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60章 顾娅你在害怕什么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胤跟周凤茹明白白童的心境,蓝胤抢上前,问出了声:“医生,情况怎么样。”

    主刀的,是陈万品,这可是赫赫有名的医学界的泰山北斗,以前就被蓝胤请来,替白培德治过病。

    白童见过他,自然知道,他的医术是极好极好的。

    要不是蓝家的这一层关系在,估计还轮不着陈万品这个院长来亲自开刀动手术。

    “还好,送来及时,性命暂时保住……”陈万口说着情况。

    “谢谢,谢谢。”周凤茹跟陈万品道着谢。

    白童听着这消息,也几乎是喜极而泣。

    还好,她的父亲抢救过来了,她不用面临失去父亲的惶恐。

    “谢谢你陈医生。”白童怀着万份感激的心,深深的向着陈万品鞠躬。

    “不用谢,现在病人还得送进重症监护室,后面的情况还得继续观察。”陈万品公事公办的说。

    “好。”蓝景山陪着陈万品过去,这是属于男人间的一种正常应酬。

    能劳驾陈万品亲自操刀动手术,蓝景山自然也不能事后就将别人晾一边。

    急救室门口,就只有白童、蓝胤还有周凤茹。

    看着白建设被转进那边的重症监护病房,白童也不能进去,只能隔着玻璃门看了一眼。

    “放心吧,童童,你爸不会有事的,陈院长都说过了,他性命已经保住了。”周凤茹安慰着白童。

    白童点点头。

    蓝胤紧搂着她的肩。

    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好好的陪在白童的身边,陪她挺过这段时间,才是最最关键的。

    “妈,蓝大哥,你们先回去吧。这么久,你们也累了。”白童缓过神来,劝着蓝胤跟周凤茹。

    他们都是有要事要做的人。

    周凤茹看了看时间,这都天黑了,不知不觉中,这手术都做了这么长的时间。

    “好,蓝胤就在这儿陪着你。我先回去。”周凤茹转身离开医院。

    既然手术已经结束,白建设也转到重症监护室,全部在那儿守着也没任何作用。

    周凤茹去了医院外部的小食堂,打了两份饭菜给白童和蓝胤送了过来,好说歹说,总算让白童吃了一些。

    看白童的模样,今晚是会在医院守过去的,蓝胤替白童要了一间病房,让白童能先进去休息。

    白童难过中,倒也没有彻底的乱了方向。

    她问蓝胤:“蓝大哥,我爷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蓝胤道:“我刚才已经派人过去照看爷爷了,这事暂时瞒着的,等爸的情况好转,再告诉他。”

    白童缓缓点点,认可这样的行为。

    夜深了,医院中静悄悄的,只有别的病房中,不时传来病人的咳嗽声,还有一些病人的呻吟声。

    在这夜深人静中,一切都被放得无限的大。

    白童看着那边的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也是静静的,除了值班的护士护工在里面,没有别的动静。

    没有动静,就是最好的消息。

    “童童,闭上眼打个盹。”蓝胤低声提醒着白童:“等明天爸从重症监护室中出来,你还要照顾他,你今晚就好好休息一下。”

    “好。”白童顺从的点点头。

    她不想在这儿强撑着,她在这儿强撑着,只会连累着蓝胤,让蓝胤也不安心。

    “蓝大哥,那我睡一阵,有事你叫我。”白童跟蓝胤说了一句,她才躺在病床上,安静的闭上眼。

    蓝大哥说得对,明天白建设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她才能看着父亲,才能照顾他,今晚她除了祈祷白建设尽快度过这观察期,别的她根本搭不上力。

    蓝胤轻轻拉过被单,替白童盖上,他才低低对白童道:“你安心睡,我就在外面转转。”

    从病房出来,蓝胤让人带着去了白建设的出事地点。

    这件事,白童没说,他也没说,可大家心中都是在想,好端端的,白建设怎么可能出事。

    蓝胤就是带着这样的疑问,来查看现场,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顾娅躲在家中簌簌发抖。

    做出这样的事,不害怕是假。

    顾娅自欺欺人的将自己关在屋子中,甚至拉着被子盖在身上,就能阻止那种害怕慌乱的感觉。

    外面门响,顾娅吓得几乎是惊叫:“谁?”

    黎同光推门走了进来。

    顾娅见得是他,紧绷着的弦终于是松了一下:“老黎。”

    黎同光的脸,黑得象锅底:“顾娅,你在害怕什么?”

    顾娅一惊,本能的就反驳:“谁说我在害怕,我哪有害怕?”

    “你不害怕,那你好好的,从医院跑回家做什么?你还缩在被窝中做什么?”黎同光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

    “我……我这不是害怕,我是嫌医院住着不舒服,我就回家来了,我……我就是想睡觉了,才想缩进被窝中。”顾娅结结巴巴的替自己的行为做辩解。

    “真的是这样吗?”黎同光冷声追问。

    “就是这样,要不然,你还以为是怎么样?”顾娅强行嘴硬。

    “顾娅,我不希望你有事瞒着我。”黎同光追问着:“你做了什么,最好给我老实交待。”

    顾娅心虚,可还是做出一副声色俱厉的样子:“老黎,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口气,你当是审犯人啊?”

    黎同光冷着脸不答,顾娅又嚷道:“我瞒你什么了?我瞒你什么了?我嫁给你十几二十年,我一直兢兢业业的为你、为这个家,你现在居然这么来说我。”

    “那我问你,今天部队医院有人从楼上摔下这事,跟你有关系吗?”黎同光眉头紧皱着,那双眉皱得紧紧,都可以夹死蚊子了。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胡说八道些什么,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顾娅死活不承认。

    “可有人说,看见你之前,跟人接触过。”黎同光抛出这个问题。

    顾娅呆了一下。

    她跟白建设就说了两句话,就引得白建设跟着自己走,这一切,居然也有人注意到了?

    她呆了一下,还是矢口抵赖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这两天脚伤了,呆在医院,天天说话的人多了,来找我问路的,来打听消息的,还有推销卖保健品的,我不知道指的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