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24章 帮着中间传个话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次倒好,人家直接要他的命。

    “唉,一言难尽。”黎同光苦笑着回答。

    “那现在黎纵的情况怎么样了?”明鹏飞问。

    “还在医院,这肚子被捅了一刀,总要养些时候,也好,让他吃点苦头,看他以后会不会改。”黎同光只能这样希望。

    他这个当老子的,就算揍儿子,也不可能真的往死里揍,而黎纵也拿准了他的脾气,所以,就越发的肆意妄为。

    “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明鹏飞说。

    刚才听白培德讲事情的时候,他就在猜想,这黎纵,应该没有什么多大的问题。

    要是黎纵真的有三长两短,黎家不可能还是这么静悄悄的,早就有消息传出来了。

    “那伤黎纵的人,你们是打算怎么处理?”明鹏飞打听着黎同光的口气。

    “没想好,看黎纵的意思吧。”黎同光再度叹气。

    “是这样,伤黎纵的人,叫白童,对吧?”明鹏飞再度确认着信息。

    “嗯,是的。”黎同光说。

    说过这话之后,黎同光才有些后知后觉。

    似乎,这白童,跟明忆这些早就是认识的,这明鹏飞也认识,再正常不过。

    明鹏飞听着这儿,心中大概也有了一个谱。

    总之,黎纵没死,白童也没多大的罪名。

    所以,明鹏飞将这打听到的情况,转告给了白培德:“老人家,我已经打听过了,黎纵只是伤了,没有生命危险,这事情,不会很严重。”

    这一说,白培德也松了一口气。

    只要没死人,凡事都有可能商量。

    “那能不能安排,让我们去看望看望这黎纵?”白培德请求着:“既然我家孙女伤了他,我们应该上门赔礼道歉。”

    “老人家,这个要求,我也只能看看黎家的人愿意不愿意。”明鹏飞没有一口答应。

    他在跟白培德打着电话,明忆过来,看见明鹏飞在忙,她就乖巧的站在一边。

    等明鹏飞挂了电话,明忆过去,讨好的替明鹏飞捶着背:“爸,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啊,跟黎家有什么关系?”

    明鹏飞揉着额:“是这样,白童的爷爷来找着我,要我帮这个忙,给黎家传个话。我寻思着,当初人家救了你爷爷,也没要过什么报答,这有事求到我这儿,这又不违背什么原则的事,我总得帮忙传个话。”

    明忆一听这话,眼珠子一转。

    她怎么可能让明鹏飞在这儿帮着传个话。

    用脚指头猜也猜得到,白童的爷爷找过来是为什么事,当然是为了白童的事。

    “爸,这事,你就交给我吧,你也知道,我跟顾娅阿姨她们关系不错,我去传这个话最合适。”明忆极为机灵的接过了这个事。

    “也行。”明鹏飞道:“你跟她们的关系不错,你去传这个话吧,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看看怎么处理吧,不可能一直将白童给莫名其妙的关押着。”

    明鹏飞在这儿,也是两难。

    明忆离开明鹏飞这儿,就是一脸阴狠。

    她可是想着无数的法子,想把白童给踩下去。

    这是送上门来的机会。

    居然阴差阳错,让白童错手捅了黎纵一刀。

    现在,完全可以借黎家的手,狠狠的收拾教训白童。

    明忆去找顾娅。

    刚好顾娅从家中出来,要去医院看黎纵。

    明忆笑得甜甜的叫住了她:“顾娅阿姨,你这是上哪儿?”

    顾娅答道:“我要去看黎纵。”

    “顾娅阿姨,我跟你一起去吧。”明忆紧跟两步。

    顾娅道:“明忆,这两天,辛苦你了,一直在医院守着,你不回家休息休息?”

    “不用,顾娅阿姨,你不是一样在往医院跑吗?你都能坚持,我也一样能坚持的。”明忆说。

    顾娅极为怜爱的看了明忆一眼:“你这孩子真是乖,阿姨就是喜欢你。”

    明忆只是抿着嘴儿笑。

    顾娅又道:“也好,这两天黎纵受伤住院,你多陪陪他也好。这样啊,他也知道了,究竟什么人才是真心对他。”

    明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两人坐着车,往医院去。

    明忆吞吞吐吐的问顾娅:“对了,顾娅阿姨,那个白童,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顾娅冷笑:“怎么处理,当然是丢进监狱,让人好好收拾收拾她。”

    这结果,倒是挺合明忆的心意。

    她已经跟东子这些人,全部都是私下串了口供,一致说是白童来酒吧找黎纵,黎纵不理她,白童才气不过,拿刀捅了黎纵。

    只要黎家要追究,白童故意伤人,逃不了三到十年的刑期。

    “从小黎纵哥哥都没有受过什么苦,这莫名其妙的被捅了一刀,我想着都替他难受。要是有可能,我都恨不得替黎纵哥哥挨这一刀。”明忆一边心痛着黎纵,一边煽着顾娅的火。

    “没事,阿姨知道你有这个心就行了,哪有让你替黎纵挨一刀的道理。”顾娅说,然后,她真的在认真思考,黎纵受这么大的罪,绝对不能让白童好过。

    医院里,黎纵已经醒来。

    娇生惯养的人,细皮嫩肉,现在伤口缝上,可那止痛针一过,黎纵就痛得忍受不了。

    真是倒霉,当个吃瓜群众围观,都被误伤。

    黎纵只能自认倒霉。

    而他的一些狐朋狗友守在旁边,这让本就痛得不舒服的黎纵,心中更不爽。

    伤口痛着,他是看谁都不顺眼,将这一群人,全给骂走:“滚,你们全给我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守在这儿,就是想看我的笑话。”

    “没有,黎少,我们就是关心你……”

    “滚,少来关心。等我哪天挂掉了,你们再来关心吧。”黎纵骂骂咧咧着,将那些人给骂走。

    等骂走了那群人,他才不顾形象的吱牙咧嘴起来,倒吸着冷气。

    不得不说,白童给的那一刀,扎得真深。

    当时他都在想,该不会就这样就死了吧?

    他这一辈子,及时行乐还没有玩够呢,怎么就这样了。

    幸好,抢救及时,没死。

    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黎纵东想西想中,病房门被推开了。

    黎纵以为又是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他又不舒服的骂骂咧咧起来:“叫你们滚,又回来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