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74章 她们被拦在门外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是一下就想明白了。

    这方平此刻来找她,邀请她去参加这个杀青会,大约,也是意识到了她的这个名人效果了。

    毕竟以往,虽然她的那个故事好看,可在导演、制片人的这些眼中,玉瑕就是一个小人物,不足轻重,不值一提。

    所以,电影拍没拍,根本就没有和她说一声。

    但现在,不一样了。

    她刚刚得奖,正当红,是各路媒体追捧的对象。

    邀请现在风头正盛的“美女作家”“文坛才女”玉瑕来参加杀青宴,这也是一个极好的炒作宣传方式,再在杀青宴上当众宣布,“美女作家”玉瑕,就是这电影的原著作品,该是一件多好宣传的事。

    “好。”白童很爽快的点头:“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我好跟老师请假。”

    看白童答应得这么干脆,方平倒有些意外。

    白童微微笑道:“这本来就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我为什么不去?”

    她如此一讲,方平倒暗自惭愧。

    这姑娘,还真是一颗七窍玲珑心,一眼能看出自己来的目的。

    可人家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拿乔。

    人家是真的是个明白人,什么该争取,什么该配合,倒是一点不差。

    ****

    杀青宴那一天,白童依照约定,跟老师请假要去参加这个杀青宴。

    曾馨宜一听是去酒店吃饭,立刻二话不说,就缠了上来:“白童,你去吃饭啊?带上我吧。”

    白童苦笑,哪儿说是吃饭了?

    曾馨宜一本正经的强调:“不是杀青宴吗?这肯定是吃好的,我当然不能错过啊。”

    白童好笑,但也没有拒绝。

    外出的时候,带上伙伴一起,这是明智而正确的做法,有什么事,可以彼此照应一下,以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考虑是一个比较正式的场合,白童还是挑选了比较正式的礼服,这也是对这种场合的一种尊重,总不能穿着一套运动装跑去参加这样的活动。

    曾馨宜人比较胖,除了运动装,还真没有什么好看正式的礼服。

    现在看白童这么一本正经,曾馨宜也不想太丢脸,跑学校周边的商店里,买了一条新裙子回来。

    为了一顿饭,重新买一条裙子,除了曾馨宜,也是没谁了。

    甚至坐车去的时候,曾馨宜都还在问白童:“你说,要是导演看上了我们,也让我们在电影中演个什么小角色,我们要不要拒绝呢?”

    白童卟的一下,简直是要笑出声。

    明明这电影都杀青了啊,曾馨宜懂不懂杀青?

    曾馨宜继续道:“人啊,总要有梦想的,要是没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这话,令白童无言于对,竟感觉她说得好有道理。

    想一想,也没多大的关系。

    两人坐着车,很快就找到了剧组所在的那个酒店。

    酒店门口,拉着大红的横幅,旁边,还有接待人员。

    白童跟曾馨宜两人,走了过去。

    旁边的保安大约也看出她们的身份,并不象剧组的工作人员,也不象受邀过来的媒体,以为是粉丝影迷之类的,伸手拦住了她们:“请问你们有邀请函吗?”

    “呃……”曾馨宜将求助的眼神,看向白童。

    白童哑口。

    她居然都忘记了这东西,她根本没有料得,会要这个。

    “对不起,我们没有。不过,之前方平邀请我,可没有说要邀请函之类的。”白童客气礼貌的说着原因。

    保安听说没有邀请函,神情已经没有刚才的客气了。

    他已经断定,这来的两个女生,肯定就是影迷,假装在这儿混混之类的,就是想趁机混进去。

    他看过这样的把戏,太多了。那些疯狂的影迷,为了近距离亲眼看看这些演员,往往是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这保安双手叉腰拦在那儿,态度极为强硬的道:“对不起,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去,你们快走开。”

    曾馨宜急了,害怕真的被赶走,她拉了拉白童的胳膊:“白童,你快给那人打个电话,让他来门口接我们吧。”

    “关键是,我也没有他的电话。”白童面有难色。

    她这么一幅表情,更令这个保安坚信,这两个学生妹模样的人,其实就是想混进去的。

    “还不走开?你们在这儿磨蹭也不起作用。”那保安脸色难看,都要赶她们走了。

    白童也不怪他,人家照规矩办事,确实自己没有邀请函,这保安不放自己进去,也是职责所在。

    她也不想再跟这保安起什么冲突了。

    何况,这酒店大门,不进有人进进出出,路过的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眼光扫她们一眼,搞得她们真的象是死乞白赖要跑这儿来吃白食之类的。

    白童叹了一口气,对曾馨宜道:“算了,没有邀请函,看样子,是不会让我们进去了。我们走吧,我去别处请你吃饭。”

    总之,她是按着方平的邀请,来了这儿。

    只是,她没料得,进这儿还需要邀请函,而方平,并没有发她邀请函,也没有特别叮嘱外面的保安注意这事。

    所以这事,只能怪方平做法不周到。

    曾馨宜看着也没办法,只好不满的嘟着嘴,跟着白童转身往回走,边走边抱怨道:“那人是什么意思啊,又说是邀请你来,邀请你来又不发什么邀请函,这是故意让我们来这儿难堪吗?”

    白童倒不会这么想。

    她的心胸可是豁达多了。

    她对曾馨宜道:“可能他真的事太多,忘记了这事。”

    毕竟她跟方平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方平有必要吃饱了撑的,花些时间来找她,就是想让她来这儿难堪出洋相吗?

    只能说明,方平确实太忙了,或者被别的事耽误了,就忘记了这一茬。

    两人刚走到酒店下面的台阶上,一辆小轿车缓缓开过来,在酒店大门口处停下。

    司机从前面下来,很是殷勤的打开后面的车门,随着车门打开,一双黑色铮亮的皮鞋很落下地来。

    从车上下来的男子,穿着熨烫得笔挺的黑色西装,戴着个蛤蟆镜,唇边挂着坏坏的笑意。

    白童没注意他,绕开就准备从旁边的花坛走开,而对方却是直接开口叫住她:“白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