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10章 毛衣背后的真相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凤茹拿着毛衣,左看右看。

    此刻蓝胤刚好从训练基地返回来。

    看见周凤茹在左瞅右瞅这件毛衣,蓝胤上前一步,从周凤茹的手中将这毛衣抢了过去。

    这可是白童亲手一针一线的替他织的,这一份心意,可比任何物品都来得珍贵。

    所以,蓝胤直接将毛衣抢过去,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妈,你怎么在随便翻我的东西?”

    他这么宝贝这一件毛衣,这令周凤茹彻底的明白,这毛衣,绝对是别人送给蓝胤的,蓝胤才会如此的珍之重之,如宝贝一样。

    周凤茹不由好笑:“怎么,这毛衣,这么宝贝,我看看就怕损坏了?”

    蓝胤当然不能承认,说周凤茹看看这毛衣,就会把这宝贝损坏。

    他顾左右而言它:“妈,你好端端的,怎么来我这边?”

    周凤茹才不接这话,依旧在追问这毛衣的情况:“儿子,这毛衣,你是哪来的啊?”

    蓝胤轻抿着嘴角,答了一句:“别人送的。”

    这一句别人送的,倒象是突然给周凤茹一点灵光。

    她突然想起来了,为什么看着这毛衣,有一种迷之熟悉的感觉。

    她在白童那儿看见过。

    当时她还拿在手上,仔细看了一阵,夸奖白童心灵手巧,这编织的花纹都如此精致。

    “这是白童织的毛衣?”周凤茹想着,就这么脱口问了出来。

    “嗯。”蓝胤轻勾着唇,应了一声。

    一时间,周凤茹对这个情况,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象大脑被当了机一样。

    她一瞬间,就象没有任何思考能力,直直再度追问着:“白童怎么会送毛衣给你?”

    蓝胤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自己的妈,平时真的做学问做啥了?

    人家的父母,特别是当妈的,都特别细心,但凡有一点苗头,早就瞧出来了。

    可怎么在周凤茹这儿,就粗心到这种地步。

    一个年轻的姑娘,给一个年轻的男子送毛衣,这不用问,也能猜到是什么吧?

    蓝胤就定定的看着周凤茹,平心静气的申明一句:“白童是我女朋友,她送我毛衣,不是天经地义?”

    周凤茹听着这话,顿时风中凌乱。

    啥?

    啥啥?

    啥啥啥?

    她听到的是什么?

    白童是蓝胤的女朋友,送毛衣是天经地义的事?

    蓝胤没空再跟周凤茹细谈什么。

    他返回来,是来拿材料的。

    现在材料拿到手,他风风火火的向着外走,丢下风中凌乱的周凤茹在那儿发神。

    好一阵,周凤茹才回过神。

    还准备再审问蓝胤几句,却发现,蓝胤已经没影了。

    周凤茹心中苦啊。

    她又将蓝胤刚才小心收好的宝贝毛衣拿出来,捧在手上,一时半刻,还是理不出思绪。

    白童是蓝胤的女朋友?

    这是真的假的?

    可这毛衣都在这儿了,总不会是假的吧?

    可是,白童不是早就有了男朋友的吗?这毛衣不是送她的男朋友的吗?怎么送到蓝胤这儿了?

    还有,蓝胤的女朋友,不是个不三不四的人吗?

    可怎么白童居然就跟蓝胤在一起了?

    周凤茹又联想到了前阵子林浅来跟她说的,白童是跟蓝胤在一起。

    如今看来,这话,是真的。

    周凤茹接受无能啊。

    明明白童早就有了男朋友的啊,怎么又跟蓝胤在一起了?

    她这是移情别恋了?还是自己的儿子强势的夺人所爱了?

    周凤茹理不出个所以然。

    偏偏蓝胤跟白童都不在,她想问问,都找不着人问话。

    不行,要是白童真的移情别恋,或者是蓝胤横刀夺爱,自己一定要阻止。

    周凤茹这么想着,急着想往回走。

    走了几步,发现自己还将那毛衣捧在手上,想了想,她将这毛衣给带走了。

    周凤茹抱着白童的这一件毛衣,就回了蓝景山的住处。

    可惜,蓝景山也不在。

    周凤茹就感觉,自己遇上了这么重大的一件事,怎么就没一个人在场,她连商量的人都没有。

    好不容易,等着蓝景山回来,周凤茹以一种极其郑重的口气对他道:“景山,有一件事,我必须跟你说。”

    “说吧。”蓝景山一边应着,一边将头上的军帽给取下。

    “这件事,你无论如何,得有个心理准备。”周凤茹先替蓝景山打着预防针,以象蓝景山听了,象自己一样,半响接受不了。

    她甚至想,幸好,自己跟蓝景山都没有心脏病,不用准备什么速效救心丸。

    蓝景山也不由好奇:“什么事?这么严重,还得有心理准备?”

    该不会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否则,会令他这个当军长的感觉严重,还得有心理准备?

    “对,极其严重,我到现在都缓不过劲来。”周凤茹说。

    蓝景山不由呵呵笑了起来。

    他这个老婆啊,该说她做学问做傻了?

    “怕什么,就算天塌下来了,还有我跟你儿子撑着,有什么事,是这么大不了的。”蓝景山一边说,一边自己去后面的厨房洗了手。

    他这么不以为意,气得周凤茹有些抓狂。

    明明这么大的事,关系着儿子的终身大事,这蓝景山怎么就这么不上心?

    周凤茹抖着手中的毛衣,冲到蓝景山的面前:“蓝景山,你看清楚,这是什么?”

    蓝景山回头瞄了一眼:“这是毛衣啊。”

    “这就是一件毛衣吗?”周凤茹再质问。

    蓝景山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来看去,这还是一件毛衣啊。

    于是,他肯定的点点头:“当然就是一件毛衣,难不成,是两件毛衣?”

    周凤茹快气死了。

    她这么气,蓝景山终于意识到了有些问题。

    他忙哄着周凤茹:“凤茹,这是你给我织的毛衣?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应该很高兴,不应该这么一脸无所谓。”

    周凤茹没好气的道:“什么给你织的毛衣,你少臭美,我什么时候会织毛衣了。”

    蓝景山摸摸鼻子,他当然知道,周凤茹不会织毛衣这些,他跟蓝胤都没穿过手工织的毛衣。

    “我跟你说,这毛衣,是白童送给蓝胤的。”周凤茹嫌蓝景山这个老爷们,心思一点都不细腻,太过粗糙,周凤茹只好挑明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