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35章 有不有感觉她很面熟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们真心实意是盼着白童幸福的。”孙淑华说。

    “我明白。”周凤茹扬声说。

    跟孙淑华将话彼此说开,周凤茹心中对孙淑华的成见,也没有多大了。

    她最初,就是怕孙淑华是第二个张成慧,要来在白童的亲事上横插一脚,背后使些坏。

    但现在,大家都是一心盼着白童幸福,这也侧面证明,白童做人做事,是多么的成功,大家是自发自愿的愿意维护着她。

    两人重新回桌上,又继续吃饭聊天,只当刚才在外面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谈着正事,关于白童跟蓝胤订婚的种种细节,也商量得差不多了。

    还好桌上的众人虽然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但大家都不是糊涂人,心中自然有着一杆称,这酒可以喝好,但绝不可以喝醉。

    所以,在各自有了七八份酒意后,大家都自动的停止了劝酒。

    白培德要安排蓝景山几人休息,蓝景山再三拒绝,他们没有住到外面的地方去,而是去了当地的部队招待所。

    可以说,这一趟,是宾主双方都是极度满意,皆大欢喜的结局。

    蓝胤将蓝景山跟周凤茹护送回招待所后,他去安排着别的事。

    蓝景山在招待所洗漱一番后,酒意消去不少,他跟周凤茹坐在一起,发着一些感想。

    蓝景山这次来,能将儿子的终身大事解决,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大事。

    “白家这几人,真的不错。”蓝景山如此的评价着。

    虽然白建设只是一个商人,可人家下岗后不等不靠,自己积极主动创业,凭着本份挣钱,堂堂正正,没什么可丢脸的。

    何况,白培德那个老者,德高望重,见多识广,可不是一般的人,蓝景山也是从心中佩服。

    能跟这样的家庭做亲家,也不算辱没。

    只是,蓝景山跟周凤茹坐着闲聊的时候,却是提起了另一茬:“凤茹,你有不有感觉那个夏小云,有几份眼熟?”

    夏小云?

    不就是孙淑华带来的那个跟白童差不多岁数的女孩子?

    周凤茹当时没怎么注意,她的注意力,主要在孙淑华的身上去了。

    如今细细回想,她也感觉,似乎这夏小云有些眼熟。

    “难不成,我们在哪儿见过她?”蓝景山这样疑惑着。

    “不可能吧?”周凤茹道:“你还是第一次来这儿,我虽然以前也来过,可根本就没有见过她。”

    蓝景山揉着额头:“难不成我今天喝酒喝多了?”

    “那我去替你泡杯茶,醒醒酒。”周凤茹起身,去替蓝景山泡着茶。

    在泡着茶的那一当儿,她倒是想起了什么:“景山,我突然想起了,为什么感觉那个夏小云眼熟了。”

    蓝景山双手搁在膝盖上,哪怕有几份醉意,还是笔挺着腰板,保持着军人的坐姿:“为什么?”

    “你想想,这个夏小云,是不是跟谢思言有几份相似。”周凤茹提醒着蓝景山。

    这一想,蓝景山倒是极为认同的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倒感觉,确实这夏小云是跟谢思言有几份相似。”

    “可不,所以,我们明明没见过夏小云,却感觉她很面熟,就再正常不过了。”周凤茹将茶杯端了过来。

    蓝景山接过茶杯:“这就难怪了。”

    这提起谢思言,周凤茹也有些感概:“可惜,谢思言都去了这么多年了,当年她要生孩子的时候,我还陪同她一块儿去买过小孩子的用品,哪料得,居然难产……”

    “哎,造化弄人。”蓝景山这个铁血男人,也只能叹息一声。

    “这也是命吧。”周凤茹也跟着叹气:“红颜薄命,年纪轻轻就死了。”

    他们现在所提的这个谢思言,就是明鹏飞的前任妻子。

    当年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在了医院。

    两人正在这儿惋惜,这地方的部队长官听说蓝景山住在这军区招待所,急急带人过来看望了。

    毕竟蓝景山是一军之长,突然之间出现在这儿,总会令人猜测。

    来的时候,这边的地方部队长官,还怕是这边的人员汇报错了情况。

    等真的看到蓝景山在此,还是很吃惊的。

    对方立刻敬着军礼。

    蓝景山神情肃穆的回了一个军礼。

    随即,对方就对蓝景山出现在这儿的情况,有些捉摸不透。

    蓝景山哈哈大笑起来,示意他们不要过于解读他的这次行动。

    “我这次来,其实是私事,来这儿,替我儿子提亲的,我是部队请了假出来的。”蓝景山说明原因:“而我还是选择住部队招待所,只是习惯了。”

    “替蓝胤提亲来了?”这一下,对方的几人都高兴了,毕竟当初蓝胤也在这儿是呆过一段时间。

    既然只是私事,不涉及公务,大家也跟着八卦起来:“这是看中了哪一家的姑娘,值得你们劳师动众,亲自跑过来提亲了?”

    “这亲事提成了没有?要是没有,要不要我们这些兄弟再上?”

    周凤茹心情好,只是笑盈盈的看着这些人。

    果真是些粗人,也不动动脑子,这口气,是要上门提亲吗?

    另外有人叫了起来:“这种事还用问,肯定是一提一个准啊,也不想想,蓝胤那可是一表人材,在部队简直是标杆似的人物,这走在大街上啊,大姑娘小媳妇们的眼睛,滴溜溜的全往他的身上瞄。”

    “行了行了。”蓝景山阻止了这些人的胡说八道:“你们一个个简直是思想觉悟不高,这事,不是更要讲思想一致?要找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

    下面的这些战士们,心中齐齐的“切”了一声。

    这都什么年头了,在部队中连女人都看不到几个,能找到老婆都不错了,还要讲思想一致?还要什么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

    笑闹归笑闹,大家还是一致的检讨,说自己错了,思想觉悟不高,要回去反省。

    反省归反省,可这结婚的喜酒,还是要喝的。

    恰好蓝胤外出回来,给了大家一个准话:“放心吧,这喜酒,会请你们喝的。”

    大家听了这么一句准话,这才笑嘻嘻的,各自散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