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21章 黎纵没死就好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现在顾枉法律,是因为顾忌着黎家的后台吗?”白童直接挑明了这话。

    再笨的警察,也不可能表示得如此的差劲。

    这只能说,这一切,是因为黎家指使。

    “可你,也没打听一下我的来头吗?你要是这么动了私刑,你会后悔的。”白童也摞了狠话。

    平时的白童,是很低调的。

    可是现在,她要是再低调,她感觉,自己一定会被人往死里整了。

    那个明忆,早就不止一次两次要找自己的麻烦,这一次碰上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会趁机落石下井。

    而且,只要自己真的被投进监狱中,不明不白的死去,都有可能。

    上一世看新闻,可是有“躲猫猫”都躲死了的。

    所以,白童现在也是扯了虎皮做大旗,要先将眼前的这个狱警给唬住:“你一个小狱警,也就是一个炮灰棋子的命,你现在为了黎家,这么冲在前面。你不要没有讨好得了黎家,倒得罪了我。你要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不比得罪黎家的好。”

    这话,说得如此的笃定,这小狱警也听得心上心下。

    “坦白说,不管明忆也好,黎纵也好,我们说起来,都不算是外人,这会儿有点小事,我们吵吵闹闹,这只是我们小一辈的小纠纷,真要闹起来,各自的家长出面,也就是不了了之,你一个小狱警,需要来掺合吗?”白童越发的轻描淡写,将自己的身世,说得跟明忆、黎纵这些差不多。

    小狱警不明白了,这白童,真的是大院出来的孩子?

    要不,怎么提起跟明忆、黎纵这些的关系,如此的熟?

    所以,小狱警模拟两可着,他出去,要问问顾娅,这个白童,究竟是什么来头。

    可别为了讨好黎家,他得罪了更大的人物。

    到时候,饭碗保不保得住是个小问题,惹来杀身之祸,才是大事。

    顾娅还在外面,跟着警察局长寒喧。

    这寒喧的目的,也不过就是施压,以示黎家很在意这一件事,要快些将白童定案,将她丢进监狱吃够苦头。

    她已经得知,黎纵抢救了回来,脱离了生命危险,没大碍了。

    所以,她才能还悠载悠载的在这儿坐着喝茶。

    但是,这个白童,敢捅黎纵一刀,她死罪可免,这活罪难逃,怎么也得让白童受够苦头,才能替黎纵撑腰出气。

    小狱警出来,面有些难色。

    顾娅眼珠一转,走了出去,将小狱警叫到一边:“怎么一回事?”

    “是这样,我就是想将这丫头,一阵恐吓,好把她早早定罪。可这丫头,死活不松口,还警告我说不能动私刑,否则,她上面的人追责起来,我吃不了走,所以,我就是想问问,她是哪一家的?”

    顾娅一听这话,气得柳眉倒竖:“她上面有人?你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唬住?”

    她自己向着里走:“以往就听说,这死丫头,最喜欢攀附权贵,这当口,犯了事,还居然狐假虎威,好意思说自己上面有人,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脸在我面前来说这些。”

    她平时衣着打扮,十足的贵妇人形象,可说这话时,咬牙切齿,倒真是看着厉害无比。

    她冲进了审讯白童的那间屋子。

    白童被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门被啪的一声推开,顾娅气势汹汹的推开门进来。

    白童冷眼看着顾娅。

    这女人,白童是清楚的记得,她在医院的时候,就被这个女人,不分清红皂白的扇了一记耳光,这耳光,现在都还火辣辣的痛。

    顾娅一进来,就冲着白童冷笑:“你个野丫头,都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整天就想着攀附权贵,现在居然敢大言不惭,说你是大院长大的?还敢冒充二代三代?你是唬弄谁呢?”

    白童不语。

    刚才说那些话,只是想唬住那个小狱警,让他不敢动私刑罢了。

    现在对着顾娅,白童也不会再说这些。

    毕竟顾娅没权对她动私刑。

    白童只是关心黎纵的生死。

    黎纵的生死,才是头等大事。

    “黎纵怎么样了?”白童淡淡的问。

    “黎纵的名,是你能提的?”顾娅厉声道。

    白童看着她。

    这人取个名,不是用来叫的,那是用来做什么的?

    “他没死吧?”白童换个问法。

    “就算你全家死光了,黎纵也不会死。”顾娅恶狠狠的答。

    这一说,白童倒是知晓,黎纵没有死。

    黎纵要是死了,顾娅的神情,不会是这样。

    现在的顾娅,只是在自己的面前耍威风,但并没有多大的伤心,那证明,黎纵没事。

    “你得求你祖上烧高香保佑,否则,你十条小命,都不够赔。”顾娅连连冷笑:“总之,这次的事,我得狠狠给你一个警告,否则,省得你这些乡下丫头,不知天高地厚。”

    白童全身的汗毛都警觉起来:“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顾娅冷笑:“你等着有人收拾你就行了。你不是冒充你有后台吗?我倒要看看,谁会来保你。”

    丢下这话,顾娅趾高气昂的扬长而去。

    白童恨恨的咬着牙。

    这完全是仗势欺人。

    就因为是特权阶层,所以,她们的人,是一点亏也不能吃的?

    哪怕是个意外,都要让人付出代价?

    ****

    白培德跟白建设一天一夜的火车,终于是到了帝都。

    白培德跟白建设顾不得休息,先随便找了一个旅馆,开了一个房间,将行李这些搁下,然后,就去学校,要找打电话通风报信的艾羽熙。

    可哪料得,老师和同学都说,艾羽熙有事请假,没在学校。

    当然,包括白童,好象也是请假,没在学校。

    这是将白童这些,无声无息的就给扣押,还不想让外人知晓?

    这是要只手遮天?

    人老成精的白培德,自然知道,这中间的情况,有多严重了,这时间,更容不得有一点的拖延。

    白培德带着白建设,转头就去找明老爷子。

    这种事,还是让明家帮着打听打听情况。

    唯一的知情人都不在了,只能让明家帮着打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