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726章 刚才是谁欺负你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谁啊?”夏小云看了胡逸一眼,问白童。

    “嗯,这是胡逸,蓝胤的发小,开公司做生意的。”白童替两人做了一下介绍。

    “走吧,你们不是要吃东西吗?我最后也开了一家酒楼,不如去我那儿尝尝,给我凑凑人气?”胡逸邀请着。

    “行。”白童没有拒绝。

    反正这周末,她也打算带着夏小云在这个城市四处转转,尝尝美食,了解一下风土人情什么的。

    “两位美女,请上车吧?”胡逸浮夸的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式,请两人上车。

    上了车,胡逸驾轻就熟,开着车直接将两人带去了自己新开的那一家酒楼。

    这酒楼,开在热闹的繁华市区,才新装修,处处都透着奢华讲究,看样子,这是要走高档路线的。

    “来来来,这边请。”胡逸领着他们上了二楼,向着一间包间走:“坐这边,这个包间是我专门留着接待自己人的,根本不对外。”

    毕竟大院中出来的,大院中的各种关系多,留这么一个包间出来空着,有备无患。

    “不用了。”白童拒绝。

    她跟胡逸也仅仅是因为蓝胤而认识,还断断没到什么自己人的地步,她肯定不会去坐什么包间。

    她笑着道:“其实就坐这大堂挺好的,顺便看看这些风土人情。”

    胡逸拗不过她,只好随了她们的意。

    三人就在大堂中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胡逸热情的替两人叫着菜。

    “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夏小云起身说。

    “洗手间在那边。”胡逸示意了一下。

    夏小云从洗手间出来。

    洗手间前,有一张大大的落地镜,夏小云站在落地镜前,细细端详着自己的皮肤。

    蜜褐色的肌肤,眉峰微挑,配着清澈的大眼,怎么看也不象什么乡下丫头吧?

    夏小云就这么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蓦地,她发现镜中还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倒影,正双手抱臂环胸,微挑了眼目,侥有兴趣的打量着她。

    “啊……”夏小云惊慌的叫了起来,转回身,愤怒的瞪着那个男子:“你个流氓。”

    这是一个英俊的男子,可全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子的放荡不羁的味道,乍然一看,就不象是好人。

    “哦?我是流氓?”那男子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略带轻挑的道:“我就靠在这儿,怎么流氓了?”

    “你……你跑女洗手间来偷看别人,还不是流氓是什么?”夏小云愤怒的指责他。

    对方向着头上的指示牌看了看:“这是男女混合卫生间吧?你能站在这儿照镜子,凭什么,我就不能看一看?”

    夏小云抬眼一看,果真这是那种男女混合卫生间,并不象一般的地方男女分开使用。

    夏小云气呼呼的道:“就算是男女混合卫生间也不行,你在这儿偷看我,就是流氓。”

    “哦?是吗?那你是没有见过真正的流氓行为。”对方满不在乎的笑笑,凑过身来:“你试试什么是真正的流氓吗?”

    夏小云不安的向后缩了缩:“你……你想干吗?”

    不等她说完,对方是飞快的过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不是说我耍流氓吗?那我好好耍流氓得了。”

    “你……”夏小云呆了呆。

    她是怎么也没有料得,对方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亲她。

    她擦了擦自己的脸,似乎脸上还有这人刚才那蜻蜓点水的唇印。

    果真这大城市,流氓就这么多?

    她知道自己招惹不起,立刻从洗手间撒腿就跑,害怕这人继续耍流氓。

    她急急的跑回位置,白童跟胡逸正在那儿坐着聊天,见得夏小云跑回来,白童不由惊讶:“小云,怎么了?”

    “没,没什么。”夏小云慌乱的说。

    “没什么,那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白童看看夏小云,又扭头向着那边洗手间望了一眼。

    却见黎纵跟着余凯一前一后,从洗手间出来。

    “白童。”黎纵见着她,伸手打了一个招呼。

    余凯的凤眼微微一挑,看了看白童,又看了看坐在白童旁边红着脸的夏小云。

    他长腿一迈,走了过来,在夏小云身边停住:“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夏小云可没料得,这男人,居然敢这么大胆的来坐在自己的身边。

    她一下就跳了起来:“臭流氓,不要过来。”

    刚好黎纵也走过来,听着这话一楞。

    而余凯,很合时宜的甩锅:“听见没有,说你呢,臭流氓,不要过来。”

    黎纵顿时有些恼:“余凯,刚才好象是你在洗手间门外调戏人家吧?人家明明骂的是你臭流氓,你别甩锅在我身上。”

    白童听着这话瞬间明白。

    敢情刚才小云去洗手间,被这两人调戏了?

    “小云,刚才是谁欺负你?”白童直接问出声。

    夏小云站到白童的身边,向着刚才大胆偷亲她的余凯瞧了又瞧,却是没有说话。

    “我哪有欺负她。”余凯无辜的摊摊手:“我只是想跟她交个朋友。”

    “少来,谁不知道你这个德性,象个小流氓。”白童低叱着他。

    虽然她跟余凯也没见过几面,可是,谁让余凯的性格脾气这么欠揍,哪怕这么多年不见,白童还是记得他。

    “哟哟。”余凯笑了起来:“小丫头,跟着蓝胤几年,脾气也长了?当年见着我,你都还躲蓝胤的身后。”

    白童冷着脸,不理余凯,反身问夏小云:“小云,刚才是不是他欺负你。”

    见夏小云不答,白童又道:“小云,不怕,我会替你撑腰出气。要真是他欺负了你,我替你揍他。”

    余凯笑得更是邪里邪气:“小丫头,你不够格啊,想替她撑腰出气,你也打不过我。”

    想想,他可是堂堂的兵王,白童这小丫头片子,再跟蓝胤几年,一样不是她的对手。

    白童自负的道:“就算我打不过你,我叫蓝大哥出面教训你,这总行了吧?”

    她话一顿,又正色道:“何况,蓝大哥出生入死把你救回来,不是让你大摇大摆光天化日之下来调戏小姑娘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