“你早就跟我说过了分手,我也当我们分手了,你什么事都跟我无关。”

    “我那只是气话,我当时只是气头上……”石小刚解释。

    “呵呵,气头上?我现在是看明白了,我什么事都答应你,头脑一热的四处帮着你,你就没有什么。我一旦不帮着你,不四处张罗你的事,你就气头上,就要跟我说分手。好哇,那就分手。”林浅是极为干净利落的,就嚷着分手。

    “浅浅,你认真的吗?你难道就不想想,我们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明明我对你这么好……”石小刚还在试图的努力。

    林浅还真的闭上眼想了想:“我现在仔细想想,我跟你在一起,还真没有什么幸福时光,我整天就是听着你种种抱怨,各种怀才不遇。我除了听着你的抱怨,我真的想不起有什么。”

    “所以,石小刚,幸亏你以前跟我说分手,这两个月,我呆在部队,跟别的战友呆在一起,全都是新兵蛋子,人家在部队也是什么也没有,可他们,一个个都比你表现得好多了。还真亏你说了分手,让我能冷静的想想问题。”林浅说完这话,转身向着楼上走:“石小刚,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你找我,不是让我替你设法提干升职,就是让我帮你借钱经商,现在连一个孩子上学读书,都来找着我,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你的一切,我都帮不上忙。”

    她蹬蹬蹬的跑上楼,将石小刚独自一人丢在原地。

    她刚才的那些话,本就是气话性质,脱口而出的。

    可脱口而出之后,她才深深的领悟到,原来,这不是气话,这就是事实。

    这样的事实,令林浅接受不了,这比失恋,还让她难受。

    她跑进屋子,冲进旁边的那个客房,扑在床上,就捶着床,放声大哭起来。

    白童坐在旁边的写字台前,转头看着扑在床上的林浅。

    原本看着林浅一点都没有礼貌的冲进来,扑在自己的床上,白童心中有些不爽,可现在看着林浅抱着被子哇哇大哭,白童也不愿意再计较她的不礼貌了。

    毕竟林浅象个男孩子一样的个性,又长年呆在部队,能这么放声大哭,还真是没有见过。

    白童坐了一阵,等林浅哭得差不多了,才默默的递了纸巾过去:“擦擦鼻涕吧。”她担心,林浅不止是眼泪都蹭在她的被子上了,估计连鼻涕口水都会蹭到她的被子上。

    林浅正哭得伤心难受,听着白童在旁边说话,林浅立刻条件反射的从被子上抬起头来,直起身子,甚至顾不得擦擦脸上的泪水,就紧张的问着白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要偷看我?”

    白童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这个大小姐,是哭得本末倒置了?

    白童指了指房间,淡定的道:“我早就回来了,一直坐在这儿,是你自己一头就冲进来,扑在我的床上,就放声大哭。”

    林浅看了看屋子中的环境,这才发现,确实这屋子,早就改造过了,真的是白童的卧室。

    以往林浅来了这儿,都是住在这一间客房中,现在,周凤茹是将这一间客房改造出来,当作白童的房间。

    昨天来时,林浅就知道这个情况了,选择睡沙发。可这一会儿,林浅气晕了头,居然忘记了这一桩事,象以往那样,习惯性的就冲进这卧室来哭了,还以为这卧室是她以前住的客房。

    林浅想明白这一点,倒有些讪讪了。

    她原本哭了一阵,已经将心中的种种不痛快给发泄出来了,现在这一点尴尬,更是掩盖了她之前的那点情绪。

    她抹了抹脸上的泪,努力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那就对不起了。我一时没有注意,搞习惯了。”

    似乎怕白童知道她刚才伤心哭过了似的,她道:“我就是一时沙子迷了眼,所以流了点泪。”

    白童也没有揭穿,能让一个女人这么失声痛哭,大概除了失恋,也没有别的事。

    毕竟昨天林浅都还好好的,大概是今天又去找了石小刚,所以才这么受刺激。

    白童淡定的顺从着林浅的话:“没事,一时被沙子迷了眼不打紧,只要以后不再迷眼就行。”

    她一直就是冷处理林浅的感情问题,现在似乎终于见了一点效,不用任何外力,林浅自己就跟石小刚有了冲突。

    如果所料不差,那应该就是,林浅去找石小刚,却发现这阵子不在,石小刚跟别的女人打得火热之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