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56章 便宜舅舅找上门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胤驾着他的军用吉普车,带着白童往家赶。

    他甚至已经在想,等他跟白童正式的结了婚,家中还得好好添置些家具才行。

    还没回到住处,远远就见得有人守在自己的门前。

    蓝胤眼力好,看出站在自己家门前的是林德清。

    这显然,林德清这是专程在这儿侯着蓝胤的。

    “舅舅。”蓝胤大步流星走过去,招呼了林德清一声:“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林德清算是蓝胤的便宜舅舅,当初认了蓝胤的外公外婆当干爹干妈,跟周凤茹就成了兄妹,自然而然就成了蓝胤的舅舅。

    见得蓝胤回来,林德清急急迎上来:“蓝胤,你回来了?我可等你好一阵了。”

    说到这儿,林德清似乎才注意到跟在蓝胤身后的白童,林德清不好意思的问了一句:“蓝胤,我没打扰你们吧?”

    蓝胤笑笑,不问反答:“你说呢?”

    今天是他跟白童订婚的日子,除非特别特别重要的紧急大事,否则还真的算是打扰。

    林德清再看了白童一眼,见得白童微笑着站在那儿,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模样,林德清就讪讪道:“其实我也知道,不该这么晚来打扰你。不过,我想想你平时又忙,我也是难得来一趟,只有抓紧时间来找你说说。”

    白童笑笑道:“舅舅,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什么事,还是先进屋说吧。”

    这一次,林德清终于是想明白,今天是个什么样的日子了。

    今天自己可是专程来喝蓝胤的喜酒的。

    这蓝胤跟白童都订婚了,人家两个年轻人,想亲热亲热总是难免的。

    “好象打扰到你们了?那我改天来,改天来。”林德清连声说,转身就准备走。

    蓝胤哭笑不得,这事要传出去,还不成笑话了?

    他开口道:“舅舅,既然已经来了,有什么话,就进来说吧。”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再侧身,请林德清进屋。

    这屋子,还是蓝胤在军部分的屋子。

    今天为了应景,窗户上、军被上都贴上了大红的喜字,绿色的底加上红色的字,倒是夺目好看。

    在这儿白童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所以,她自己先动手,替林德清倒了一杯水给他:“舅舅,喝水吧。”

    林德清接过水杯,跟白童道谢着。

    “说吧,舅舅,出什么大事了?”蓝胤示意林德清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他在对面的位置坐下,挺直着身板问林德清。

    “是这样,今天,我见着了浅浅的男朋友。”林德清搁下手中的茶杯。

    “石小刚?”白童跟蓝胤迅速的对望一眼。

    今天来的客人太多,但两人都是属于那种过目不忘的人,自然记得在来宾中是瞧见了石小刚的。

    本着来者都是客,今天这日子是图个喜庆吉利,所以两人并没有说什么。

    “对对,就是叫石小刚,我都不知道,浅浅居然交了这么一个男朋友。”林德清说。

    蓝胤跟白童没有作声,静听着林德清的下文。

    “据说,这人以前也是部队上的,跟林浅当过战友,现在退伍转业了。”林德清将他所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是的,有这么一回事。”蓝胤一板一眼的回答。

    “我可没想到,浅浅居然看上这么一个人。”林德清有些气愤的道:“混来混去,居然连浅浅都不如,都不知道浅浅看上他什么了。”

    怕蓝胤跟白童误解什么,林德清赶紧解释道:“我这意思,并不是嫌他没有提干没职务,我只是感觉吧,他这人有些油腔滑调,给我一种华而不实的感觉。”

    可以说,这人上了一定的年纪,这看人的眼光,还是准的。

    哪怕今天跟石小刚也就这么接触了一下,林德清还是能看出七八分来。

    蓝胤紧抿着唇,半响才道:“舅舅,你说得很对,这石小刚这人,确实华而不实,总是偷奸耍滑自作些小聪明。”

    当初,这石小刚要耍点小聪明,设计白玉龙的事,蓝胤至今还记得。

    “这么说,你们也知道这石小刚是个偷奸耍滑的人?那你怎么不阻止林浅跟他交往呢?”林德清有些责怪蓝胤了。

    “我以为,这么久了,林浅应该看清他的真实面目,可没料得,她们还在交往。”蓝胤平静的回答。

    他在林浅的恋爱这事上,倒是理智。

    “那怎么办?我看林浅简直是被这石小刚迷得晕头转向的,刚才我不过说了几句石小刚不好的话,她就生气了,一气之下跑了,说不认我这个当父亲的了。”林德清为难的搓着手。

    白童也是暗自同情了。

    果真,女人恋爱起来,智商都是极剧下滑,这林浅,为了石小刚,居然跟父亲起了冲突,赌气离开。

    “所以,蓝胤,这事算舅舅舍了老脸来求你了,帮帮我,不要让林浅再跟那个石小刚往来了。”林德清诚声恳求着蓝胤。

    蓝胤也是无奈。

    他已经当着林浅的面,戳穿了石小刚华而不实的草包面目,林浅还要继续跟石小刚交往,这是他没料得的事,更不是他能左右的事。

    这年头,早就不兴父母之言媒妁之命,连父母都不能干涉着子女的恋爱问题,何况是他这样的便宜表哥。

    “实在不行,你就帮我把她吊起来打一顿。”林德清现在简直是病急乱投医:“她大了,我也说不动她,就只能靠你了。”

    白童在旁边听着。

    本来这样的事,她也不打算插嘴,所谓的清官难断家务事。

    可是,听着林德清这样病急乱投医的话,白童还是忍不住劝说道:“舅舅,你别这样想,林浅都这么大了,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让蓝大哥把她吊起来打一顿,何况,打一顿,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我……我这不是想她好……”林德清解释。

    “我能明白,这天下,当父母的,都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好。”白童认同着林德清的行为,这话令林德清频频点头,对于白童也是无端的信任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