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55章 再累也值得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建设紧张着,见得周凤茹在塞红包,等不及蓝胤改口叫自己,也拿着红包一个劲的往白童的手中塞,惹来大家一阵善意的笑。

    在各种忙碌中,这订婚仪式,总算是完成。

    吃过酒席后,这些首长们,都是各有要事在身的人,今天抽空来参加蓝胤他们的订婚仪式,都是百忙中腾出一点时间的。

    所以,酒席过后,有职务在身的首长们,都一个个先行告辞。

    白童跟蓝胤站在门口,恭送着这些戎马一生的首长们。

    明忆站在角落,一脸羡慕妒忌恨的看着。

    她清楚的知道,在这样的日子中,这些首长们能腾出一些时间过来参加白童跟蓝胤的订婚仪式,真的是很难得了,这份独一无二的荣耀,在军区都少见。

    要知道,明忆在这儿长大,看着结婚的二代三代不少,可是,有什么时候,是这么多的老首长一起出现过?

    大多时候,派人送份礼,就算是挺好的了。

    可凭什么,白童这个小地方出来的野丫头,就得到了这么至高无上的荣耀?

    明忆心中恨着,可面上,还得不露痕迹,安静的站在明老爷子身后,听着一群老人叨叨着往事。

    所有的客人三三两两都走得差不多了,可明老爷子还在强撑着,不肯走。

    白培德无奈。

    大家都是上了一把年纪了,就算不要他们做什么,可一直坐在这儿强打精神应付,也是颇费精力的。

    所以,白培德最终带着明老爷子,一起住进部队招待所休息。

    对这一切,明鹏飞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异议,只是拜托白建设跟白玉龙。

    等送走了所有的客人,白童也是累得够呛。

    她很累,可是,她知道,今天累的人,不止她一人。

    蓝胤跟蓝景山都是军人,自然不用多问,可周凤茹不一样,她只是普通的一个教授,又没有进行过什么军事训练。

    所以,白童上前,主动的扶住周凤茹:“妈,你累了吧,你先坐下歇歇,别再忙呼了。”

    周凤茹也是真的累了。

    这迎来送往大半天,踩着高跟鞋一直笑脸相迎,可真累坏了。

    不过,想着这样累,也是值得的。

    原本的打算,这订婚,就是自家人一块儿吃顿饭,确定关系罢了,谁能想到,会引来这么多的首长嚷着参加,不得不扩大场地跟规模。

    这么多的高规格的首长们齐齐参加这样的一个订婚仪式,这可是少见,周凤茹着实风光了一把。

    这可是她当一军之长夫人都不曾享受过的荣耀,现在,她的儿媳妇替她换来这样的风光。

    她往旁边的沙发一坐,顺势也带着白童往旁边的位置一坐:“你也坐下吧,你一样的累。”

    “我不累。”白童强撑着回答:“全靠你们帮着周旋。”

    只要想着,她跟蓝胤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终于能名正言顺的站在一起,接受众人的祝福,她是再累也值了。

    “以后啊,我这个儿子,就算是交给你了。”周凤茹拉着白童的手,有些感概。

    白童很合时宜的回答:“妈,你应该说,从此后,你多了一个儿媳妇在孝顺你。”

    这一句话,又是哄得周凤茹心花怒放,感觉要失去儿子的那点小小伤感,瞬间就烟消云散。

    从此后,她真的是有了一个各方面都聊得来的儿媳妇,岂不美载?

    蓝胤的参谋长带着一群战士过来,帮着炊事班的人员,将食堂很快就收拾完毕。

    蓝胤要送白童回去休息。这阵子,白童可是跟白培德、白建设一样,都是住在部队招待所的。

    白童跟蓝景山和周凤茹告辞,坐上了蓝胤惯常开的那辆军用吉普。

    这辆吉普车,也被战士们在车头前挂上了一朵大红花,以示喜庆。

    可这挂朵大红花,真的表示喜庆,不是得了表扬?

    蓝胤扶着白童上了车。

    这半天一直踩着高跟鞋,也够为难白童的了,上车的时候,都险些站不稳,蓝胤搂住她的小腰托了一把,才将她送上车。

    蓝胤坐上驾驶室。

    侧面看上去,白童斜坐在那儿,因为多少饮了一些酒,漂亮的小脸更显得明艳,长长的睫毛半垂着,看上去含情脉脉。

    “童童……”蓝胤压抑不住心跳,轻呼了一声。

    这一声,柔肠百结,性感撩人至极。

    “嗯?”白童小巧的鼻翕轻哼了一下,偏头望过来,对上的,就是蓝胤那深情凝视的目光。

    这目光中,还带着另一种渴切的意味,这如同,猎豹面对着他的猎物。

    白童对于蓝胤的这种眼神,一点也不陌生了。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果不然,蓝胤已经伸手,轻托了白童的小脸。

    “童童……”他再度轻唤,性感的薄唇已经精准的印在白童的唇上。

    从今天起,他们就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妇了。

    酒精的作用下,蓝胤是动情得特别厉害。

    他几乎是将白童紧紧的搂在怀中,白童都险些喘不过气来了。

    她都有一种错觉,错觉得自己就象一块糖,最终要被蓝胤给含化,溶入他的体内。

    直到有过路的汽车喇叭声响动,才惊醒了两人,良久,蓝胤才喘着粗气,将白童给松开。

    白童这才后知后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居然成了半跪在蓝胤身上的姿势,他某处火热的地方,硬硬的抵在她最柔软的地方,若不是中间隔着两层布料,大有深入城池的架式。

    “蓝……蓝大哥……”白童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童童……”蓝胤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嗅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

    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到无以复加,才会如此的险些没有理智的跟白童在车中如此的沉迷疯狂。

    白童也是羞得不敢抬眼看蓝胤。

    果真现在关系不一样了,一切都这样的理所当然。

    当然,如果这是在家中,感觉会更好。

    “蓝大哥,我们回去吧。”白童小声的说,声如蚊呐。

    这话,对蓝胤来说,无异于是另一种邀请。

    这回去,自然是回家中。

    这订婚了的两人,回家可以做点什么?

    想想都令人激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