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36章 你就不要再进这个门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鹏飞继续怒斥道:“幸好黎纵没事,否则,这个仇,结大了。”

    江霞连连点头,回头帮着明鹏飞批评明忆:“明忆,你这事也做得太不对了,难怪你爸这么生气。”

    明鹏飞冷哼:“她岂止这事做得太不对?她自己犯了错,还怪到白童的身上,说是白童故意要杀黎纵,害得白童被不明不白的关起来,甚至被关到精神病院去。你说,她做的这些事,是人事吗?”

    江霞也被吓了一跳:“你说白童?就是以前救了老爷子的那个白家的人?”

    “可不是?”明鹏飞提起更是愤愤:“这大院里所有人,都知道白家对我们有恩,现在可好,居然这样去陷害别人,这样子的恩将仇报,这传出去,我们明家的人,还有什么脸见人?怕是所有人,所有同僚这些,以后都会对我们明家敬而远之。”

    “亏得前几天白家老爷子找到我,求到我面前来时,我还一口答应替人家帮忙,哪料得,居然是她在背后搞鬼。”明鹏飞越提,又越是火大:“这让我以后,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还有什么脸去见白家的人?”

    江霞也意识到这问题好严重。

    这没脸见白家的人是一回事,这传出去,让人都知道明家的人恩将仇报,那才是糟糕。

    要知道,这在外,再有能力,也得有人脉关系。

    别人知道你是这种恩将仇报的人,以后谁还敢跟你打交道?

    上级也不敢提携你,下属也不会拥戴你,平级的,更会疏远你打压你,这明家的一切,差不多也就到头了。

    “明忆,你这事,真的做得大错特错。”早前还帮着明忆求情的江霞,转头也批评着明忆。

    明忆低着头,悔恨的泪大滴大滴的掉。

    她悔恨,悔恨的不是陷害白童,她只是悔恨,为什么,自己做得不再干净利落一点。

    可现在,她只能不停的认着错,以期先平复明鹏飞的怒火。

    她跪着,连连在那儿磕着头:“爸,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们,原谅我吧。”

    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江霞心中叹息。

    明忆又哭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都没有想到发生这么严重的事,那关白童去什么精神病院,也不是我的意思,这真的不关我的事……”

    江霞终究还是心软了,她看着跪在那儿不停磕头的明忆,心中叹息,孩子始终就是孩子啊。

    明忆哭道:“爸,妈,你们就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江霞转头低声询问着明鹏飞的意见:“鹏飞,这事也发生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明忆也知道错了,还是想想这事怎么解决吧,否则,你将明忆打死,也解决不了问题。”

    “你,去医院,立刻跟白童道歉,跟白家的人道歉。”除了这样,明鹏飞暂时想不出别的方法。

    明忆抬起泪眼,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她没听错吧?

    去医院,跟白童道歉?跟白家的人道歉?

    明鹏飞目光威严的看着她:“白家的人肯原谅你,我才原谅你,否则,你就不要再进这个家门。”

    明鹏飞摞下这句狠话,自己先大步走了出去。

    等明鹏飞一走,江霞心痛的将明忆从地上扶了起来:“明忆,快起来。”

    明忆在地上跪了这么半天,早就两腿发麻,这站起来时,竟险些站不稳,江霞扶着她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拿了手帕替明忆擦着眼泪,眼光过处,全是明忆身上那些伤痕,江霞无奈的摇头。

    幸好刚才明忆挨打时,还是本能的知道护住自己的这一张脸,否则这一张脸,怕也是要破了皮。

    “妈,好痛……”明忆跟江霞哭诉着。

    她现在,能求助的,就是江霞。

    “先别哭了,去洗个脸再说。”江霞提醒着她。

    想了想,江霞阻止了:“算了,不用去洗了,我们就这个样,去医院看看白童。”

    这一说,明忆知晓,这是要去医院跟白童道歉。

    纵是心中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可想想刚才明鹏飞摞的狠话,要是白家的人不肯原谅她,明鹏飞也不会原谅她,不会再要她进这个家门……

    不,她怎么可能离开明家。

    这十来年,她在明家,已经体会到太多的好处,体会到这种特权家庭的荣耀,她怎么可能轻易的舍弃。

    “妈,万一她们不肯原谅我怎么办?难道你们真的要赶我走吗?”明忆忧心冲冲的将心中担忧问了出来。

    “怎么会。”江霞爱怜的整理了一下明忆那凌乱的头发:“虽然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我们总算养了你十来年,我心中,早就将你当亲生女儿看待的,怎么可能赶你走。”

    这一说,明忆才吃了一粒定心丸,扑过去,抱住江霞的肩:“妈,你对我真好,在我心里,你一直就是我的亲妈,我一辈子都要好好孝顺你。”

    江霞带着明忆,就这么去医院。

    明忆从车中下来的时候,还特别的遮遮掩掩,怕被人看见她现在这狼狈的样子。

    她现在完全是披头散发,脸上泪痕残留,眼睛都哭得肿肿的,身上全是被皮带狠抽过来伤痕。

    她实在怕这个样子被别人瞧见。

    可她又只能顶着这个模样来见白童。

    要求得白家人的形象,就只能卖惨。

    这样子够惨,也许,白家的人看她如此惨的份上,也就容易原谅她一些。

    明忆就这么遮遮掩掩的,找到了白童所在的那个病房。

    这病房,一般是老干部才能享受到的病房。

    而白培德,正站在楼道走廊处,看着墙上的宣传画。

    明忆见得白培德,立刻将遮掩的手放下,好让自己的惨样暴露在人面前。

    然后,她冲着白培德,斯斯艾艾的叫了一声:“白爷爷。”

    这一声,她自己也叫得颇为不好意思。

    白培德冷冷看了她一眼。

    以往,虽然知道明忆不喜白童,可毕竟也没什么大冲突,白培德也没跟明忆多作计较。

    可现在,知道陷害白童的人,就有明忆一个,白培德怎么可能再给明忆好脸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