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45章 白建设的过往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建设回来后,顺顺当当的接手继续做着他的豆腐生意。

    一切,并没有因为他离开这么一段时间而影响。

    他心中,对孙淑华,还是挺感激的。

    将货供完,又将应收的款收了,白建设才回家。

    家中,除了孙淑华和那些伙计,居然又有一个新来的中年大妈。

    孙淑华正带着她东看西看,讲解着什么。

    见得白建设回来,孙淑华领着那个妇女,走到白建设的面前介绍:“这个就是白哥,是老板,他人很好,很容易相处的。”

    白建设有些纳闷,这是在做什么?

    那妇女又四处看了看,问道:“那要我照顾的老人在哪儿?”

    “还在外地,没有回来,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孙淑华解释。

    这妇女才满意的道:“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等老爷子回来,就通知我,我过来做事。”

    白建设等她走了,问孙淑华:“这是来做什么的?”

    孙淑华笑了笑,道:“我不是说过,要走吗?当时你们说,要把照顾老爷子的人找着了,有人接手我才走。前阵子,我就找好了人接手的,不过白童出事了,你们去了帝都,我就没走。现在没事了,接手的人也找着了,我跟她交接好,到时候也走得安心。”

    虽然是笑着在说这种,可总有一种莫名的涩意在唇边。

    “哦。”白建设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他的为人,一惯是本份厚道。

    以前不知道孙淑华的这点心思,还是白童给他点明。

    所以,现在听着孙淑华要走,白建设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

    “我去看看后面。”白建设说了一句,自己进了后面的院子。

    说起来,孙淑华在白家,也呆了好几年了。

    当初白建设还没有从厂里辞职,还在县城厂里上着班,这边就是孙淑华照料着白培德。

    现在要走,要收拾的东西,可真不少。

    白建设就看着孙淑华收拾一下这样,收拾一下那样,零零总总的。

    看样子,这是真的要离开了。

    晚上,白建设躺在床上睡不着。

    这些年,孙淑华在这个家,多少是留下了一些影响的。

    白建设承认,孙淑华真的是一个极好极好的保姆,将全家人都照料得极为上心。

    若是因为别的事,她要走,白建设自然会极力劝说,让她留下,要多开工资什么的,都好商量。

    可是……

    白建设两难着。

    他都是离过两次婚的男人了,心里负累,不是一般的重。

    白建设睡在那儿,迷迷糊糊的想起他的那些旧往。

    不仅有离婚的张成慧,还有白童的亲生母亲。

    他的脑海中,泛起那张漂亮而娇俏的脸。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白建设竟能清楚的记得她的一举一动。

    可惜,那终究是一个狠心的女人,怀着孩子都作天作地,几次要将孩子打掉。

    好不容易等着孩子生下,她甚至等不及白童满月,她就丢下白童,独自跑了。

    白建设甚至连她家住哪儿,家中有些什么人都不知道。

    想起那一桩有头无尾的婚姻,白建设只有叹气。

    那段婚姻,甚至连婚姻都算不上,只是全蔬菜队的人一起吃顿饭,就算是结婚请客了。

    除了留给他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她是什么都没有再留下。

    可留下这个孩子,也给了白建设人生的无穷希望。

    现在看着白童越来越有出息,白建设也不免想,要是白童的亲生母亲看着女儿这么有出息,她会不会后悔,后悔当年不该丢下白童就跑了?

    这假想,也只能是假想。

    全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他又上哪儿去找这个身份来历都不明不白的女人?

    白建设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想着,睡了过去。

    约摸着半夜三四点钟的光景,白建设就起床了。

    他做豆腐生意,就是这样,凌晨三四点钟起床,磨豆子做豆腐,等到早上五六点钟的时候,就挨着给各个酒楼饭店送货了。

    可起来没多一会儿,他就感觉腹痛难忍,蹲了一下,似乎也没有缓角。

    其中一个伙计,倒是颇为经验:“白老板,我看你这个样子,痛的这个地方,别不是阑尾炎吧?我上次也是这儿痛得不得了,去医院一查,立刻就开刀住院的。”

    这一说,白建设也感觉不妙。

    “那好,你们先做,我去医院看看。”白建设惨白着脸,额上的冷汗,渗渗的冒。

    “要不要我们陪你去?”伙计关切的问了一句。

    “不用,你们就做着豆腐,晚点还要送货……”白建设叮嘱着一句,自己忍痛着出门。

    这凌晨四五点钟,路人行人都没有一个,更别说出租车。

    白建设痛得再度蜷缩在地上,险些满地打滚。

    他后悔,后悔刚才不该拒绝伙计的提议,让人把他送医院。

    果真,这独自一人,没个人在身边照料,真的不行。

    “白哥……”孙淑华拿着一件外套,追了出来。

    不管跟白建设现在的关系有多微妙尴尬,可听见白建设阑尾炎发了,她还是放心不下,跟了出来。

    见得白建设痛得都这样子了,孙淑华赶紧扶着他,用弱小的身体,拖着他往前走。

    白建设痛得厉害,也没什么可避嫌的,就由得她这样搀扶着。

    还好,两人的运气不算太差。

    远远的,就看着有一辆车开过来,看车顶上的标志就知道,这是一辆出租车。

    可看样子,这不是空车,里面有乘客的。

    孙淑华不知道哪来的胆量,立刻跑到路中央站着,强行拦车。

    司机吓了一大跳,可没料得有人敢这么冲过来拦车,气得直骂人。

    孙淑华也不计较,她趴在车窗处,跟司机和乘客说了有病人要急着上医院,并许诺多给钱。

    司机跟乘客看着这边痛得缩成一团的白建设,没的拒绝,拉着两人去了医院。

    果真,急诊室的值班医生,经过检查,确认白建设是急性阑尾炎,立刻就开刀住院。

    白建设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虽然痛,可不至于完全没有意识。

    看着孙淑华在那儿签字、缴费、拿检查单子什么的,白建设竟迷迷糊糊中想,幸好,她跟着一起来了,否则自己一个人过来,还不知道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