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70章 让她进去看你爸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恨。

    她不恨顾娅当初为了荣华富贵抛弃自己。

    她恨,恨顾娅惨绝人寰,怕真相揭露,居然对白建设下黑手。

    差一点点,自己就失去爸了。

    那一刻,白童是恨不得冲过去,给顾娅的脸上,狠狠的扇上几巴掌。

    蓝胤不动声色的轻拉住她的手。

    这举止,自然是阻止白童的意识。

    不管顾娅有多坏多恶毒,至少,现在大家都知道,顾娅是白童的妈了。

    要是白童现在动手打了顾娅,这与传统伦理是不合的。

    到时候,路人不明白怎么一回事,是会指责白童没有孝道,居然动手打妈。

    顾娅看着白童眼中的那股子冷洌恨意,下意识的,就伸手虚空挡了一下自己,避免白童冲过来打自己。

    可明显,她想多了。

    因为蓝胤阻止了白童。

    那一刻,顾娅有些庆幸。

    “我……我就是过来看看……”顾娅说。

    一时间,顾娅对于那个称呼,有些叫不出口。

    叫白建设这个名,也是好陌生好陌生,叫什么你爸之类的,更是牵强。

    “看什么?”白童愤怒的质问着她:“看我爸有不有被你害死?”

    顾娅一时间,不知如何接口。

    白童不想跟顾娅多费唇舌,她直接对蓝胤道:“蓝大哥,把你调查掌握的证据直接往上报吧。”

    她不能亲自动手打顾娅,可她会让顾娅付出应有的代价,自己不能惩罚她,那就让法律来吧。

    顾娅听着这话慌了。

    她来这儿,就是要求得白建设的原谅。

    要是蓝胤真的把掌握住的证据线索报上去,一切都来不及了。

    “不要。”顾娅叫着,然后看着白童:“我要见你爸。”

    “我爸不会见你。”白童反对。

    “不会的,你跟他说说,他会见我的。”顾娅还在坚持。

    “我不会允许你见的。”白童拒绝。

    她知道,顾娅现在找上门来,绝对不是安好心。顾娅绝不可能突然之间良心发现,上门来看望白建设。

    白童用脚趾头就能想得明白,顾娅这是看着东窗事发了,都有她的证据了,不得已,过来求得白建设的原谅,不要追究这事。

    白建设这人,憨厚耿直,耳根子软。

    之前白建设就一直包庇顾娅,不想把顾娅说出来,要是现在顾娅去找白建设,怕是白建设就稀里糊涂的同意了。

    “你走。”白童冷冷的,指向楼梯口:“这儿不欢迎你,以后不要再来。”

    顾娅看白童的态度这么强硬,知道光是嘴说,白童肯定不会同意。

    顾娅看准了白建设的病房,自己强硬的就要向着里面冲。

    白童眼疾手快,挡在顾娅的身前,阻止她冲进病房去。

    “白建设,白建设,你给我出来。”顾娅没奈何,高声叫嚷着。

    “你闭嘴。”白童气得脸色都铁青。

    明明知道白建设才动了大手术躺在床上需要静养,顾娅这是存心再来气死白建设吗?

    白童再也顾不上什么,伸手拉拽住顾娅,就要将她往楼梯口推。

    “白建设,你出来……”顾娅再度情急的高声叫着。

    虚掩着的病房门开了。

    顾娅满怀欣喜的看过去。

    房门开处,走出来的,却是老太龙钟的白培德。

    “这是在闹什么闹?”白培德沉声发话。

    他的声音不高,可是无端的带着那种威迫感,威风十足,顾娅都不由一时间,安静下来。

    “爷爷……”白童叫了一声。

    她担心,顾娅又将白培德给气倒了。

    顾娅安静瞬间后,立刻又叫了起来:“老爷子,是我,是我,你还认得我吧?”

    白培德看着她,最终冷冷道:“当然认得,就算你化作灰,我也认得你。”

    顾娅不管这话有多少挖苦的意味,她接口道:“老爷子,你认得我就好,我现在要进去看白建设,可白童不准我进去看。”

    “你还有什么脸进去?”白童拉住她。

    白培德看了一眼,最终发话道:“童童,让开,让她进去吧。”

    白童听着这话,有些吃惊。

    她回头看着爷爷,提醒道:“爷爷,她根本没安好心,她不是来探望爸的病。”

    白培德沉沉点头:“我知道。”

    叹了一声长气后,他道:“放开她,让她进去吧。”

    白童急得险些跺脚了:“爷爷……”

    “让她进去吧。”白培德再度说。

    爷爷再三的这么说,白童拉着顾娅的力道,也不由松了。

    顾娅见机扯了扯衣襟,挣脱出来,快步的溜进白建设的病房。

    白童眼睁睁的看着,最终,只能将眼神投向白培德,不明白为什么一惯精明的爷爷,会由得顾娅进去见白建设。

    “爷爷,你先坐下吧。”蓝胤伸手搀扶着白培德,让他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坐下。

    这种事,更多是白童家庭内部的事,蓝胤不便过多的出手干涉。

    这世上,除了法理,还有人情。

    而人情,更是玄之又玄的事。

    白童依旧还是不能理解。

    她问着白培德:“爷爷,你为什么要让她进去看爸?她根本就不安好心。”

    白培德也是无可奈何。

    思虑重重中,他反问着白童:“童童,你跟蓝胤已经订了婚,要是蓝胤突然之间不明不白的消失,再也不见,你会如何?”

    “我?”白童转头看了蓝胤一眼。

    她们已经订婚了,要是蓝胤突然之间不明不白的消失,她上天入地,总归是要把他找到的。

    就算蓝胤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她也要去找到他,亲自问个明白,而不是什么就不做,就这么一直傻等着。

    这么一想,白童突然之间,倒是想明白了。

    爷爷并不是给机会,让顾娅去见白建设,更是让白建设能见着顾娅,将这么多年的疑问给问出来。

    白培德又是重重的叹了一声,语重心长的道:“童童,当年她丢下你走,你甚至还没满月,何况后来,她这么对你,你对她没有一点感情,也是情理中。可是,你爸,跟她还是生活了这么一段时间。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当年她消失不见后,我是多少次看着你爸抱着你暗自痛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