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68章 蓝胤又要出任务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以往,周凤茹听见这种玩笑,肯定是一本正经的反对。

    可今天,她倒是没如以往那般反对了。

    似乎想想,萧文琴的这个提议,并不是很差啊。

    白童样样好,模样儿是没有话说,那是一个水灵秀气。

    何况她品性好,人缘不差,又有才华,性格坚毅,现在看来,也算是足计多谋,不动声色就将许教授这种人物给板倒。

    真要跟蓝胤好上,似乎也不算什么糟糕的事。总比他自己在外面找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女朋友要好。

    周凤茹坚定的认为,蓝胤在外面找的那个女朋友,是极不靠谱的。

    从大年初一就约着蓝胤外出,都不想着来家中拜访一下长辈,周凤茹意识中,就感觉那是个不懂礼节、不尊重长辈的女孩子。

    再看着蓝胤回来一身烟酒气,身上还有什么染了色的头发,周凤茹更是断定,蓝胤找的那个女朋友,不是一个好人。

    要是让蓝胤跟白童交往,不是比那个女朋友强多了?

    周凤茹这样想着,最终却是摇了摇头。

    算了,人家白童这丫头,早就是有了男朋友的人,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当小三,去插足人家的感情。

    只不过,要坚决阻止跟他的那个女朋友交往,这是必须的。

    ****

    顺利将许教授这个人渣清出教师队伍,白童的事情,也算是顺利解决。

    经过层层的审核,她终于是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一名国防生。

    白童第一时间,就将这电话,打给了蓝胤。

    蓝胤听着这消息,自然是高兴的。

    他就知道,白童不会让她失望。

    白童成了国防生,以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会更多了。

    “蓝大哥,我过几天放假过来看你。”白童开心的说。

    她亲手替他织的毛衣,还没有来得及送他。

    要是再不送过去,这气温一天天的回升,毛衣都穿不着了。

    “不。”蓝胤拒绝了。

    他解释道:“我得出任务,估计要出去很长一段时间,这阵子都不会在部队。”

    “要出任务啊?”白童小小的嘀咕了一声。

    似乎,蓝胤要出任务,也很正常。

    可随即,她才想起什么。

    以蓝胤今时今日的成就跟地位,他不再需要随时出任务吧?

    除非,这任务非同一般。

    “这任务,很危险吗?”白童脱口追问着。

    蓝胤心中感叹着白童敏锐的感之能力。

    确实,这任务,可以说是困难重重,连最初派出的余凯,都已经失手,甚至有可能被敌人所擒。

    所以,迫不得已,上面的一二号首长,才勉强同意,让蓝胤带团出征。

    但前提就是,任务能完成就完成,余凯能救就救,但实在没办法,也不要强求,务必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这是不愿意全军最优秀的将星就此夭折,才迫不得已的下着这样的命令。

    “也不是很危险。”蓝胤轻描淡写的说。

    这话,也只是安慰白童而已。

    这任务有多困难,军中执行这任务的人,心中都有数。

    连余凯那么优秀的军人,都失手被擒。

    这已经算是引起了敌方的警觉,蓝胤再带队去营救,肯定任务会比以前更艰巨。

    可以说,这基本上可以算是说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白童提醒着:“我会等你回来。”

    “嗯。”蓝胤沉沉应了一声。

    在要挂电话的时候,他对着话筒轻轻的,以不易察觉的方式,轻声呢喃了一下道:“童童,我爱你。”

    挂掉电话之后,蓝胤继续趴在写字台前,写着他的信。

    这信,其实也算是遗书。

    每次出任务,写这样的信,都是规矩。

    蓝胤给蓝景山和周凤茹都分明的写了一封。

    蓝景山是军人,他更能理解,所以,蓝胤写的只有廖廖数语,铁血而理智,不外乎,军人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军人的荣誉,他没有辱没蓝景山儿子这个名称。

    给周凤茹的,他写得感性一点,不过就是不能再尽孝,希望她跟蓝景山以后好好的过,恩恩爱爱,要是还有可能,替他照顾一下白童。

    最后,他才是写给白童的。

    写给白童的信,他是写得稍长一些。

    这封信,他是写得柔肠百结。

    与其说是写的遗书,不如说是写的情书。

    最终,他将这些写好的信,都一并装在信封中,搁进了箱子里。

    如果回不来,这就将是他的遗书了。

    但他坚定,他一定会回来。

    前方有他的战友,需要他去营救。

    但后方,也有他挚爱的人,他绝不能让她们痛苦难受。

    ****

    白童整晚睡得并不安稳。

    迷糊中,她梦见了蓝胤,似乎蓝胤受伤了,血肉模糊的站在她的面前。

    白童惊醒了。

    醒来,依旧还是在她的宿舍中,同宿舍的曾馨宜跟艾羽熙都睡得香甜,曾馨宜甚至还磨着牙,那磨牙的声音在这夜里听着有些渗人。

    白童睡不着了。

    她知道,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

    是她担心蓝胤出任务受伤,才会莫名的梦见蓝胤受伤。

    她就静静的躺在那儿,认真的想着,蓝胤可能是执行的什么任务。

    只是,这种事,蓝胤肯定不会跟她透露一星半点,这涉及着军事机密。

    同样,她也不能去打听,否则,就有一种探听军事机密的嫌疑。

    在床上想了一阵,她理不出思绪,想不出所以。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又是起床锻炼的时候,白童爬起床来,换上运动装,又出去跑步了。

    天空带着点点的浅蓝色,还有几颗残星挂在天空不曾消失。

    白童在学校的大操场上跑着步,凉风吹拂在脸上,她的脑子中,倒有那么的一点亮光了。

    她终于是想起了一桩事。

    后世,大约是在二十年后,新闻媒体报道了一个女军人,主要涉及的,就是她在军工上的贡献。

    说她带领军工企业,一次又一次的攻克难关,将狙击枪的精准度提升到了多少,从而让部队的军人,在国际军事比赛中,挣得了第一的荣誉。

    而在真人采访的环节,这位年近花甲的女军人,无限感叹的说,要是这狙击枪能早些用在战场上,能减少多少战士的牺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