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46章 跟他不用讲君子那一套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在外面溜哒一阵,跟一般的普通游客没什么区别。

    在天色渐暗后,她才往回走,甚至又在旅馆附近的一家民族小店中,吃了一些当地的小吃。

    晚上,当她回了房间休息,蓝胤跟白玉龙也过来了。

    见着白童,蓝胤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他怎么就没有发觉,白童今天的表现,居然是这么逗的。

    “妹啊,要不是我是你哥,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长期带着画板,跑别人家里死缠烂打惯了。”白玉龙也是这么轻声笑着,洗涮着白童。

    白童一本正经的回答:“我以为我容易吗?为了打探点情况,我可是费尽了心思。”

    “嗯,以后你还可以再开发一下第二职业,去当个演员演演戏什么的。”白玉龙说。

    “也可以,我还认识一两个导演。”白童从善如流的回答。

    两兄妹斗着嘴,可一点也不含糊,将今天的情况作了一个汇总。

    总之,今天白童在那家东拉西扯一阵,还是挺有收获的。

    这一家人,最大的特点是特别的迷信,在这一带,动不动就宣传自己是神佛转世,倒是哄骗了不少的善男信女。

    白童现在就打算,利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虽然这样的小伎俩有些上不得台面,可是,对于这种人,就不能跟他讲什么君子的那一套。

    那家人,早上起来,按着日常的习惯,去给客厅供着的那尊佛相添加香烛。

    今天总有什么地方感觉不对。

    仔细一看,那添加香烛的人都不由惊呼起来:“哎呀,不好了,神佛流泪了。”

    他这么一嚷,家中的其它人都闻讯赶来。

    果不然,那神佛的眼角处,竟不知怎么有一滴红色的烛油滴在眼角处。

    若是平常人,大多都感觉是个巧合,不就是一滴红色的烛油给滴上了吗?

    可对于这种人家,在他们的看来,这分明就是神佛流的血泪啊,预示着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果不然,这一点消息,竟是在四周给传开了,那些善男信女都知道,这转世神佛家**着的佛像,居然流血泪了。

    这一家人也有些惶惶,烧香磕头念经,只求化解这一点灾难。

    哪料得,当天晚上,更可怕的事发生了,那佛像,好端端的,居然半夜自动的裂开,倒了下来。

    这简直是异相啊,结合昨天的情况,这真的是神佛动了怒。

    众人连夜惊醒,不停的念经磕头。

    白玉龙躲在暗处,心中好笑。

    果真这些人,是平时装神弄鬼的骗别人太多,现在轮到他们头上,一点风吹草动,就感觉是报应来了。

    这事,当然也是传了出去。

    四周的群众也上门来问询着情况,甚至问着那家人,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惹得神佛动怒。

    “没有,没有,我们哪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那家人都是这么急口否认着。

    他家的那个女人小声的提醒道:“前阵子,我们不是还圈了别人的几头牛羊吗?”

    那人瞪目回答:“不就是圈几头牛羊的事,神佛才不会来计较这些小事。”

    要知道,平时他做的事坏多了,这圈别人几头牛羊,真的不算事。

    白童、蓝胤、白玉龙都没有闲着,几人窝在白童的房间中,教着白童怎么用鞭炮中的药末制造着爆炸物。

    对于这个,白童小时候可没少看白玉龙折腾。

    小时候白玉龙就嫌那些鞭炮威力不够大,还要自己组装一些响声巨大的爆竹,他对这些完全也是一种狂热的爱好。

    很快,几人就组装好了所需要的爆炸物。

    当晚,蓝胤跟白玉龙又潜进那户人家,那家人,因为家中连着两天出了异相,现在是佛像前彻夜的烛火长明。

    这更是为蓝胤和白玉龙提供了近便。

    两人本来还想如何引爆这些爆炸物,现在是乐得顺水推舟。

    白玉龙趁夜摸黑过去,悄悄的打开了那家人那些关牲畜的栅栏门,而蓝胤守在这边客厅处。

    见得蓝胤这边将烛火击倒,烛油流在案桌上,引起火光一片,那家人中都叫着救火时,白玉龙这边,也将爆炸物丢在了那些牲畜栏中。

    这些牲畜受了惊吓,四处乱窜,从那些门口狂奔而出,而那家人,又高叫着救火。

    他们家的动静,惊动了别的居民。

    居民们看着失火,还是提着水桶这些,很义气的跑过来帮忙。

    跑过来帮忙时,就看见这些牲畜从他家中毫无阻拦的跑出来。

    虽然这些牛羊要紧,要是救火更要紧,大家还是忙着齐心协力去救火去了。

    蓝胤并不是真的要起烧别人的家,只不这引起这么一点骚动罢了。

    所以,那案桌上的火,是很快就扑熄了,除了供佛神的案桌烧焦了之外,别的没有什么损失。

    不等这一家人定下神来,一起来救火的居民,却是向他们发起了质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对神佛不敬的事?”

    “没有没有,我们哪有做什么对神佛不敬的事。”那家人还在否认。

    “别不承认了,这几天,你们家出了这么多的异相,先是佛祖流泪,后来又是佛祖跌倒,现在纯粹是连供桌都烧了起来,要不是佛祖发怒惩罚你们,怎么会这样?”居民大声的指责。

    “可不是,刚才我们来救火,可是看着全部的牛羊都向外逃窜,要不是佛祖动怒,会出这种事?”另一个居民说。

    “我想起来了,前阵子,不是说圈了河西某人的牛羊吗?当时还有这地方的驻军部队的人过来谈判,结果他们家不承认,还说这些驻军部队欺负人,霸占他们的家产,我们还帮着出头,将那些驻军部队给轰走了。”

    “天,该不是你们真的圈了别人的牛羊不承认,还污蔑驻地部队,所以,佛祖动怒了?”

    众人议论纷纷,开始反思这事。

    那家人有些恼怒:“什么啊,现在是我家的牛羊跑了,你们得快些去帮我把牛羊找回来,又不是让你们来声讨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