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62章 偏要让人知道这事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黎纵跟顾娅相处的准则就是,你不来惹我,我也不惹你,各自相安无事就好。

    所以,现在听着黎同光跟顾娅爆发争执,声音这么大,黎纵自然而然就能听见。黎纵笑笑,就打算走开,可听到后来顾娅说的话,黎纵惊得呆在当场。

    什么,白童居然是顾娅的女儿?

    这怎么可能?

    当初顾娅不是还将白童要关进疯人院,要把白童活活的关成疯子,这是亲妈能做出来的事吗?

    黎纵想不明白,站在门外,继续偷听了一阵。

    听着后面的话,黎纵大约也是想明白了。

    当年,顾娅跟了白建设,生了白童后,就丢下孩子一走了之。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黎同光,为了攀上黎同光,她将过去的事闭口不提,生过孩子这些秘密,更是打算一辈子不提,将这些秘密带进棺材。

    谁能料得,白童居然能考到这边的大学来,还跟黎纵有了纠纷。

    而顾娅,根本就不认识长大了的白童,只当外人一般的下狠手,要替黎纵出气,才引发轩然大波。就是那一次,白培德跟白建设来了这儿,顾娅认出了白建设,才知晓,白童就是当年自己丢下的女儿。

    有着白童这个定时炸弹在,顾娅自然是提心吊胆,害怕过去的事被翻出来。

    幸好,白童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妈存在,见面也不认识。

    可白建设却是认得她的啊。

    顾娅害怕以往的事被提起,更怕黎同光知晓她以往还有这样的过往,甚至连女儿都这么大了,才挺而走险,背后下死手。

    只要白建设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事了。

    黎纵在外面听着关于顾娅的这些惊天大秘密,只想呵呵哒了。

    不想让人知道这些破事?

    黎纵偏不信这个邪,他还非得让人知道顾娅的这些破事不可。

    ****

    白玉龙带着白培德跟明老爷子在外面玩耍,甚至请着两位老人家又去参观某处的防空洞,在当地住了一晚。

    第二天,白玉龙又要带两人,去参观某个公园。

    白培德跟明老爷子终究是老了,哪能如年轻人这般经得起折腾。

    逛了没多久,白培德就说累了,不愿意再逛了,要回去休息。

    “爷爷,再逛逛吧。”白玉龙说。

    “不行不行,我们一把老骨头,哪能跟你年轻人比,我们得回去休息休息了。”白培德是不愿意再逛。

    “要休息是吧?爷爷,我去这个旅馆,给你们开个房间,你们就在这儿好好休息。”白玉龙看着前面的旅馆,就要去开房间。

    “不用不用。”白培德拒绝了:“哪用得着去旅馆开什么房间,你就送我跟明老头回部队招待所好了。”

    白玉龙怎么可能送他们回部队招待所。

    白玉龙当然是知道,幺爸白建设出事了。

    白玉龙现在的任务,就是先安顿好白培德,尽量拖着他,不要让白培德回去,以免听着关于白建设不好的消息。

    爷爷年纪大了,各种毛病都多,要是听着白建设出事,估计爷爷都受不了。

    为了安全起见,白玉龙就想尽量多拖一段时间,等白建设那边的情况明了了再说。

    “爷爷,你们不是累了吗?何必还要大老远的回部队招待所,走走,我先送你们去这边旅馆好好休息,等休息完了,再说好不?”白玉龙劝说着。

    “不用,还是回部队招待所好。”白培德坚持。

    白玉龙无奈,拉了明老爷子的胳膊,给自己找援兵:“明爷爷,我们就在这儿休息好不好?”

    明老爷子是糊涂得厉害,他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就象一个小孩子一样,只知道跟在白培德的身边。

    听着白玉龙说这话,明老爷子也是无意识的嚷着:“好好。”

    白玉龙对白培德道:“看,爷爷,明爷爷都说在这儿休息,你们就在这儿先好好休息吧,吃一点东西,喝喝茶,再抽抽烟,好不?”

    “不好,还是回部队招待所吧,省得在外面休息,不安心。”

    白玉龙拍着胸脯保证:“爷爷,在这儿休息有什么不安心的,你放心,你的孙子厉害得很,等你们休息,我就在旁边守着,你尽管放心大胆的休息,天塌下来,我撑着。”

    白培德不答,只是将眼神上上下下把白玉龙打量一阵,饶是白玉龙再是面色如常,可老爷子是什么人。

    他坐在石凳上,缓声对白玉龙道:“说吧,白童那边出了什么事。”

    白玉龙心中哀呼,可面上,还是从容笑道:“爷爷,你在说什么,哪有什么事。”

    白培德并不理他这一茬,继续问道:“要是没出事,你又怎么会拖四阻四,怕我们回部队,不想我们回部队招待所?”

    此刻白玉龙倒是宁愿自家爷爷,跟明爷爷一样老糊涂了才好。

    这么精明的老人家,不好糊弄啊。

    就算知道自家爷爷不好糊弄,可白玉龙现在还得硬着头皮糊弄:“爷爷,我这不是刚好有假期吗?又难得你们来部队,我当然得带着你们四处逛逛,尽尽孝心。”

    白培德拿着烟杆,敲了白玉龙的头一下:“得了,从小你就没啥孝心,这时候来想着尽什么孝。”

    “爷爷,冤枉,虽然我没有白童有孝心,可我还是有孝心的不是。”白玉龙现在开始胡搅蛮缠:“你是嫌我从小没给你打酒喝,没给你买烟抽是吧?我那时候不是没钱吗?好,现在,我就去给你买烟抽。你等着我。”

    白培德叹了一口气,叫住了白玉龙道:“说吧,白玉龙,给我说实话,白童她们,究竟出了什么事。”

    看白玉龙还不准备说实话的模样,白培德真的生气了:“白玉龙,你给我说实话,这么遮遮掩掩,这是故意急死我?”

    看得事情瞒不过,甚至惹得爷爷着急上火,白玉龙脸上的笑意也慢慢收起。

    他面色凝重的对着白培德道:“爷爷,我们也不是存心想瞒你,就是怕你没有一个心理准备,有些受不了。”

    白培德心下一沉。

    果然,这真的是出事了,所以故意拖着他。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白培德努力的平整着自己的呼吸,对白玉龙道:“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