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09章 我家秋秋救死扶伤最拿手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刻,冯露在后面,也是紧追慢追的追到了这部队招待所,听见前面围了一大群人,似乎发生了什么意外,有个老大娘还躺在地上,在痛苦连声的呻吟,又见得蓝景山的警卫员在给军区医院拨打电话,似乎在通知叫医生。

    冯露一时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可看见蓝景山在这儿,当然是不肯放过这个挣表现的机会,立刻过来,拉了郑丹秋的手,对蓝景山道:“蓝哥,这是有病人呢?没事,我家秋秋就是部队的军医,她的医术好着呢,让她来看看,她救死扶伤最拿手了。”

    一直围观的众人,听着冯露这句恬不知耻的话,都险些呕吐了。

    妈呀,真是一个比一个还不要脸啊。

    郑丹秋的脸涨成猪肝色,她感觉,冯露这么不明究里的跳出来,这哪是在帮她,这分明是在实力打脸。

    她只能拉了冯露的手,摇了手,使着脸色:“妈……”

    她叫一声妈,众人都是听明白了两人的关系。

    搞半天,女儿在这儿象个泼妇似的骂街,惹出了祸事又不认帐,害得要叫部队医院的出现,这当妈的还好意思跑出来,说自己的女儿医术好得很,救死扶伤最拿手?

    这简直是年度最好笑的笑话啊。

    “没事,秋秋,这种场合,你不应该谦逊,这作为一名军医,我平时教你的都上哪儿去了?任何时候,都要想着自己的职责,要发挥白求恩精神,要时候救死扶伤。”冯露还在鼓动着郑丹秋:“别怕,妈在旁边支持你。”

    蓝景山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而旁边守着大娘的那位军嫂,却是恨恨的冲着冯露呸了一句:“你少在这儿不要脸,就是你女儿把我妈推倒的,你还有脸在这儿提什么白求恩精神,提什么随时要救死扶伤?”

    “啊?”冯露被这话吓了一跳。

    可看看那个军嫂气愤的模样,又看看郑丹秋此刻满脸愧色,想必,这事,是真的。

    “秋秋,这是真的假的啊?怎么可能是你推倒别人的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冯露假意询问着郑丹秋,可话题,已经开始慢慢往偏的地方引。

    她的秋秋,这么好,这么乖,这么听话,这么懂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就算她的秋秋做出这种事,也一定是别人支使的、嫁祸的,要不,她的这么好、这么乖、这么听话、这么懂事的秋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妈。”郑丹秋红着眼,险些哭了。

    别的事,她可以不在乎。

    可这些事,被蓝景山看见了啊。

    “妈,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小心,是她先拿拐仗来打我,我就推了一下。”郑丹秋委屈的说,甚至向着冯露使了一个眼色,向蓝景山那边看了看。

    今天这事,得将蓝景山搁平才是真的啊。

    否则,本来自己跟蓝胤的事就已经没指望了,要是蓝景山再对自己的认知不好,那不更坏事了。

    冯露接着郑丹秋的眼色,跟着望了过去。

    可她看见的,不仅有蓝景山,还有蓝景山旁边的白童。

    白童蹲在那位大娘的身边,正在安慰着那位老大娘:“大娘,你忍着一点,医生很快就来,你别乱动……”

    冯露理所当然的,就把这事,联想到白童的事上了。

    她跟白童已经交过一次锋,知道这小丫头,看着人不大,却是伶牙俐齿的,上次在部队,不就是生生的逼得非要自己全军念了检讨吗?

    这一次,自己的女儿,肯定也是被白童陷害。

    自己的女儿,跟这老大娘是无怨无仇,根本没理由来对这老大娘动手。

    本来女儿是要气冲冲的来找白童的麻烦的,有气,也应该是冲着白童撒,怎么可能撒到别的老大娘身上去?

    “秋秋,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一惯是善良又听话,你怎么可能无怨无故的推人家这位老大娘,是不是别人别有用心的,将这大娘推出来当了什么挡箭牌啊?”冯露故意拨高了声音。

    这是引着大家往坏的方面想,就算郑丹秋推了这老大娘一把,也是无意中的事,是这大娘自己成了挡箭牌。

    这话,也是间接说给蓝景山听的。

    蓝景山脸色更是难看得可怕。

    之前的一幕,他是看得一清二楚,又岂会被冯露这几句话给带偏。

    他进这招待所,一进来,就是被郑丹秋那泼妇骂街似的话给惊呆了。

    这真是冯露教导出来的好女儿?

    这真是自己当初选定了要当自己儿媳妇的人?

    平时在自己的面前,一副温柔体贴懂事大方的模样,那是装的?

    想着昨天郑丹秋跟白童在一起的事,那故意跌倒,就有些栽赃嫁祸白童的意味,幸好,当时郑丹秋没有蠢到家,没有直接说是白童推倒了她。

    可今天,这模样,完全是算什么?

    所以,蓝景山就站在不远处,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后来的一切,他是悉数看在眼中,看着郑丹秋做错了事还不认帐,还想开溜,他才忍无可忍的出头。

    可心中,不仅是对郑丹秋失望至极,现在连带着,对冯露也颇为不满。

    明明他是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这冯露,还想替郑丹秋做狡辩?

    蓝景山额头突突的跳。

    “首长,你得替我们作主。”那个军嫂倒过扑过来,跪在蓝景山的面前。

    再没眼力,她也能看得出,蓝景山是个大官,而且,看样子,这惹事的两个女人,跟这个大官的关系还不浅。

    所以,她就跪在蓝景山的面前,连声道:“首长,你得替我们做主,我们婆媳二人,来这部队探亲,就住在这旅馆,一大早还没有睡醒,就被人家来堵着门口骂,各种难听的话都骂出来,我在家经营着庄稼,照料得公婆,自问是清清白白,可人家就来毁我名声,甚至,一开门,就一巴掌就给我扇过来。我是不服气,才回了两巴掌。”

    蓝景山伸手将她扶了起来:“这位同志,有什么事,你起来,慢慢说,这事,我会替你们作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