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38章 十多年不见的人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众目睽睽中,明忆拿着拖把,拖着地。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明忆却是感觉有一个世纪的那么长。

    她养尊处优的人,何曾这样丢脸过。

    本来拖个地,并不算是什么,可在明忆的感觉中,就是极为丢脸。

    她低着头拖地,一张小脸,却是因为羞愤,涨红成猪肝色。

    白童坐在病床上,默不作声的盯着她。

    从她拿着拖帕的手来看,那伸出来的手臂上,青一道紫一道的,全是鞭痕。

    她是真的结结实实被抽打过,这不是作假。

    否则,明忆这种人,不可能来医院道歉什么的。

    白培德跟白建设也在一边看着。

    他们并不是那种尖酸刻薄之人,虽然恨明忆的所做所为,但此刻也没有借机挖苦嘲讽明忆。

    明忆就这么艰难而窘迫的,将这地面草草的拖了一下。

    这真的是草草的马虎了事,平时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的人,能指望她能做得多好?只能说白家的人,也算是宅心仁厚,没有苛责她。

    可就算这样,明忆也是感觉受够了屈辱,度秒如年。

    “白童,还需要我做些什么?”明忆将拖帕往杂物间一丢,去洗手间洗了手,又回来问白童。

    她今天的任务,是要求得白童的原谅,求得白家人的原谅,否则,她怕是回去,明鹏飞还是不肯饶过她。

    “不用了。”白童答。

    “你这是原谅我了吗?”明忆两眼立刻放了光。

    白童淡淡道:“原谅了。”

    明忆好意外,还以为,求得白童的原谅,求得白家人的原谅,会很难,可没料得,就这么简单。

    江霞在旁边微笑道:“你能原谅明忆,再好不过,这件事,大家就这么揭过,以后大家还是好朋友。”

    她也在想,还好白家的人识趣。

    所谓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就算明忆做错了事,明忆已经挨了罚,也愿意来道歉认错,要是白童这些不原谅,那就是白童这些不对了。

    现在肯原谅,那就再好不过。

    “是啊,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明忆急急的表态。

    白童只是未置可否的笑笑。

    她跟明忆,永远不可能是好朋友的。

    只是希望这一次,明忆真的是受到了教训,以后不要再来有事无事的招惹自己就好。

    ****

    黎同光也是同样的带着顾娅要去跟白童道歉。

    他们是夫妻,自然不可能象明鹏飞对明忆那样,一阵狠揍。

    但黎同光对顾娅同样,是发了大火。

    这简直是目无法纪。

    而且,还是仗着他黎同光的名头做的这事,这让他如何不震怒。

    既然答应了蓝胤,这事他会回来好好处理,这道歉,是最基本的要求。

    “今天,无论如何,你得去跟那个小姑娘道歉,否则,你的职务,就暂时给停了,我也好给别人交待。”黎同光说得斩钉截铁。

    既然如此,顾娅也没办法。

    她可真没料得,这转头来,还得给白童道歉。

    跟那个死丫头道歉,顾娅可真挂不下这个脸。

    到了医院,等黎同光去打听白童住在哪一间病房时,顾娅借口去了厕所。

    顾娅磨磨蹭蹭着,只想黎同光等得不耐烦,自己去探望一下白童了事。

    从洗手间出来,顾娅甚至绕了一截道。

    刚走到过道处,却见对面一个老者,从拐角中转过来,向着这边走来。

    那一刻,顾娅竟险些疑心自己看花了眼。

    看着对方向这边走过来,顾娅立刻闪到一根柱子后,心口却是怦怦作跳。

    没错,真的是白培德。

    虽然十多年不见,可顾娅坚信,她应该没有认错。

    为什么,白培德会在这儿?

    带着重重的疑惑,顾娅左右环视了一下,确定没有别人注意自己,她才远远的,吊着白培德往前走。

    看着白培德拐进了一间病房,顾娅站在那儿,隔了好一阵,才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门口,病房门一开,又有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

    顾娅吓得立刻背转过身子去,快步向前走。

    白建设并没有注意过道上的这个女人,他现在是出来,去替白童办出院手续的。

    顾娅等走到转角处,才悄悄的回头,再度看了一眼。

    这一眼,她几乎腿软。

    那是白建设,那真的是白建设。

    白培德跟白建设都在这儿。

    顾娅象见了鬼一样,拼命的向着外走。

    在一楼大厅处,黎同光叫着她。

    顾娅一刻也不敢停留,快步向外走,根本没有听见黎同光的叫喊。

    黎同光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一把拽住顾娅的手臂:“你这是怎么了?我在叫你呢。”

    “没什么。”顾娅慌乱的说。

    “那没什么,就跟我上去吧,我已经打听清楚了,白童住在306病房。”黎同光说。

    顾娅脑子越发的嗡嗡作响。

    306病房,不就是刚才白建设出来的那间病房。

    白培德、白建设、白童……

    明忆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

    她怎么忽略了,这些人,都是姓白。

    “我不去了。”顾娅快速的说,努力瓣开黎同光攥住自己的手。

    黎同光沉了脸:“这怎么可能,来之前,都说得好好的,去跟白童道个歉,这怎么就变卦了?”

    “我不去了,我就变卦了。”顾娅大声的说。

    “你……”黎同光的脸色极度难看。

    可这公众场合,他也不便跟顾娅争执,只是压低声音警告道:“顾娅,你又在闹什么?你信不信,我回去就停你的职,关你的禁闭?”

    “停我职好了。”顾娅急声道:“总之,我不去了,你也别提我来过。”

    说罢,她急急的向着外面走。

    她走得这么快,活象见了鬼一样,最后竟是小跑起来。

    黎同光紧追了几步,见她态度这么坚决,最终也只有无可奈何,由得她去了。

    顾娅可以一走了之,可黎同光不能一走了之。

    职务坐到他这个地步,各方面,自然是得考虑周到,他得有大局观全局观,得把握好这一切。

    黎同光向着楼上白童的房间走,迎面碰上蓝胤。

    蓝胤见着他,神情肃穆的敬了一个军礼,黎同光回礼。

    “我来看看白童。”黎同光主动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