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767章 我们前两天见过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小云收拾好东西,正在发愁怎么搬出去。

    这看样子,就凭这么搬,不知道要搬多少趟。

    来学校报道的时候,她只拖了两个箱子过来,可到了学校后,什么被子床罩热水瓶洗脸盆洗脚盆这些日常用品,倒是买了一大堆。

    这些东西,都是必须品,关键是又不象衣服那样好收纳,装一两个箱子就行了。

    这时候,许青松这个男朋友的作用,又体现出来了。

    他不仅过来帮着搬东西,甚至,还叫了几个男生帮着过来一起搬。

    原本夏小云看着头痛不已的一大堆杂七杂八的物品,在这一群人的帮助下,几下就帮到了楼下。

    楼下,已经停了一辆出租车,显然是许青松叫来的。

    大家把东西搬上车,许青松跟一众同学道谢,才招呼夏小云上车。

    夏小云上车,许青松也跟着上了车,问夏小云:“你的那个住处在哪儿?我送你过去。”

    夏小云看了看后备厢中的那大堆东西,她还真得需要人送。

    她们的住处,本就不远,出租车开过去,不过几分钟的距离。

    车稳稳在小区门口停下,许青松抢着先付过车费,又帮着把东西一一搬进屋。

    夏小云就站在那儿守着东西,看着许青松一趟一趟的往楼上搬东西。

    那一刻,夏小云感觉,她的这个男朋友,简直是男友力爆表啊,不用吩咐,都能处处考虑得极为周到。

    幸好,夏小云她们的住处在二楼,否则这么一趟趟的扛着重物爬楼,还真是累死人。

    终于,在许青松的努力下,一大堆零零总总的东西终于搬上楼,许青松也是累得汗水直淌。

    “真是辛苦你了。来,擦擦汗吧。”夏小云拿了毛巾出来,让许青松擦擦汗

    “瞧你,帮自己的女朋友,不是应该的?”许青松从容的接过她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水。

    “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水喝。”夏小云象个主人似的,招待着许青松。

    只是真要倒水时,她犯了难,这才搬进来,自然是没有热水。

    她忙着要烧水,手忙脚乱中,又不知道茶杯收拾在哪个包中。

    许青松看她心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劝阻道:“小云,你不要这么麻烦,我不渴,你不用去烧水。”

    “啊?不行不行,哪有连杯水都不给你喝的道理。”夏小云依旧在翻她的茶杯。

    可是,越是想找出喝水的杯子,越是找不出来。

    所以,夏小云悠悠叹了一口气,只好认命。

    别人这么帮她,哪怕是男朋友,也没道理连口水都不给人喝吧?

    夏小云灵机一动,满眼期盼的看着许青松:“不如我们下去吃东西?”

    这下去吃东西,又可填饱肚子,也可以算是请客,算是感谢许青松帮她搬家。

    “好。”许青松也没拒绝。

    他也看出夏小云这小丫头在这儿因为连口热水都没有招待客人的而窘迫呢。

    夏小云请许青松在那边街头的小餐馆吃饭,末了,看着天色不早,许青松将夏小云送到了家门口,叮嘱夏小云自己在这儿一切小心,他才离开。

    夏小云站在窗台,看着许青松远去的背影,路灯下,许青松的身影被拉长又缩短,高高瘦瘦,倒是挺拨。

    夏小云对这样的一个男朋友,还真的挺满意。

    原来,有个男朋友的意义,就是无论任何时候,他都能把你的事情考虑得周到。

    夏小云呆在屋子中,将打抱收拾过来的东西,一一整理出来,放在她的那个房间中。

    看着家中的东西,还有一些空缺,看看时间,又不是很晚,她又跑去外面的超市,买一些日用百货和水果回来。

    回来的时候,她急着走路,没有注意路况,经过一个路口时,险些被一辆车给撞上。

    车窗摇下,开车的是个女人,她探头问了夏小云一声:“你没事吧?”

    “没事。”夏小云摇了摇头。

    确实没事,只是险些撞上吓了一跳而已,并没有真的撞上。

    她正准备走,却听得那女子轻噫了一声:“是你?”

    夏小云有些意外,而女子已经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站到夏小云的面前。

    “你是谁?”夏小云后退一步,有些不安的问。

    “我是余英。”余英自我介绍道。

    夏小云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女人,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她摇了摇头:“我不认识。”

    这一下,余英更气了。

    她冷哼一声,提醒夏小云道:“我是余凯的姐姐,前两天见过。”

    这一下,夏小云终于是想起。

    似乎,那天被余凯强拖着去吃饭,就冒了个女人出来,而自己就偷偷跑了,根本没有注意。

    夏小云本能的就起了警惕之心,看着余英:“有事吗?”

    “既然碰上了,那就聊聊吧。”余英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

    夏小云暗搓搓的想,难道余凯是个小流氓,他的姐姐,就是一个小太妹,说话这么不可一世?

    “我不希望你跟我弟弟在一起,所以,希望你以后离他远一点。”余英的语气咄咄逼人。

    夏小云一下就惹恼了:“谁愿意跟他一起啊,象个小流氓似的,他要不是强迫把我拖上车,我会跟他一起?”

    余英冷哼:“谁知道你是不是玩点什么欲擒故纵之计?你记得这句话就好,总之,你不要有任何痴心妄想的行为,不要幻想什么灰姑娘嫁给白马王子的事,你要是敢再有任何心思,想勾引余凯,别怪我们余家对你不客气。”

    夏小云气得涨红了脸,什么欲擒故纵,擒你个铲铲,纵你个铲铲。

    “你神经病,就他那样的小流氓,我躲都躲不及,还想什么白马王子,别给自己脸上抹金了,你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们。搞得谁象多稀罕你们余家似的。”

    夏小云象个小钢炮似的,连珠带炮把余英轰了一通。

    把余英骂完,夏小云提起东西,自己一溜烟的跑回家。

    余英站在原地,可没料得,夏小云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这是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

    余英摸了摸鼻子,再度冷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