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609章 周凤茹清理屋子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激动之下,白玉龙控制不住出手了,他一把就将林双给推倒在地。

    要知道,白玉龙身材高大威猛,动作又是迅猛有力,这还是文弱少年的林双,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这么一推,林双就跌倒在地上。

    赵肖肖当然知道白玉龙的身份,这可是枪林弹雨中拼出来的人物,身手是极度厉害的。

    那斯文儒雅的林双,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住手。”情急之中,赵肖肖大叫一声,喝止着白玉龙。

    随即,她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挡在林双的面前,张开双臂,护住林双,以防白玉龙的再度出手:“白玉龙,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啊,动手打人。”

    她就这么俏生生的指责着白玉龙,因为激动,也因着气愤,她那张可爱漂亮的小脸蛋,涨得通红。

    她指责完白玉龙,她蹲下身子,将跌倒在地上的林双扶了起来,连声问道:“林双,你怎么样,有没有伤着哪儿?”

    瞧她那紧张神情,对林双是颇为关心,白玉龙看着这一幕,是各种难受。

    林双在赵肖肖的搀扶中站了起来:“我没事。”

    他缓慢的说,张嘴却是吐了一口血水。

    四周围观的同学齐声叫了起来:“啊——林双吐血了……”

    赵肖肖自然也是看见了。

    她是扶着林双的,是亲眼看着林双的嘴里吐出一口血水。

    她可没料得,白玉龙出手这么狠,居然将林双打得吐血了。

    她跟着紧张的一声惊叫,回过头看白玉龙的神情,象是杀父仇人一样:“白玉龙,你瞧瞧你,简直是太野蛮了,仗着自己块头大,就随便欺负人。都将林双打得吐血了。”

    白玉龙冷眼瞧着这一幕。

    刚才林双对他出言相讥,先质疑他神经有问题,又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想打赵肖肖的主意。

    随即林双又坦言自己跟赵肖肖是何等的亲密无间,白玉龙听着他这种种言语,实在是控制不住怒火,才先动手推了林双一把。

    白玉龙承认,先动手确实不对,但他手上并没有很用力。

    断不可能这么一推,就将林双伤得内脏出血。

    他冷冷看着林双,心中明白,林双故意作装受伤很重的样子,是存心想赖他,好让赵肖肖责怪自己,误解自己。

    白玉龙刚想开口解释,口袋中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这手机,还是他们一个战友新买的,白玉龙请假出来时,就借了用用,方便联系。

    他接过电话,他的神情越发的严肃:“好,我马上赶回来。”

    再度看了一眼仍是气鼓鼓的赵肖肖,白玉龙张了张嘴想解释:“赵肖肖,我没有。”

    赵肖肖气得小脸更红了:“你没有?我们这么多人都看见的。”

    似乎在这种情况下,要解释清楚,又要耽误很长的时间。

    白玉龙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迈开大步,转身就往回走。

    现在情况紧急,他得赶回部队。

    那些围观的同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去。

    大家骇于他这摄人的气姿,竟没人想着要拦他一下。

    赵肖肖看着白玉龙的高大背景,也是气得要死。

    她可没料得这人在校园中打了人,既不道歉又不解释,就这么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赵肖肖跳着脚,冲着白玉龙远去的背影骂道:“白玉龙,你个混蛋,你趁早去死,趁早去死。”

    相反,倒是林双平静一点,反过来劝着赵肖肖:“算了,肖肖,这些人,本就是粗人,莽夫一个,你不要跟他生气了。”

    “怎么不生气。”赵肖肖气哼哼的说:“他简直是太讨厌了,我得跟我爸爸告状,让他没有好果子吃。”

    当初,她还以为白玉龙这人多好呢,是个英雄,可没料得,这一次见面,却是表现得这么野蛮。

    林双大方的笑笑,劝着赵肖肖:“不用了,肖肖,你肯这么帮我,我就很开心了。”

    他这么说着,眉头还是微微蹙起。

    刚才,他成功的用话将白玉龙激动,又成功的让赵肖肖亲眼看见白玉龙动手推了自己一把。

    这算是以退为进的招数,目前看来,效果确实不错。

    至少大家都看见了,是白玉龙先动手打人,也成功的让赵肖肖对白玉龙有了几份厌恶之心。

    虽然如此,可林双并没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反而更担忧了。

    他担心,白玉龙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这一次可以弄点这种小误会令赵肖肖对白玉龙有误解,那么下一次呢?

    ****

    周凤茹进了蓝胤的屋子。

    蓝胤的房间,干净整洁、井然有序,被子叠得四四方方如豆腐块,桌上物品从高到底分门别类的排列着,有着军人的那种特有的味道在里面。

    周凤茹无奈的笑笑。

    还说当妈的,过来替儿子收拾收拾房间,尽尽做妈的义务。

    可看这样子,儿子这儿的一切都是一丝不苟,甚至比周凤茹还料理得好。

    周凤茹都不知道,身在这样的军人家庭,究竟是好还是不好的。

    她竟感觉不到一点存在的价值,似乎蓝景山、蓝胤父子两人,样样都全能,啥都能自我料理好,完全没她周凤茹什么事了。

    周凤茹在屋子中转了一圈,也确实没什么可做的,似乎做点什么反倒将这一屋子的井然有序给破坏了。

    看看外面的天气还好,阳光不错,周凤茹只能想想,替蓝胤把被子什么的,拿出去晒晒。

    周凤茹将被子抱出去晒在院子中,又去翻蓝胤的衣柜,看看有不有什么军大衣之类的,一并拿出去晒晒。

    这一翻,她在柜子下面,发现了一件毛衣。

    周凤茹怔了一下,将这毛衣取了出来。

    这毛衣,是纯手工编织,跟外面卖的那种机织的毛衣,是天差地别。

    周凤茹奇怪蓝胤的衣柜中,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件手工编织的毛衣。

    要知道,周凤茹从小到大,可根本就没有给蓝胤织过毛衣。

    周凤茹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一件毛衣,是如此的眼熟,有一种迷之感觉,仿佛在哪儿见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