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25章 是你狠狠推了她一把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娅跟明忆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你不会是说我们吧?”

    黎纵白了两人一眼。

    很想说你们两人一样,都趁早给我滚开,别来烦我。

    黎纵一直对顾娅是不待见的。

    这是他的后妈,从他的生母去世后,顾娅就嫁给黎同光了,当初黎纵还小,可印象中就知道后妈不是个好东西,是死活不肯让顾娅进门。

    顾娅当时可是发誓,一定好好对他,把他当亲儿子看。

    甚至为了安抚好黎纵,亲自去做了绝育手术,不会再生孩子,黎纵才勉强接受了顾娅。

    可就算这样,黎纵依旧不待见顾娅。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顾娅关切的问。

    黎纵俊美的脸显出几许的嘲弄:“肚子上被这么捅一刀,你说,能感觉怎么样?”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顾娅说,将随手带的保温桶,搁到床头柜上:“这是我让保姆在家熬的猪脚花生汤,喝了这个,对伤口有好处。”

    黎纵冷漠以对。

    顾娅也不在意,这么多年,被黎纵这样对待,已经是习惯了。

    黎纵对他的老子黎同光都是这个态度,就别提顾娅了。

    她自顾自的,将熬好的汤从保温桶中倒了出来。

    “黎纵哥哥,我来喂你吧。”明忆上前,就准备讨好。

    “我又不是断手断脚,自己不能吃吗?”黎纵没好气的回答,就要逞强自己伸手端碗。

    可肚上的伤口,令他连动弹一下就痛。

    想逞强,也没办法。

    他也不想要明忆喂。

    平时在外面跟那些女人在一起,那些女人要温柔体贴的喂他吃这样吃那样,黎纵都可以当作是小情调,可现在,由得明忆来喂他,他不乐意。

    “行了,我这会儿,没胃口,不想吃。”

    “那先搁在这儿吧,这保温桶装着,能保温,你什么时候想吃了,再吃。”顾娅好脾气的说。

    黎纵就那么半躺在病床上。

    “对了,白童呢?”他追问顾娅。

    那个胆敢捅了自己一刀的小丫头,居然不来守着自己?

    “你问她做什么?”顾娅问。

    “她捅了我一刀,怎么样也该将功赎罪,过来守着照顾我几天吧?”黎纵说得理直气壮。

    “黎纵哥哥。”明忆委屈的叫着他。

    明明她在这儿,黎纵还说要白童来守着照顾他几天,这简直是太气人了。

    顾娅也不由板了脸:“黎纵,这事你真是太胡闹了,她才拿刀捅了你一刀,你居然还想着要她来守着照顾你?不怕她再趁机给你几刀?”

    “好好的,她再给我几刀做什么?”黎纵冷笑。

    他跟白童无冤无仇的,就算被白童这么捅了一刀,黎纵也是心中极为清楚,白童根本不是有意的。

    顾娅脸色难看了。

    她就感觉,这黎纵,怎么就这么迷恋女色呢。

    平时浪荡一点,还可以说人不风流枉少年,等玩够了,自然会收心。

    可现在,都被女人捅了一刀,这是绝无仅有的事,他怎么还不省悟。

    “黎纵哥哥,你是被吓傻了吗?明明就是白童捅了你一刀啊,你怎么还感觉她好呢?”明忆可怜巴巴的提醒着黎纵,刻意提醒是白童将黎纵捅伤了这事。

    恰好这时医生过来,顾娅跟着医生去了解一下黎纵的病情,病房中,只有明忆跟黎纵两人。

    “黎纵哥哥,你现在把这汤喝了吧,你的脸色看着好惨白,失血太多,得好好补补。”明忆心痛的说。

    黎纵没喝汤,他只是玩味的瞅着明忆,这模样,有些高深莫测。

    “黎纵哥哥,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明忆不自觉的,轻擦了一下脸。

    “明忆,当时,是你推白童扑过来的吧?”黎纵不紧不慢的开口。

    这一说,明忆吓了一跳。

    当时白童也是这么说,而现在,黎纵也是这么说。

    明忆强作镇定道:“黎纵哥哥,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黎纵冷笑:“明忆,我眼睛又没瞎,你当时在白童的后面,是做了什么?是你狠狠推了她一把,她才站立不稳,直接向我这边扑过来的。”

    明忆根本不承认:“黎纵哥哥,我知道你跟白童好,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冤枉我啊。当时的场面那么乱,我都吓得躲在一边,我怎么可能在白童的后面推她一把啊,黎纵哥哥,一定是你看错了。”

    似乎怕黎纵不相信,明忆追加了一句:“不信,你问问东子他们,他们那么多人在场,都可以作证的。”

    黎纵冷笑。

    他当然不会被明忆的这么几句话糊弄。

    谁不知道东子是明忆的人啊?

    只有大院中的老一辈,才真的相信明忆是个乖巧可爱的姑娘。

    “现在白童在哪儿?”黎纵只是问这个结果。

    “我不知道。”明忆随口胡说。

    看着黎纵张口闭口就是提白童,明忆心中,对白童更为妒忌了。

    “不知道就算了,我累了,想休息,你可以走了。”黎纵不客气的赶着人。

    然后,他真的闭上眼,直接休息睡觉了。

    明忆从病房中出来,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生着闷气。

    顾娅回来,看见她坐在外面,不由问了一句:“明忆,你怎么坐在这外面?”

    明忆小嘴一憋,委屈得快哭了:“顾娅阿姨,黎纵哥哥要见白童。他想知道白童现在在哪儿。”

    顾娅脸色一变:“这怎么能由得他胡来。”

    她进了病房,黎纵依旧在装睡,对于她们的来去,是漠不关心。

    顾娅站在病床前,对黎纵道:“黎纵,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但是,关于白童的事,我跟你交个底,我跟你爸的意思都是,总要给她一点严厉的惩罚,杀鸡儆猴,省得以后什么人都胆敢随便来伤害你。你爸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是不能再出任何意外的。你不知道,当时听说你被人杀了,送医院去急救,我跟你爸命都吓去了半条。”

    这是事实,黎同光只有黎纵这么一个儿子,而顾娅,这么多年,也确实把黎纵当亲生儿子照顾着,当时知道黎纵出事,真的是吓坏了。

    顾娅说完这话,站在那儿,病床上的黎纵依旧在睡觉,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