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48章 想办法将他们赶走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到这儿,她甚至露出她的胳膊,将上面的伤痕,给顾娅看:“看,顾娅阿姨,这么久了,这些伤痕都还没有彻底的消。”那次明鹏飞真的是下死手打的。

    何况,明忆当时要去医院道歉,有要故意卖惨的嫌疑,这伤痕,才这么久一直没消。

    “明鹏飞可真下得了手。”顾娅心疼明忆。

    顾娅随口安慰了她几句。

    她现在自己都还麻烦着呢。

    两人闲聊几句,顾娅有些坐不住。

    这关了十天的禁闭,她在里面,根本就睡不好,现在就想好好的再睡一个美容觉,将这阵子欠下的睡眠给补上。

    她婉转对明忆道:“明忆,谢谢你今天过来看我,不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现在不回家,你家人不担心吗?”

    明忆越发委屈了:“顾娅阿姨,他们现在根本就不担心我了,前阵子,我爸都还要将我赶出家门呢。”

    她的小嘴嘟着,看上去,真的象是受够了不少的委屈。

    “那都是气话,他养你这么大不容易,你回去道歉一下,哄哄他们就算了。”顾娅打了一个呵欠。

    明忆没意识到她的这个呵欠,还是任性的道:“我不回去,我看着白家的人都讨厌。”

    顾娅吓得几乎跳了起来。

    她宁愿去关禁闭,就是要躲开白家的人啊。

    “怎么,白家的人,在你们家?”顾娅追问。

    “是啊,白家的人,还在我们家,真不愧是姓白,这是想赖在我们家白吃白喝。”明忆脸上,是掩饰不了的厌恶:“就我爷爷把他们当宝。”

    顾娅听得头都痛了。

    她支着纤手,托了头,斜靠在沙发上。

    还以为,跟白家的人,会永远都再见不着。

    可现在,不仅是见着了,还甚至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再见面。

    不可能自己再去关禁闭吧?

    “明忆,他们在你们家白吃白喝,你就不想赶他们走吗?”顾娅斜睨着明忆。

    她现在,倒将希望寄托在明忆身上。

    她不可能亲自出面,让白家的人看见她认出她。

    只有让明忆出面,把白家的人赶走好了。

    “我倒是做梦也想啊。”明忆这话是说的心里话。

    从当年白童跟着白培德到她们家做客起,明忆就对白童看不过眼了。

    最初,只是明老爷子将她的衣帽间拿给白童做客房,她就看白童不顺眼。

    不过当时,矛盾没有这么大,她仅仅是心中不舒服罢了,但面上,还是能维持的。

    也不过私底下想令白童出出丑罢了。

    可白童表现得太优秀了,令明老爷子这么喜欢,这是彻底的触及了明忆的切身利益。

    她担忧,担忧哪一天,明老爷子也将白童收养,如当年收养自己一样。

    “光做梦有什么用?”顾娅有些好笑的看着明忆。

    明忆紧咬了下唇。

    她没有做梦。

    她明里暗里已经整过白童这么多次,只是白童太聪明又太幸运,才次次化险为夷。

    就如这次的事,明明已经将白童都弄进疯人院了,可还是被人横插一脚给救了出来。

    “明忆,你就好好动动脑子,看怎么把他们赶走。”顾娅大胆的鼓励着明忆:“你总不可能看着你的家,被别人鹊巢鸠占吧?”“嗯。”明忆重重的点头。

    顾娅又特别提醒:“当然,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肯定会帮你。不过,我现在是大人,不是你们小孩子,许多事,我不能站到明面上来帮你,你不要跟他们提起我,明白不?”

    明忆从顾娅家中出来,一路上在纠结,怎么赶走白培德。

    刚才她在顾娅面前夸大其词,说白家的人都住在她们家,这太夸张了。

    白童根本就没有来,白建设也早就回家了,留在这儿的,只有白培德。

    这也是明老爷子一个劲的挽留,甚至嚷着要是白培德走了,他就绝食这种话,白培德才无奈的留在这儿多陪他两天。

    结果在明忆的嘴里,就成了他在明家白吃白喝了。

    屋里,明老爷子跟白培德正在吃饭。

    张妈烧的饭菜,都是些柔软可口的,好利于他们消化吸收。

    明忆回去,似乎没人注意她,还是张妈问候了一句:“明忆,你回来了?”

    “嗯。”明忆冷冷应了一声。

    “现在大家正在吃饭,我去帮你盛饭。”张妈说。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明忆回答。

    再心中不爽,可面上,她还得装作很乖巧的模样,跟明老和白培德打招呼:“爷爷好,白爷爷好。”

    白培德没理,假装自己耳聋没听见。

    对于这种成心陷害自己孙女的人,怎么可能一个道歉,就让白培德完全心无介蒂。

    而明老爷子也不知道是真的耳聋没听见,还是真心冷落明忆,他也对明忆的问话置之不理。

    他只是挑着那清蒸的钳鱼,对张妈道:“你能不能换个花样啊,老是蒸这些我吃。”

    “我不是怕你胃口不好,不能吃别的,才弄这些。”张妈解释,心中也是委屈。

    一把年纪了,牙不好,胃口也不好,她这个当保姆做菜,也得看着来。

    “谁说我牙不好胃口不好?”明老爷子反驳,甚至道:“没看以前我吃白童做的怪味葫豆,我都吃得下。”

    明忆刚好走到楼道口,准备上楼,听着明老爷子这话,她恨得牙痒痒。

    又是白童,又是白童,不知道那个白童哪儿好,让爷爷整天神神叨叨的,老是念着她。

    心中憋着这股子恨劲。她咚咚咚的快步跑上楼。

    白培德坐在那儿,依旧是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虽然跟明忆没有直接照面,可听着这脚步声,他也能感觉出,明忆这丫头,表面上是看着老实规矩了,可心底处,说不定,更在起什么坏水。

    只不过他是长者,也不可能自降身份跟明忆这种小辈当真计较,

    明忆在楼上,听了一阵的音乐,又吃了一些零食,心中捉磨着,用什么办法,将白培德赶走。

    她甚至想,要不,往地上抹点油,让白培德直接摔一跤算了。

    直接摔死这个老不死的最好。

    但要如何做,才能不让自己背上这个嫌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