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95章 最毒妇人心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刚才梁秘书才给黎同光打来的开水,自是极烫。

    这倒在手上,血肉之躯,又岂会没事。

    “老黎,老黎,你怎么样了?”顾娅一见坏事了,急急就要拉黎同光的手察看究竟。

    这被烫伤,第一要务,就是先冲冷水,不要轻易触碰,以免破皮,顾娅的这个举止,自然是事情往严重了里整。

    黎同光将手甩开,冷冷说了一句:“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他这么说着,大步进了旁边的厕所,在水笼头下开着冷水冲洗着刚才被烫的地方。

    顾娅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黎同光这话,是说她心思歹毒。

    “老黎,我没有想害你啊。”顾娅可怜巴巴的申明。她只是想来讨好黎同光啊,只是想帮着黎同光倒茶水,怎么倒将黎同光烫着了。

    “真的,老黎,你现在痛不痛?”顾娅就站在黎同光的身后,不停的问着。

    她想嘘寒问暖,可听在黎同光的耳中,却是烦燥。

    他沉着脸,默不作声的冲着水,让流水冲散着一些热量。

    实在听得顾娅说得烦了,他冷冷道:“顾娅,你走吧。”

    这又是在赶人。

    “我不走。”顾娅赌气的道:“我们是两口子,哪有可能这么分居的,何况,你现在手都烫伤了,我得照顾你。”

    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话,黎同光的脸,更是冷得象一层冰:“难道不是你故意烫伤我,好借口照顾我留下来?”

    “我,我没有。”顾娅慌乱的解释。

    “顾娅,你就不要作这些无谓的辩解,你怕我刚才没有看清那些小动作?”黎同光无情揭穿顾娅的底细:“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果真不假。”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顾娅辩解着。

    “顾娅,你到底走不走?”黎同光彻底的发作了。

    他豹眼圆睁,怒瞪着顾娅:“是不是非要让我叫警卫员将你押出去?需不需要我马上把离婚协议书丢给你?”

    他这么一发怒,顾娅慌了。

    这意思,要是再不走,黎同光不仅会让警卫员将自己赶出去,甚至马上就要离婚。

    虽然军婚难离,可也只是说女方不能轻易提离婚,可没说男方不能提离婚。

    何况,黎同光这个级别,虽然为了形象,一般情况下是不离婚,可真要情况特殊,还是会同意的。

    顾娅只能委委屈屈向着外面走。

    原本是打算过来,哄哄黎同光,让夫妻关系破破冰,重归于好,可现在,倒是弄巧成拙。

    她满腹委屈的向着外走,却是迎头碰上白童。

    那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着最简单不过的军装,可那白嫩的小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光彩,如一株亭亭玉立的小白杨,是那么的美好。

    可是,顾娅见着,并没有感觉一切美好。

    她只感觉憎恨。

    她恨,恨这世上,怎么会有白童的存在。

    当初生下白童就直接掐死了多好,现在,自己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现在,自己成了全部人的笑话,甚至连黎同光都离开自己,跟自己分居,这离婚,似乎也是早晚的事。

    这一切,就因为有了白童这个野种,一切都不一样了,顾娅心中燃起重重的恨意,这阵子所有的委屈和愤怒,烧晕了她的头。

    “白童。”顾娅暴喝一声,然后,她冲上去,就企图扇白童一记耳光。

    白童早有提防,身手敏捷的向旁边一闪,避了开去。

    然后,她冷眼看着顾娅。

    顾娅没打着白童,她也知道,她根本不可能打着白童,她低估了白童,要知道,白童可不是那种只会埋头死读书的书呆子啊。

    白童的军事素质,可是一顶一的棒,前阵子,才经过重重训练挑选出来的。

    顾娅认清这个事实,她不再无谓的企图动手了。

    若是别人,还会顾忌着她是个军长夫人,可能打不还手,这可是白童,会这么乖的站在那儿任她打?

    顾娅就破口大骂着白童:“你个扫把星,简直是比瘟神还不如,遇上你,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白童冷冷看着她,回了一句:“有病。”

    按理说,应该是她仇恨顾娅才对,凭什么,顾娅却象疯子一样的扑过来,冲着她叫骂?

    “你还敢说我有病,你这种人,怎么不去死?当时我就该把你直接丢进厕所,把你丢进江中喂鱼,都好过现在这样。”顾娅口不择言,这一切话,都是脱口而出。

    白童脸上的神情极冷极冷。

    这一切,就是顾娅的最最真实的想法吧。

    旁边过路的无数战士,也是一脸惊愕的看着顾娅。

    对于这个女人,大家都是知道,这可是军长夫人。

    可是,现在居然象泼妇一样在这儿骂街,而且,是如此的狠毒。

    所以,哪怕平时再板着一张脸的小战士们,也不由得有些气愤,甚至有人已经站出来,指责着顾娅道:“你这人,怎么能心思这么恶毒,说这样的话?”

    “我恶毒?”顾娅气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完全是不承认这个事实:“我恶毒,那你们怎么不说说,她完全就是丧门星。要不是她,我现在会这样走投无路?她就是个杂种,是个私生子,她就一辈子不该出来见人。”

    这还是第一次白童被骂杂种私生子,说她一辈子不该出来见人。这种话,还是自己亲妈的嘴里说出来。

    她堂堂白家的清白小姑娘,虽然家境不显赫,可至少,白家走出去,也是行得正坐得端的人,居然她白家最优秀的女孩子,成了杂种私生子。

    白童向着顾娅冷冷一笑:“因为当年,你生了我这个私生子,怕我影响了你贪图荣华富贵,所以,你后悔当初没把我直接丢进厕所?”

    她这么一说,那些围观的战士们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毕竟,不是人人都知道两人的关系。

    “原来,她们是母女啊?”

    “听说是的,当年生了她就丢下跑了,然后嫁给了我们军长。”

    “太不要脸了吧。为了荣华富贵抛弃女儿就算了,现在居然这样骂自己的女儿。”

    众人这样指责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