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64章 黎纵过来探病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医生过来,替白建设再度做了一些检查,确认白建设的恢复状况良好。

    颇为感激的送走医生,白童守在病床前,看着睁着双眼没什么发应的白建设。

    白童拿着棉签,沾了一些温水替白建设清理着口腔。

    白建设呆呆的看着面前晃动的人影,脑子依旧想起的,却是李亚铃的面容。

    那女人,可真狠啊。

    当年,能丢下嗷嗷待哺的白童,如今,又能这么狠心的陷害自己。

    白建设万箭穿心般难受,眼泪,不知不觉中,从眼眶中流出。

    “爸,你怎么样?很难受吗?我给你叫医生。”白童有些急。

    白建设只感觉喉间干燥,稍用力呼吸一下胸腔就痛,他也没办法急着跟白童说出声。

    他只是动动手指,艰难的抓住了白童的手。

    “爸。”白童站在那儿,微低了头,担忧的看着痛苦中的白建设。

    “不用……”半响,白建设的喉间,终于是含糊不清的说出这话。

    他的伤,自然是痛。

    可他这么一个大男人,还不至于因为伤痛还掉泪。

    他痛的,是心。

    白童理解不了。

    她还是叫来医生,再度替白建设检查了一次。

    医生检查过后,取下口罩,对白童道:“这病人才做了大手术,麻药过后,痛疼再所难免。坚持一下,只要伤口不感染不化脓就行。如果实在痛得忍受不了,也可以开一点止痛之类的药物给他。”

    “好,谢谢你医生。”白童再度跟医生道谢。

    等送走医生后,白童颇为难过的站在白建设的面前:“爸,我知道你痛得难受。如果有可能,我真的愿意替你分担一半的伤痛。这样看着你痛着,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白建设没再说话,只是缓缓的闭上了眼。

    这世上,只有白童才是他相依为命的人,他不能让白童难过。

    白建设又是晕晕沉沉的不知睡了多久。

    醒来后,白童依旧是守在他的病床边,她的眼袋浮肿,显然也是一直守在他的身边,没有怎么休息。

    见得他醒来,白童强作欢颜对他笑笑:“爸,你醒了?”

    她拿着温水棉签,替白建设润着唇,以防白建设唇部脱水而干裂。

    怕白建设无聊,又怕白建设清醒后伤痛难忍,白童随意的找着话题,跟白建设闲扯着。

    “爸,你知道不,爷爷跟明爷爷下棋,两人又吵起来了,明爷爷赌气没吃晚饭,爷爷还哄了他半天。”

    见白建设神情不好,白童又道:“爸,你放心,爷爷没事,他早前已经过来看过你了,知道你醒了,他也说不出的开心,他要你好好养伤。”

    白建设的眼,微微闭上。

    他能明白,自己的存在,对于白童和白培德来意味着什么。

    所谓的上有老,下有小,他要是真有何三长两短,白培德怕是受不了这个打击,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人生一大痛。

    而白童,一惯孝顺,要是真的面对父亲去世,怕也是要悲痛好久。

    父女俩相对无言中。

    病房门轻敲了几下,显然是有人过来,白童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居然是黎纵。

    他穿着一套黑色的西服,衬得他更是面若冠玉。

    不得不说,黎纵真是一个美男子,只不过,他的俊美中,带着几许阴柔偏执的感觉。

    “你好,白童,听说白叔叔受伤住院,我过来探望一下。”黎纵微微笑着,说明来意。

    他不等白童开口说什么,已经是自来熟的往病房中走,甚至将手上提着的探望病人所用的营养品之类的,直接递给了白童。

    对方来探病,总归是一片好意。

    白童接过这些营养品,放在了旁边的柜子中,示意黎纵坐。

    黎纵也不客气,微微俯身,向着白建设做着自我介绍:“白叔叔你好,我叫黎纵,是白童的好朋友。”

    白童在一边,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她明明跟黎纵什么事也没有,也早就申明了自己的立场,这黎纵怎么还是处处找上门来啊。

    何况,自己跟蓝胤已经定婚了,几大军区的人都知道了,没理由黎纵不知道吧?

    这样想着,白童又有些汗颜,说不定,黎纵就是不知道呢?

    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几大军区的人知道自己跟蓝胤订婚,那也是因为蓝胤的关系。

    而黎纵又不是部队的人,蓝胤跟黎纵也没什么交情,当然也不可能通知黎纵,黎纵不知道自己订婚的事,也是情理之中。

    所以,白童借着待客的原由,递了一杯水过去给黎纵:“黎纵,喝口水吧。”

    “不用不用,我不渴,不需要。”黎纵摆着手拒绝。

    他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哪会跑医院来喝这些白开水,寡淡无味不说,说不定,还带些传染病就更不值了。

    可白童还是坚持着,将那水杯递到了黎纵的面前:“喝点吧,哪有你上门来探病,连口水都不喝的道理。”

    她都递着杯子到面前了,黎纵不得不伸手接住。

    这接水杯的当口,黎纵目光微微下移,自然而然,是看见了白童那纤巧手指上戴着的金戒指。

    黎纵

    “这就是你的订婚戒?”黎纵问出声。

    “是的。”白童坦然回来。

    她就是要让黎纵看清这戒指。

    “不杂样,看着太小气了。”黎纵极不上道的批评:“要是我,我肯定送你一个大钻戒当定婚礼物。”

    白童翻了翻白眼。

    明明她跟这黎纵是什么事都没有啊,这黎纵倒是一副跟她暧昧不清的模样是几个意思?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话难道你不懂?”

    黎纵只当没看见白童的这两个白眼,转而继续俯身对着白建设道:“白叔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白童抢在前面回答道:“我爸现在才动完手术没多久,开口说话费力,你原谅一下。”

    黎纵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哦,这样啊?白叔叔这次受了这么大的难,可以说是死里逃生,真是值得庆贺。”

    看白建设确实伤得惨重,而白童在旁边,也是一脸不欢迎的模样,黎纵也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客气的告辞:“白叔叔好好养病,我改天再来看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