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51章 元老级人物出场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培德以往在明家,就是侧面的打听过蓝家的情况。

    要知道,蓝家最最厉害的人物,是那位已经退居二线的蓝老首长。

    那才真是首屈一指的风云人物,是元老级的人物,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人再敢称为首长,历史上好几场著名的战役,都是他亲自指挥,现在的一号二号首长,都曾是蓝老首长的部下。

    只不过,那位蓝老首长,年纪大了,许多时候,都是在老家的疗养院度过,平时不怎么出面了。

    而且,白培德还侧面的知道,这蓝老首长自原配去世后,后来娶了一直照顾他的一位家庭护理医生,老来得子,有个小儿子,现在也不过才三十多出头,比蓝胤大不了几岁。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当初的白培德是反对白童跟蓝胤交往的。

    这样的高门大户,真的高攀不起。

    可现在,蓝胤这孩子,实在太优秀,而蓝胤跟白童两人的感情,也实在太深厚,这是怎么也拆不散的,白培德只能同意。

    这婚事,既然高攀了,那就努力的攀牢,不要让白童有任何的为难。

    白童也是这阵子,才隐隐的听蓝胤提及过家中的这些背景。

    只不过,她一直爱的人,是蓝胤,她爱的,并不是蓝胤的家世背景。

    所以,蓝胤的背景再好,跟她没关系,蓝胤的家世再复杂,也跟她没关系。

    她只需要跟蓝胤在一起,经营好她们的幸福,努力的当一个孝敬的媳妇就好。

    ****

    晚宴,是设在蓝老首长的家中。

    白培德跟白建设见着了这位蓝老首长。

    白建设见着那位穿着中山服的老人,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感觉,这位老首长,是以往在电视中见过无数次的人啊。

    只是,他真的太老了,已经是好多年没在电视镜头中见过他了。

    也许,他要是还精神矍铄的话,也不会彻底的退居二线在老家的疗养院度过。

    那一刻,白建设紧张得完全失措。

    当初见蓝景山等人,白建设感觉蓝景山是一军之长,都是紧张得不得了。

    可现在,这见着的蓝老首长,更是了不得的人物,简直可以说是传奇了。

    倒是白培德先有心理预期,颇为沉得住气,很沉稳的向着蓝老首长问好:“您好,老首长。”

    “你好。”蓝老首长扶着拐仗,微笑着点头,眼神却是从白家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

    虽然已经老太龙钟了,可这眼神,却是依旧厉害。

    不过这么两眼,他心中,对于白家的几人,倒是有了一个初步的评估,也并不怎么反感。

    两人这么问候,白建设也是回神,结结巴巴的道:“你好,老首长……第一次见你的真人,太激动了。”

    蓝老首长微微俯首,也算是回应。

    白童在蓝胤的陪同下,迈前了一步,蓝胤作着介绍:“爷爷,她就是白童,你的孙媳妇儿。”

    “您好,爷爷。”白童顺着蓝胤的称呼,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不错。”蓝老首长上下又打量了白童一眼。

    果真这丫头,看着是挺不错,小小年纪,倒是极沉得住气,见着自己,不悲不喜,即不欣喜若狂失态,也不扭扭捏捏,颇有一股子大家风范。

    难怪自己的那些老部下都对这丫头另眼相看,确实有几份能耐啊。

    “坐啊,大家别客气,坐下说话吧,这站着象什么话。”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笑得一团和气的招呼着大家。

    她这么一出声招呼,白培德、白童自然是明白,这女人,就是这蓝老首长后来再娶的夫人谢玉兰。

    白培德将带过来的礼物,递了过去:“这是从老家带来的一些地方土特产,一点小小心意,希望不要嫌弃。”

    谢玉兰笑着接过那点礼物,客套着道:“这都马上成亲家的人了,哪需要这么客气,以后成了一家人,时刻来走动就是,不需要这么破费的。”

    周凤茹对于自己的这个便宜婆婆,可是一点也不喜。

    那些年,自己在这便宜婆婆手下,是吃了不少的暗亏。

    可现在,这蓝胤跟白童要订婚了,这面上的功夫也是得维持。

    蓝老首长也是发话道:“今天主要就是请大家过来,先见个面,熟悉熟悉,省得过两天订婚仪式上,我连自己的孙媳妇是谁都不知道,那就好笑了。”

    蓝胤沉声回答:“爷爷,我原本就是打算今天带童童过来看望您的。”

    “不错,难得你还有这份孝心。”蓝老首长说。

    “大家别光顾着聊天啊,我已经让厨房准备好了便饭,大家一起吃吧。”谢玉兰招呼着。

    最终,在互相的客气推辞中,众人按着宾主位坐下。

    蓝老首长跟白培德都坐在了上方,蓝景山在一侧作陪,众人都依次坐了下来,大圆桌围坐得满满的。

    虽然蓝老首长表现得还算客气,可是,作为那种长期上位者的威严,还是有形无形中露出来。

    白建设更是显得紧张,他总感觉,这老首长不愧是战场上的风云人物,这眼神,也特别厉害,有意无意中随便瞅上一眼,都是令人战战兢兢。

    所以,紧张中,白建设挟菜的手,都在颤抖,连挟起的那个西兰花菜,都掉了下来。

    可以说,白建设的这个举止,有些失态。

    白培德只是轻抿着杯中的酒,当没注意着这一切。

    他知道,他不用出面,白童自然会处理。

    果然,白童从善如流的从桌上,将白建设掉下的那西兰花菜迅速挟到了自己的碗中,并若无其事的替白建设另布了一道菜在白建设的碗中:“爸,这是他们家的豆腐,你尝尝。”

    她是避重就轻的一下就将白建设的事给掩饰过去,只字不提以免白建设尴尬。

    然后,她自己端着碗,将刚才白建设掉在桌上的那西兰花菜吃进了嘴里。

    她这份从容淡定,令对面的蓝老首长,都不由睁大了眼。

    谢玉兰也不由笑着打圆场:“瞧你这孩子,这菜掉在桌上,打脏了就不要了呗,怎么还吃了。”

    这话虽然是笑着打趣,可已经有些暗示白童有些失礼,周凤茹都不由提起一把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