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23章 处处给儿子挖坑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逸在这当儿,已经是快速的判断出白童的身份。

    至少,他在叫嫂子的时候,蓝胤没有反对,那个女孩子也只是面红耳赤了一下,对于被人称呼嫂子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有反对。

    何况,蓝胤都这么亲昵的叫着她“童童”,甚至牵着手在走。

    要不是正经八百的女朋友,需要这么坦然相对?需要带回家?

    何况,蓝胤也不是象黎纵那样的花花肠子,三天两天换女朋友的人。

    这么想着,胡逸是明白白童在蓝胤这儿的地位,是格外的热情跟尊敬。

    蓝胤其实是想跟白童过过两人世界,一起吃晚饭的,可胡逸这么凑上来,他没拒绝。

    他所想的是,他跟白童的关系,早就正式确立,现在两边的父母,也算是同意了,白童也应该站到前台来。

    他也应该将白童正式介绍给这些发小认识,而不是避开,省得这些发小以后小瞧了白童,认为她来路不正。

    “嫂子,你是哪儿人?”胡逸一路上打听着白童的情况。

    白童被他“嫂子”“嫂子”的叫着,格外不好意思。

    她纠正着胡逸道:“你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白童好了。”

    虽然她也知道,胡逸叫她一声嫂子,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可是,至少目前来说,白童还不习惯。

    何况,她跟蓝胤还没有正式的成亲,她不想在这些称呼上被人诟病,说她早早的就以嫂子自居。

    “好,恭敬不如从命。”胡逸长袖善舞的回答,又问道:“听你的口音,应该是西南地区的人吧?”

    “是的,我是山城的人。”白童承认。

    “我就知道,你们那边的人,特别喜欢吃麻辣,要不,老大,我请你跟嫂子吃火锅吧?”胡逸又问着蓝胤。

    蓝胤眼角余光扫了白童一眼:“无所谓。”

    “那就这么办好了。我们去吃这边的火锅,这家火锅味道绝对正宗巴适。”胡逸热情的邀请着。

    在火锅馆坐下,蓝胤正式的替两人作了介绍:“这位是白童,我的女朋友。这位是胡逸,我的发小,一个院子长大。”

    这会儿的白童,已经镇定下来,不如最初的那种羞涩了。

    蓝胤已经将她带到台前,正式的介绍他身边的人给她认识,她可不能再一脸害羞,别人会以为她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

    “你好,以后还请多关照。”白童冲着胡逸客气的点头。

    “嫂子,你太客气了,以后应该是我们请你多关照才是真的。”胡逸跟着白童笑说。

    经过这么一顿饭的时间,白童跟胡逸也算熟悉了解了。

    晚饭后,胡逸还提议去唱唱歌,打打保龄球什么的,蓝胤拒绝了:“不用了,我还得送她回学校去。”

    胡逸也没有再勉强。

    他知道蓝胤一惯是个极为自律的人,时间观念强,绝不是自己在这儿劝一劝就能改变蓝胤的主意的。

    蓝胤开着车,将白童一路护送到学校。

    这回学校第一件事,白童还是跟着蓝胤,去见过周凤茹。

    萧文琴正在陪着周凤茹闲聊,见得两人回来,萧文琴不由笑了起来:“还好回来了,再不回来,估计周教授会认为你们俩私奔了,不愿意回来再见她。”

    周凤茹嗔怪的白了萧文琴一眼,需要将话这么说吗?

    周凤茹知道自己今天确实有些过火,也没想到白童真的会一根筋的要跑满一百圈。

    她只是想出出气,白童跑个几十圈,然后跑来跟她诉诉苦,哭一哭什么的,周凤茹当然也就算了。

    所以,见得白童晕倒后,周凤茹也是自责了又自责,甚至也担心,白童为此心中有什么结了。

    现在看着俩人能一同过来,周凤茹也是松了一口气。

    “你们吃过饭了吗?”周凤茹问。

    蓝胤不答,心中却是想,难不成,自己说没吃饭,这个妈会去下厨煮饭?

    白童却是在旁边乖巧的应了一声:“周教授,我们刚才在外面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就好。”周凤茹回答,拍拍身边的沙发,示意白童坐过来。

    白童看了蓝胤一眼,顺从周凤茹的意思,在她的旁边坐下。

    “现在感觉怎么样?腿这些还痛吗?”周凤茹问了一句。

    “已经没事了。”白童回答。

    “唉,你说你怎么就是这么一根筋?”周凤茹都不知道该说自己不对,还是该说白童不对了。

    萧文琴听着在旁边好笑。

    要是白童不一根筋,估计周凤茹也不会这么快就消气了。

    现在周凤茹气消了,没怨气了,也开始正常的思考着白童跟蓝胤之间的事。

    既然不阻止,可总有一些事,要当面问清楚才好。

    萧文琴看这架式,人家一家人,有话要谈,于是,萧文琴打了一个哈欠,笑嘻嘻的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你们慢慢聊。”

    等萧文琴走后,周凤茹才对着儿子甩脸色:“你也坐吧。”

    蓝胤规规矩矩在周凤茹的对面坐下,却是向着白童望了一眼。

    这一眼的意思就是,童童别怕,我在这儿,有什么事,我替你顶着。

    所谓的知子莫若母,周凤茹哪会看不出这点眼色,她倒是气笑了。

    于是,她指着蓝胤道:“你故意当着我的面,跟白童挤眉弄眼做什么?威吓她?”

    “哪有。”蓝胤从容回答。

    周凤茹又看着蓝胤:“你倒是说说,人家白童比你小这么多,你当初在那边的基层,她才多大,该不是你用了什么坑蒙拐骗的方式,又哄又逼的让别人跟着你吧。”

    白童跟蓝胤都是哭笑不得。

    这周凤茹的语气,是将她的儿子说得多差劲啊,坑蒙拐骗这种招式都来了。

    周凤茹又跟白童道:“白童,你不用怕,他真要是当初用了种种不光彩的手段,逼得你不得不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你跟我说,我替你出气。”

    “妈……”蓝胤无奈的叫了一声。

    不是说,不干涉自己跟白童交往了吗?

    怎么这意思,还在处处给自己挖坑啊?这是准备棒打鸳鸯?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