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65章 这事你不要再问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经过几天的休养,白建设的伤势慢慢好转,他也能开口吃东西。

    只是,白童却是发现,自己的父亲,明显的沉默寡言了。

    初初,白童以为,父亲只是伤重,没精力开口说话,要养精蓄锐。

    可现在,都能吃一些东西了,却还是不怎么说话。

    白童努力的找着话题,想引起白建设说话的兴致。

    “爸,要不,我打电话给妈,让她来看你?”白童问着白建设。

    这句话一出,白建设却象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似的,整个身子都哆嗦了一下。

    “怎么了?爸?”白童好奇的问他。

    这白建设出这么大的事,情况稳定下来了,白童也感觉,还是应该给孙淑华打个电话。

    都是一家人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没理由不让孙淑华知晓。

    何况,看样子,白建设还得在医院呆一段时间。

    来参加白童的这个订婚礼,白建设也只说等订婚礼结束,他就尽量早些赶回去,最多不过耽误几天。

    这都这么多天了还不回去,孙淑华也肯定会过问。

    “不。”白建设终于是应了一声。

    说完这话,他略显痛苦的闭上眼。

    显然,白童叫的这一声妈,触及了白建设内心深处的某根弦,才令他如此的震惊。

    说话间,白培德跟着明老爷子都过来了。

    这两个老人,整天这么东跑西跑,明鹏飞也是吓得不轻,让明老爷子的警卫员,务必提高十二分的警惕,以免两位老人有何意外。

    这可是忙坏了这警卫员,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两人。

    白培德看着白建设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自然是高兴的。

    “今天,小孙打电话过来,我已经告诉了她,你的情况,她要赶过来看你。”白培德将他那边的情况说出来。

    白建设已经配了手机,也是方便各种联系。

    现在他出事,手机也摔坏了,一时半会肯定是修不好,孙淑华也联系不上他。

    孙淑华着急,自然而然就把电话打到部队招待所里,问着白培德情况。

    白培德考虑着实际情况,哪有当丈夫的生死未卜在医院躺着,而不让当妻子的知情?

    所以,白培德将实情告诉孙淑华,至于孙淑华如何决定,这就是孙淑华的事了。

    “不要叫她来,我走,我现在就要回去。”白建设挣扎着,就想从床上爬起来。

    他这么一动,令白童都是大吃一惊,几人急急的阻止了白建设,白童也是险些哀求白建设了:“爸,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你别这么冲动啊,你这才开刀动了手术,连伤口都还没有愈合,你这么折腾,不是往死里折腾吗?”

    白培德也是沉了脸:“老三,这好端端的,你在闹什么,这简直是跟自己过不去。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你也该为家中的这些人着想,我一把老骨头了,就算被你气死了也没什么,可白童怎么办?还有孙淑华这些,又怎么办?她才嫁给你多久?你是想让别人骂她克夫?”

    白培德黑着脸不留情面的将白建设一阵说,白建设终于是哭了起来:“爸,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瞎折腾,我得好好活着,我要好好活着。就算为了你们,我也得好好活着。”

    看着他这么一个大男人,突然之间这么放声大哭,白童莫名的心酸。

    她隐隐感觉,自己的父亲,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否则,他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之间这么激动,甚至说话做事这么冲动。

    劝得白建设安静下来,没多久,白建设又睡了过去,白培德忧心冲冲的叹了一口气。

    所谓的知子莫若父,白培德自然知晓,自己的这个儿子这次有些反常。

    一惯的白建设老实憨厚,也显得有些木讷本份,就算平时有人说他几句骂他几句,白建设都不会有什么反应。

    可这会儿,什么都没说,白建设的反应就这么反常,自然令人生疑。

    疑心的,不止白培德。

    白童心中也有同样的疑惑,只是当着白培德的面,白童没有表现出来。

    她不想引得白培德跟着起些猜疑。

    等白培德在这儿坐了一阵,白童才劝着白培德跟明老爷子离开。

    离开后,白童就坐在那儿,怔怔的想,父亲的反常,究竟是因为什么。

    又联想着白建设莫名的摔下楼来,白童感觉这其中的事不一般。

    所以,趁着白建设心情平静的时候,白童婉转的对着白建设旁敲侧击:“爸,前两天,你上哪儿玩了?”

    白建设依旧不语。

    白童又道:“你遇到什么好玩的新奇的事,现在都不想跟我讲讲?你以往,去了哪儿,看见什么新奇事,可都喜欢跟我讲的。”

    白建设自然是记起,他前两天上哪儿玩了。

    他也能记起,他去了哪儿,看见了什么。

    可是,他宁愿不看见。

    以往,他感觉,那个张成慧,都是伤他太深,在他卧床不起的时候,说起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话,在医院都强逼着他签字离婚。

    他以为,那已经够寒心的了。

    可现在,李亚铃刷新了他的新的认知,这令这个憨厚耿直的汉子,彻底的怀疑起人生。

    “爸,告诉我吧,那两天,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你摔倒那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白童苦苦的追问着白建设。

    看白建设依旧是不言不语,白童恳求道:“爸,你有什么事,你别憋在心中,你这么憋着,会憋出问题的。有什么事,跟我说明白好不好?你那一天,好端端的,怎么会从那楼上给摔下来,这中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是我们不知道的?”

    说到后来,白童几乎是在哀求白建设了。

    看着白童这苦苦哀求的模样,白建设终于缓声道:“童童,这事,你不要再问了,我不会说。”

    这一句“我不会说”是彻底的证实了白童之前的猜想。

    她父亲,不是无缘无故的就从楼上摔下去了,这中间,是有人陷害企图谋杀他,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爸,告诉我,是谁,是谁害你的?”白童握住白建设的手,激动的追问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