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18章 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黎纵没晕,他苍白着脸,痛苦的道:“救我……送我去医院……”

    他这么一说,那些混混也是如梦初醒。

    还是先救人要紧啊,可别真让黎纵死在这儿,这要追究起来,谁也逃不掉。

    一众人,立刻给黎纵作了简单的包扎,然后将他快速的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白童也跟了过去。

    纵是重生一世,她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那一刻,她真的是心乱如麻,怎么也料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居然是亲手将匕首,给捅进了黎纵的肚子。

    甚至此刻,她满手都是血,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等黎纵被送进手术室急救的时候,明忆在一边,哭着骂白童:“白童,你好狠,居然想杀黎纵哥哥,要是黎纵哥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明忆,是你从后面推我的吧?”白童颤抖着问出声。

    她根本没想杀人。

    当时场面混乱,她只是想将匕首从别人的手上夺过来。

    就是刚好夺过来的那一瞬间,她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才站立不稳,拿着匕首给扑出去,就好巧不巧的捅进了黎纵的肚子。

    明忆失声尖叫:“白童,你别胡说八道,你现在杀了黎纵哥哥,你就想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白童手都在发颤。

    要是黎纵真的死了,她就算杀人了。

    很快,黎纵的家人,得到了消息,也是急急的赶到医院。

    最先赶到的,就是顾娅。

    估计这个时间点,顾娅都准备睡觉了,头发蓬松,里面穿着睡衣,外面是随便套了一件呢大衣就赶到医院。

    明忆一见顾娅,就娇滴滴的扑过去:“顾娅阿姨,你可来了,吓死我了,黎纵哥哥流了好多的血,我真怕,我真怕黎纵哥哥有何三长两短。”

    “不许胡说八道。”顾娅声色俱厉的阻止了明忆后面的话。

    虽然黎纵只是一个继子,可顾娅是从小看着他长大,在他身上所费的心,不比亲生儿子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顾娅问:“好端端的,黎纵怎么就送医院来急救了?”

    “是她,是她拿刀捅了黎纵哥哥。”明忆哭泣着,将手往白童身上一指。

    顾娅俏脸一板,极为怨恨的剜了白童一眼。

    不等白童解释什么,顾娅就一记耳光甩在了白童的脸上:“我最恨你们这些女人,厚颜无耻,整天跟黎纵纠缠不清。”

    白童的脸,瞬间火辣辣。

    她怎么都没料得,这个顾娅,居然不分清红皂白就打人。

    而黎同光,现在也是带着警卫员是匆匆赶了过来。

    唯一的儿子受伤进了医院,他这个当老子的,再忙也得赶来。

    见顾娅还要动手打白童,黎同光碍于身份,还是阻止了顾娅:“你闹什么,这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黎纵哥哥还在抢救……”明忆哭得更是伤心。

    她喜欢黎纵,现在心痛得哭,是一点也作不得假。

    “要是黎纵有何三长两短,你十条命都不够赔。”顾娅再度狠狠的警告了白童一句。

    ****

    白培德在家中喝着茶。

    今天中介公司也没什么事,除了有两单过来问询工作的人,也没别的事。

    他坐在那儿,慢条斯理的品着茶。

    这茶,还是年前,蓝胤跟白童一块儿来时,特意提来的上好的铁观音。

    对于白培德这种老人来说,虽然吃过不少苦,但也是有品味的,自然知道,这茶不错。

    可今天喝着这茶,他坐在那儿,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甚至眼皮,直直的跳。

    白培德一惯不信鬼神,可眼下,他总有一种感觉,会有什么大事会发生。

    想想白童,那孩子,一惯聪明,又有主见,没什么事值得担忧的。

    白培德就想,是不是白建设这边,出了什么事。

    毕竟这开春了,那地皮的各种手续,也办下了来,正在动工,要快些将这个豆腐加工厂给建起来,还能领到一些下岗就来补助,甚至,可以招一些下岗工人,解决他们的问题。

    该不是,这动工修建,有什么事要发生?

    白培德想想,确实放心不下。

    提醒孙淑华将屋子看住,他去了白建设施工的那儿。

    白建设正在那儿,指挥着那些建筑工人,要求他们怎么怎么建,这地,要怎么平,见得白培德老态龙钟的走下来,白建设不由快步迎了上去:“爸,你怎么来了?”

    “我放心不下,过来看看。”白培德说。

    白建设扶着他:“哎,你小心点,这儿四处乱糟糟的,你要是摔倒碰着的,怎么办?”

    毕竟白培德的年龄大了,他才是重点关注的对象。

    白培德也不敢托大,他现在是真的服老了。

    由得白建设扶着他,他认真的看了看施工的现场,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不象有什么事要发生。

    白培德还是在那儿,陪着白建设认真的监工着,以免发生不测。

    等收工的时候,白建设陪着白培德往回走,还没走到家,孙淑华却是一脸惨白的跑了出来,一见着他们,就大叫道:“不好了。”

    孙淑华跟着他们,也好多年了。

    大家都清楚,孙淑华的个性,不是这么冒失的人。

    她在这么嚷着,真的是有大事发生。

    果真,就听得孙淑华叫道:“白童出事了。”

    白培德脑子嗡的一声响。

    果真,担忧的事发生了。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

    倒是白建设,人比较老实,反应自然要木讷迟钝一点,问着孙淑华:“什么不好了?”

    他第一想法,是不是那几个做豆腐的伙计,出了什么事,急着就要跑回去看情况。

    孙淑华哆嗦着唇,急得语无伦次:“是白童,白童出事了……”

    “白童出什么事了?”白培德稳下心来。

    先有着不好的心理预期,他自然就抓着重点。

    “刚才白童的同学打电话来,说白童杀了人,现在被关起来了。”孙淑华脸都吓白了。

    这一说,不仅是白建设被吓得不轻,而白培德似乎也承受不起,险些晕倒。

    这人老了,哪还惊得了如此的刺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