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78章 戏份莫名被剪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倒要看看,这个叫梁云裳的三流小演员,还能骄纵多久。

    接下来,又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流程,然后,宴席正式开始。

    白童跟曾馨宜坐到一起。

    经过刚才的那一桩事后,曾馨宜再不如初来的时候,那么毫无心机的大吃大喝了。

    白童伸着胳膊拐了拐她,低声道:“曾馨宜,你不是一直都嚷着要大吃特吃,将裙子钱吃回来吗?现在还不动筷子。”

    “白童,我吃不下。”曾馨宜有些后怕的说。

    白童微凝了眸子,低声道:“放心,这个暗亏,不会白吃。”

    她示意曾馨宜坐在这儿,不要乱走动,她自己起身,去找了方平。

    经过刚才一番忙碌,各种应酬、安排、采访什么的,都搞定了,方平此刻也稍稍有了一点空闲。

    白童找着他,示意他进一步说话。

    方平对她是恭敬而客气的。

    白童也明白,这份恭敬跟客气,是源于什么。

    当年方平来学校找自己买这个版权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恭敬客气。

    那时候的自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写手。

    而现在,自己是xx文学奖的得主。

    这已经是天壤之别。

    这成就,是她自己努力拼搏来的。

    她现在,配得上方平的这般恭敬客气。

    白童跟方平谈了一阵,才再回席间。

    曾馨宜不安的问她:“白童,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没事。”白童笑笑:“就是跟剧组的人这些,去聊一聊这电影作品去了。”

    曾馨宜也没有多想。

    原本今天来电影剧组蹭吃蹭喝,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可因为中间生出来的那么一点变故,曾馨宜也没有什么劲了,回了学校,也不怎么提这事。

    ****

    梁云裳接到电话,说她在电影剧组中的戏份,全给剪了。

    接着这个电话,她是惊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怎么会这样?

    这拍了这么久的戏,她都是剧中的女三号,也算是一个有些份量的角色,怎么被剪了?

    这电影都杀青了,之前导演也没有说什么问题,这怎么又突然剪了。

    “这一定是玩笑,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我自己打电话问问导演。”梁云裳强自镇定着,转头,又给导演拨了电话去。

    “郭导演,我想问问,片子的事……什么?我的戏份,真的全剪了?”那一刻,梁云裳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好不容易才接拍到这部电影,从当初的应试角色,到现在的杀青,她都投了这么多的时间精力在里面,还指望电影上演后,能给她带来一点名气之类的。

    可现在,莫名的戏份就减了。

    梁云裳不甘心。

    她一定要去问个所以然。

    她换过衣服,又精心的化了一个妆,才急着去找导演。

    当然,导演她没找着,倒是将下面的一个场务给堵着了。

    这场务,跟梁云裳也有这么一点交情,他才隐隐的透了一点消息给梁云裳:“你这阵子,有不有得罪人啊?我也是听说,是别人要求,将你的戏份给删除的。”

    “我怎么可能得罪人。”梁云裳强笑。

    她可是睡了灯光睡场务,上上下下的人员,她都礼节性的去睡了睡,表示一下谢意,又怎么可能去得罪人。

    “那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场务耸耸肩:“我大概听说的,也就是这样。”

    梁云裳失魂落魄的走出来。

    她反复的想着,她有得罪什么人。

    明明前两天,都一切好好的,她都还参加了杀青宴,甚至全剧组的人,都一起拍照留影的。

    慢慢的,她想到了白童。

    似乎,那一天,她怨黎纵跟白童深情告白,心中一时不甘,小小的惩戒了白童她们一下。

    难道,是白童让人将自己的戏份给剪掉了?

    梁云裳打了一个寒颤。

    不会的,不会的,那白童,她应该没有这样的能耐。

    可除此之外,梁云裳真的想不明白她得罪了什么人。

    最终,梁云裳找着方平,邀请方平吃饭。

    方平倒是赏脸,过来吃饭了。

    梁云裳娇滴滴的跟方平敬着酒:“那两天杀青宴上人太多了,我还没有好好的敬方助理一杯,今天算我补上,来方助理,我敬你一杯。”

    方平笑笑,对碰着喝了。

    几句客套话一过,梁云裳就将话题往正题上引:“对了,方助理,杀青宴上你带来的那个白童,跟你关系很好吗?”

    方平停下手中的筷子,擦了一下唇边的酒渍:“我说梁云裳,好端端的,你去得罪她干什么?”

    梁云裳心中一惊,本能的反驳:“哪有啊,我哪有去得罪她?”

    “没有?”方平冷笑:“将人关到三楼的杂物间中,还是我亲自去将人放出来,你还说你没有?”

    梁云裳讪讪道:“就算是你亲自把人放出来,也不证明是我干的啊……”

    “你以为,人家就是两个学生妹,没见过世面,吃点这种哑巴亏就算了?”方平无奈摇头:“你简直是低估了她。”

    当初,他一样是低估了白童。

    连同去谈版权什么的,都先落了下风,最终,还是同意了白童的条件。

    那时候,他就知道,白童这个小丫头,少年老成,看着文文静静不显山不露水,但心底任何事,都是门门清。

    何况好歹人家也是剧组请来的人物,帮着来炒作这电影的,梁云裳不知天高地厚,将人家关进那屋子,以为就当一个不痛不痒的恶作剧就算了吗?

    “那怎么办啊?”梁云裳急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总之,关于你那个角色的戏份,已经剪除了,这是铁定的事。”方平说。

    在这个圈子混,除了颜值、除了演技,最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脑子。

    这梁云裳平时在圈子中,倒是各种拉拢,跟大家都处得不错。

    可没料得,这一次,她载在圈外的人手中。

    “那我,那我去跟她道歉,能行吗?”梁云裳可怜兮兮的说。

    方平沉思:“这个,我也不知道行不行了。不过这丫头,我看难说。毕竟人家当时没有杀青宴上大吵大闹,给足了剧组面子,也算是顾全了你的名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