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777章 确实你们猜得不错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说孙淑华是人贩子,当年拐走了夏小云,白童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白童在门口站了一下,才走进去。

    孙淑华见得白童回来,将手中的纸杯子搁下。

    她心事重重的对白童道:“白童,我能不能给小云转院?我不想她在这儿住院了。”

    “为什么?”白童挑了挑眉,明知故问。

    “我……”孙淑华咬了咬牙,才道:“你也看见了,刚才明鹏飞一口一句小云是他的孩子,还说我是人贩子。根本不是的,小云不是他的孩子,我不想他再来骚扰我们了。我们要转院走,以后,小云也不要在这儿读书了,就跟我回去,我们回去卖豆腐去。”

    上一次,在部队她也是急着要带着一家人离开,现在,她一样的想带着夏小云快些离开,甚至,都不要夏小云在这儿读书了。

    “妈,能跟我讲讲当年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吗?”白童追问着真相。

    孙淑华的脸色更难看了:“怎么,白童,你也不相信我?你居然也相信明鹏飞的话,认为小云是他的孩子。”

    白童长长的叹了一声:“我不是相信他的话,我一直是在认真的看,也在认真的分析。妈,若说小云只是跟谢思言长得象,我会只认为是个巧合,可现在,小云连血型都跟明鹏飞一模一样,都是那么稀少的熊猫血,巧合到这种地步来,也太少的概率了,你要知道,这熊猫血的概率是多少?几乎是十万人中,才有一个人是这种血型。可偏偏,如此象的两人,居然连十万分之一的概率都撞上,这让我如何不相信?”

    孙淑华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她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什么熊猫血?我不大明白。”孙淑华说。

    白童只能再度将这个血型的问题,跟孙淑华讲了一遍:“妈,古人都还能滴血认亲,这年头,科技这么发达了,查一查血型,就能判断究竟有不有亲属关系。”

    她顿了顿又道:“而且,现在已经不止可以验血,现在更先进的,是验dna,就拿小云的一根头发,或者一口唾沫,都能检验出她跟明鹏飞究竟有不有生物学上的关系。”

    这话,将孙淑华说得惶恐不安,她低声道:“白童,你别吓我。”

    白童也沉声道:“妈,我没吓你。我只是在说这个可能。如果你还不松口承认,明鹏飞说不定,会动用这种手段来检查。毕竟,要拿一根小云的头发做检验,还是极容易的。”

    孙淑华的目光,立刻在夏小云的头上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剃个光头。

    白童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摇了摇头道:“妈,没用的,哪怕一口口水,或者一点皮屑,都能检验得出来。”

    这一说,孙淑华彻底的脸如死灰。

    这个科技,太可怕了。

    白童微微俯身对着她,一脸严肃认真的道:“妈,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想吓唬你,也不是要将小云从你身边夺走送给明家。我只是想听你说说当年的具体真相,我其实是想帮你们。你刚才也是听见了,江霞是指责你是人贩子,我需要知道这其中的真相,我才好有对策。否则,你什么也不说,她一口这么咬定,我不清楚真相,我也束手无策。”

    孙淑华回想着刚才的情况,确实,一来就听着江霞一口咬定自己是人贩子,当年拐走了夏小云。

    要不是白童立刻反击,还不知道后果是怎么样。

    孙淑华再度看了看白童,这么多年,大家都是很了解很了解了,她能感觉,白童是真心的要帮自己。

    孙淑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好,我把当年的事,跟你说一说,但这事,你听了心中有数就行,可别外传。”

    “嗯,我懂。”白童应了一声。

    孙淑华喝了一点水,想了想,才缓缓道:“确实你们猜得不错,小云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至于是不是明鹏飞的孩子,这个我也不知道。”

    “当年,我生了孩子,结果我的丈夫一直是个重男轻女的人,看着我只是生了个女儿,没有生下儿子,对我是种种打骂,连孩子都想直接拿去丢了。我实在受不了,又担心孩子遭受不测,便带着孩子连夜逃出来。然后,就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四处打工……”

    白童听着这一番话,心中默默的再度同情了一把。

    这些话,以前也听孙淑华偶尔中提及过,知道她独自带着一个女儿在外讨生活,确实是极不容易。

    “结果……结果……那时候工作不好找,我甚至都不求工钱,只求能让有一口饭吃就好,而孩子这么跟着我,也是营养不良,后来我在一个公园找到了一个当清洁工的活,每天都负责清理公园那些河道和人工湖的垃圾,孩子只能丢在家中,那一天,孩子突然得了急病,等我发觉不对劲,再把孩子送到医院抢救,已经来不及了……孩子没了……”孙淑华说到这儿,语气都哽咽起来。

    虽然这些年,她已经把夏小云当作亲生女儿看待,这事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可现在跟白童提及这过往的伤心事,她还是一阵一阵的难受。

    白童默默的递了纸巾给她。

    如果可以,白童也不愿意来刺探孙淑华的这些伤心过往事。毕竟这些往事,早就结疤,可现在,这些已经被尘事埋没有旧事再被揭开,血淋淋的,当然是痛。

    孙淑华接过纸巾,压了压眼角,虽然眼泪压下去,可眼却是红了。

    顿了一阵,她稳了稳情绪,才继续讲:“那阵子,我很伤心,又自责,整天精神恍恍惚惚,然后,我就独自一人坐在那儿发呆……然后,我就看见两个人,将一个两三岁的小丫头,往湖里丢。那一刻,我都吓傻了,好一阵,才感觉不对劲,等那两人走后,我才开着打捞垃圾的游船,开了过去……”

    虽然她没特意说明,可白童已经隐隐猜得,这被人丢进湖中的小丫头,就是夏小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