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07章 结婚申请交上去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蓝胤一身戎装坐在自己的身边,白童是又惊又喜,要不是因为这儿是图书馆,她都几乎要直接询问出声。

    她向着蓝胤温柔的笑笑,眸中的光芒夜空中的星辰般耀眼。

    蓝胤回以她一笑,笑容淡淡,可那眼中的温柔宠溺,却是一览无余。

    白童原本还想跟蓝胤说说话,可考虑着这是图书馆,再轻微的声音,都有可能变得无限大。

    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书放了回去,向蓝胤伸出手,蓝胤踏前一步,将白童的小手紧握在他那粗糙而温热的大掌中,然后两人就这么十指相扣,离开了图书馆。

    留在图书馆中的众人心中一片虚叹,这简直是堪称教科书般的实力虐狗啊。毕竟大学中,成双成对的不少,可没有哪一对,能象这一对般的如此耀眼瞩目。

    明明人家的一举一动,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可那种恩爱与默契,却是令人妒忌得发狂。

    “难怪没有人来追求白童,有这样的有颜值有正义有家世有背景有能力的男朋友存在,别人再来想追求白童,那不是自找其辱?”有人终于是总结性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蓝胤和白童当然是没有听见这些话。

    出来图书馆,白童才问蓝胤:“蓝大哥,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上一次蓝胤回部队时,不是说他这一阵子没空吗?

    “陪明师长出来执行一个任务。”蓝胤轻描淡写的回答。

    虽然只是出来作英雄事迹报告,但这也算是任务的一种,并不表示,他们军人,只有整天去打打杀杀枪林弹雨中出入,才算任务。毕竟现在和平年代,真正要枪林弹雨中冲锋的事,比较少,不会再象以往那么的大规模而已。

    “任务完成了?”白童问。

    “没有,只是我提前走了。”蓝胤回答。

    白童听着这话,不由轻笑了起来。

    “笑什么?”蓝胤看着她笑,也不由跟着轻笑着问。

    “我在笑啊,你居然也有临阵逃脱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冲锋在前的,哪想到,你居然也有脚下抹油溜边的时候。”白童将她感觉好笑的事说了出来。

    蓝胤也不在意。

    确实为了军民精神文明共建,也会时常给各个学校或者组织之类的开展这样的英雄事迹报告会。

    可是,一般派出的人员,要么就是立了大功可以作为典型宣传的人物,要么就是那些已经退居二线的老革命,或者,就是一般的军人就行了。

    象蓝胤跟明鹏飞这么级别的人物跑出来做这样的任务,还真是没有。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顺着学校的小道慢慢闲逛,享受这难得的忙里偷闲的静逸时光。

    “童童,下个月,你应该就满二十岁了吧?”蓝胤问出这个问题。

    “是。”白童回答,她自己都没有怎么在意,没料得,蓝胤还一直记着。

    蓝胤半转了身,双手拉住白童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童童,我想回去就把我们的结婚申请报告交上去。”

    这意味着,这结婚申请报告交上去,只要批准下来,他们就可以按规定登记,成为合法夫妻。

    似乎这一天,大家都已经等得太久。

    久得白童现在是毫不犹豫的就点头:“好。”

    她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能一辈子追随着蓝胤,是她毕生的心愿。

    白童答应得如此的爽快,蓝胤倒是心中不妥,他低声问道:“童童,我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刚才,应该就算是一种求婚,可这样的求婚,没别世人所谓的什么鲜花,什么钻戒,甚至连只蜡烛,连句表白都没有。

    “不草率。”白童摇头。

    在她看来,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模样。

    爱了就是爱了,当爱你的人跟你说,我们结婚,你唯一的想法,就只会是好。

    你不会象后世那样,去考虑他有不有房子,不去想他有不有车子,不会去想他能不能挣大钱,更不会想他会不会给你彩礼之类的。

    这才是嫁给爱情本来的样子,而不是寻找一个可以提供后半生生存依赖的长期饭票。

    何况,之前她跟蓝胤已经订了婚,都戴过了情侣婚戒,没必要再搞多少花样出来。

    蓝胤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头,还是伸手,从旁边的柳树枝条上抽了一根柳条下来,三下两下,就编着了一个草环,戴在白童的头上:“童童,你放心,我绝不会负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白童向着蓝胤微微一笑:“我相信。”

    阳光透过柳条的枝叶,在她的脸上投下点点金光,她整个人美好得如一幅最纯洁的画。

    ****

    蓝家老宅大院,蓝老首长自然是收到了蓝胤递交结婚申请报告的事。

    蓝胤要结婚,这早就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现在还要例行通报一声,只因为,这老首长的余威还在,而蓝胤,是他的孙子,上面当然例行要知会一声。

    整个下午,蓝老首长靠在躺椅上,微闭着眼,似乎在养神。

    可谢玉兰却是明白,这人,心中有结。

    无他,蓝胤要结婚,按理来说,确实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可另有一层尴尬的事摆在这儿——蓝玉山都还没有结婚。

    在不少地区都还流行,兄长没结婚兄弟就不可能先结婚这个规矩。而现在,是孙子蓝胤都要结婚了,而儿子蓝玉山还没有结婚。

    蓝老首长咳嗽着,一口浓痰似乎在喉间甚至咳不出,保健医生立刻上前,替他轻顺着背,以利于他咳嗽。

    “没事,你们下去吧。”蓝老首长摆摆手,示意保健医生还有保姆这些下去。

    这些人离开,屋子中,只有谢玉兰在。

    “蓝胤要结婚了。”老首长慢条斯理的说。

    谢玉兰没有吭声。

    毕竟蓝玉山都三十的人了,至今还未婚,连侄子蓝胤都要结婚了,这如何能让老首长不担忧。

    虽然古人有云,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可现在,已经没有匈奴了,甚至,也没有这么多的仗要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