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10章 这事根本没商量的余地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军嫂,固执着不肯起来,可蓝景山行武出身,他的手劲不小,硬是将这军嫂给从地上扶了起来。

    这军嫂也看出,这冯露似乎跟蓝景山交情不错,她怕蓝景山徇私,对蓝景山哭诉道:“我婆婆,辛辛苦苦就养大了一个儿子,就送到部队来当兵,这好不容易才来部队探探亲,结果就碰上这样子的事。我婆婆就是这个女人推的,根本不关外人的事,就是这个女人,一把把我妈给推在地上。还说是什么军医,她分明比泼妇都不如,至少泼妇还不至于这么狠心对待老人,更不会推得人家在地上骨折。首长大人,无论如何,你得替我们作主。”

    白童抿着嘴儿,在旁边不动声色的补充道:“你放心,这位首长大人,叫蓝景山,是这军区的军长,他一惯最是大公无私,这事他一定会替你们主持公道,不会让你们受欺负的。何况,还有这么多人在场作证。”

    其实白童说这话,也是有些顾忌蓝景山徇私。

    上次,可是偷听他跟周凤茹的谈话,说他感觉对冯露愧疚,对冯露自然而然就多迁让了几许。

    别的事,他想迁让,那是他的事,可今天这事,白童是决不许蓝景山来迁让的。

    所以,白童是先将蓝景山的身份亮在这儿。

    他堂堂的一军之长,身份在这儿摆着,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要徇私,那可真是不怕人耻笑。

    蓝景山看了白童一眼,呵呵,这未来的儿媳妇,现在是早不早就摆自己一道?

    说话间,部队的军医赶到,对那老大娘的情况作了一个初步的评估,跟白童初期的判断是一致的,骨折。

    担架很快就将老人抬了出去,那军嫂,不安的看了蓝景山一眼,可又不可能不管老大娘,她只好又一路追了出去。

    蓝景山本来还有要事在身。

    可碰上这么一档子事了,他也不可能轻易的抽身离去。

    这事,他必须得当众做出一个公平合理的处理。

    相关人员,都被带回了部队。

    郑丹秋将人推倒在地,造成骨折,这是怎么也抵赖不了的事。

    所以,郑丹秋跟冯露,听着要赔偿别人的医药费,两人都没有说什么。

    可听到最终,郑丹秋不仅仅要赔偿医药费,一样要全军通报批评,而且,要将她给调配到边防线上。

    这个结果,可是郑丹秋跟冯露怎么都不能提受的事情。

    “这怎么行?”冯露先嚷开了。

    郑丹秋也急急道:“不,我不要,我不要去什么边防线上。”

    那边防线上,多苦多累的啊,不是高山,就是边缰,气候又不好,在那儿去当军医,那简直是受不完的罪。

    蓝景山沉着脸,一言不发。

    冯露更是苦苦哀求:“蓝……蓝军长,你看,今天这事,我家秋秋也是无心之过,这赔点医药费什么的,我们都认了,可不要将秋秋调去边防线上啊,秋秋还这么年轻,哪受得了这样的苦。”

    蓝景山沉着脸:“是感觉我这样的处罚不合适吗?那好,这事,我转移到政治部那边,由得他们来处理。”

    一听要交到政治部处理,冯露更慌了。

    那政治部的人,可是一个个严厉得出了名的啊。

    只怕这事转到政治部去,处罚还要重一些。

    “蓝军长,你就不能看在从小看着秋秋长大的份上,这一次,放过她吗?”冯露也急了:“蓝军长,我给你跪下吧……”

    蓝景山彻底的怒了:“起来。你还是个军人吗?动不动就什么下跪?”

    “当初,郑丹秋不顾职业道德,私自攥改蓝胤的病历资料,你也是求到我这儿来。我考虑着,蓝胤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徇私,强行将这事给压下了,以免别人说我仗着有些权势,打压别人,小题大作。可现在,郑丹秋是屡教不改,更在公众场合肆意羞辱她人,将别人推倒在地。就算你是无心之过也好,可事情发生后,你郑丹秋又是怎么一个表现?你根本没有一点当医生的觉悟,大错铸成,没想怎么挽救一下,反而在那儿诸多推托。”蓝景山此刻是痛心疾首的怒斥着郑丹秋的所作所为。

    在他看来,一个人犯了错不要紧,伟人都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可郑丹秋那模样,哪儿有想悔改的意味,分明就是在逃避责任,置别人的安危于不顾,只想自己怎么逃避责任。

    “何况,这一次,郑丹秋伤害的,是我们部队的优秀战士的家属,我作为一军之长,我决不可能允许这种事在部队中发生,我不能让我们的战士流血又流泪。所以,这一次的事,就这么决定,除了赔偿医药费,你们还得去医院,好好看望看望别人,给别人赔礼道歉,请求别人的原谅。”蓝景山的话,掷地有声。

    他的态度如此的强硬跟坚定,是根本不会再有任何改变的可能。

    郑丹秋急疯了。

    看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再改变的余地,她率性是破罐子破摔,指着安静站在一边的白童,愤声骂道:“蓝伯伯,你只顾指责我,说我屡教不改,说我诸多推托……是,我承认,是我推倒了那老太婆,可是……可是,要不是因为白童,我会犯这种错误吗?”

    原本白童是在冷眼旁观,看蓝景山如何处理。

    现在,见郑丹秋又将罪过怪到自己的头上,白童都不由好笑。

    她一脸嘲弄的望着郑丹秋问道:“你这意思,是我让你犯了这个错?是我让你大清晨的去堵着别人的门骂?还是我拉了你的手,去推了那位老大娘一把?”

    这话问出,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郑丹秋的这个说法,是多么的不可理喻。

    可郑丹秋偏偏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怎么不怪你,要不是你住在那儿,我会来堵着你的门骂?我更不会去推别人一把。”

    白童默默的擦了擦汗,为郑丹秋的神逻辑而鞠了一把汗。

    “敢情,这部队招待所,还开错了,我连住在招待所,都是一个错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