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20章 你不能动私刑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大哥,你就跟老爷子一路去吧,有什么事,你们互相商量着,也有个照应。”孙淑华还是劝说着白建设。

    怕白建设有后顾之忧,她对白建设道:“放心,白大哥,你跟老爷子尽管去,家中一切我照应着,我会一直等着你们回来。”

    白建设也感觉这话在理,他对孙淑华道:“那我们走后,家中的一切,都拜托你了。那边厂房的事,就暂时停下,不要进行了,而豆腐生意,你也跟老主顾们解释解释,就说,家中出了一点事,暂时没办法供应,你就让他们,去联系别家吧。”

    这好好的生意,这么稳当的生意不做,说丢就丢,换任何来人,都会感觉可惜。

    可跟白童的安危比起来,白建设又感觉,这些都没什么。

    在他的心目中,他已经将情况料想得极坏。

    想想好,人家那边有权有势,来头不小,现在又生死未卜,这前程,真的不好预料。

    这个老实的汉子,虽然这些年做生意,不再象以前在厂里那么木讷,可也因为在外面,见识了太多仗势欺人的事,他心中对白童的事,越发没底。

    看他眉头紧锁,孙淑华劝解道:“白大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白童这丫头,我看着她这么多年,她做事,有分寸,这事,可能有什么误会。她好端端的,不可能杀人,说不过,过几天弄清楚了,就放出来了。”

    白建设苦笑。

    要真是这样,那就好。

    伙计去帮他们买的火车票。

    因为急着赶路,而当天的火车票都卖光了,伙计还好机灵,在黄牛党手中,买了高价票。

    时间,是晚上十二点钟的。

    白培德跟白建设心中再急,再想两下就赶过去,可这火车,只有那个时间段才开。

    几人闷坐在家中。

    原本一团和气的家,笼罩着沉闷的气息。

    孙淑华晚上替大家做了饭菜,可这样子,谁也没有胃口吃。

    孙淑华自己当然也没有胃口吃,可她还得强打精神,劝着白培德:“老爷子,我知道,大家现在心情不好,没心思吃东西。可是,你们这一趟去,又要坐这么久的火车,你年纪又这么大了,经不起这么折腾。你好歹,还是吃些东西,先保重身体,否则,你又急又怒,到时候一去就病倒了,白大哥又要奔波白童的事,又要照顾你,这怎么好?所谓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你在那儿病了,身边又没有个人照顾你,真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白建设也劝道:“爸,你还是多少吃一点吧。你这么不吃,我真的担心你的身体。”

    这道理,当然是正确的。

    白培德也知道,自己年龄大了,现在已经有些气急攻心,再不吃,真的容易病倒。

    他端了碗筷,示意白建设跟孙淑华:“你们也别光顾着劝我,我多少吃一点,你们也跟着多少吃一点吧。”

    “好,我们都吃。”白建设应着。

    大家端着碗,扒拉着饭。

    明明孙淑华已经将饭菜做得柔软可口,色香味俱全,可此刻吃在众人的嘴里,都有一种食不知味的感觉。

    吃过晚饭,孙淑华收拾好一切,见得白建设已经提起两大包行李,跟白培德要出门。

    孙淑华上前,帮着提了一包东西,又扶着白培德出门。

    夜风很冷,街头看着人迹稀少。

    三人站在路边好一阵,才拦了一辆出租车。

    孙淑华帮着把行李放上车的后备厢,也想跟着送他们去火车站。

    白培德语重心长的阻止了:“小孙,你就不要去了,这么晚,你去了,到时候独自一人回来,你是一个妇道人家,这么晚,在外不安全。”

    白建设也道:“我跟我爸两人直接去火车站就行了,你不用送。”

    孙淑华只好站在那儿,向两人挥手:“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放心,白童一惯吉人天相,她会没事的,我等着你们回来。”

    白培德点了点头,现在,他心情沉闷,也不想再说些什么客套话,上了车。

    ****

    白童被关在看守所里。

    被关在这儿来,完全是不符合规矩的。

    可是,顾娅那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这种事,要叫警察来,无可厚非,正常情况下,录录口供什么的,都正常。

    可白童,被带来这儿来了后,就再也不能离开。

    录口供的人,一再坚持,要白童承认她杀了人。

    这是想直接就将白童定性为杀人犯。

    “我已经说过无数次,我根本没有想杀人。当时是那一伙臭流氓,他们合起伙来想欺负我们,这匕首也是他们手上的,我只是刚好夺过来。”白童坚持着她的论证。

    “你少在这儿狡辩,他们所有人,都说是你想杀人。”

    “他们是一伙的,当然会这样说。”

    “你不老实交待对吧?”这狱警,直接恐吓着白童:“看样子,得想办法让你老实,这人老实了,才会什么都原原本本的交待。”

    白童从这句话中,已经嗅出,对方想动私刑了。

    上一世,见过了太多的人世黑暗,关于监狱中的一切,也听人讲得太多。

    只是,没料得,自己这一次,也面料着这样的事。

    “你不能动私刑。”白童看着面前的狱警。

    她被戴上了手铐,别人真要对她动私刑,她现在也反抗不了。

    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凌厉,以此来阻止着对方的这个念头:“你是一个警察,我相信,你比我更懂法律。我并不是杀了人畏罪潜逃,谈不上什么刑事案件,何况,黎纵现在死没有死,也不清楚。如果他没死,那最多,只能算是民事案件……”

    “不要跟我谈这些,总之,你现在就是杀人了,你痛快承认了,大家都省些事。”狱警硬着头皮说。

    他现在,也是按着黎家的指示办事。

    总之,要将白童关进牢中,让她吃吃苦头。

    甚至,还准备把白童说着是在酒吧中的陪酒女郎之类的,这样,更好把案子定性。

    可白童,现在就是不能承让。

    她现在要是承认了,那才真的是死路一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