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08章 蠢不可及的郑丹秋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郑丹秋被这两耳光直接扇蒙了,跌坐在地上,而后,屋子中,又颤颤微微的走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婆,直接抡起手中的拐仗,向着郑丹秋的身上砸去:“你个神经病,一大早就跑来骂门。我这媳妇,在家又贤惠又勤快,四邻八村的,可没任何人说过她不好,这到部队来,居然由得你往她身上泼污水。我打死你个混帐东西,敢这样污蔑我儿媳妇,毁她的声誉清白,看我不打死你……”

    老太婆愤愤的骂着,一边骂,一边真的拿着拐仗往着郑丹秋的身上打。

    四周看热闹的人,皆是想,确实该打,这一大早的,就跑人家门口来骂人,骂人家狐狸精,勾引人什么的,谁听了,都会生气想打人吧。

    何况,人家这大嫂,一看就是名军嫂。当军嫂都是多苦的,人家独自在家种着庄稼,照料着老人,难得来一趟部队看丈夫,就被人这么的追上门来骂,谁受得了。

    要说狐狸精,这穿着嫩黄羊毛衫的年轻女人,看上去才象是个狐狸精,人家那农村军嫂,跟狐狸精是八竿子打不着。

    所以,大家都是帮着这老太婆和农村大嫂说话,指责着郑丹秋:“打得好。”

    “可不,骂别人是狐狸精,也不看看,究竟是谁象狐狸精。”

    “这种话,毁人清白的,无凭无据的,可不要乱说。”

    郑丹秋被这些人说得火起,扭头望去,却见白童从另一间的屋子中站出来,那一刻,郑丹秋又惊又怒。

    为什么,白童是在另一个房间中?

    想也不想,郑丹秋就指着白童骂开了:“你个狐狸精,你居然换房间了,你个不要脸的。”

    围观的人齐齐想,这女人,神经有问题吗?怎么是见谁咬谁?看谁都骂狐狸精啊?

    那老太婆,愤愤的骂道:“你才是个狐狸精,我打死你。”

    她这一拐仗下去,是谁也没有出面劝一下。

    郑丹秋还要准备冲过去撕白童,见得这老太婆一拐仗下来,郑丹秋也是火起,直接一把将老太婆给推了开去:“死老太婆,滚开些。”

    她这一推,力道不小。

    而那老太婆,本来就是上了年龄,走路都是颤颤微微,被郑丹秋这么一推,站立不稳,一下摔倒在地。

    随着她的一声大叫,甚至听见某种声音的清响。

    郑丹秋本就是军医,她自然是听清楚了,刚才那似乎,是骨折的声音?

    那一刻,郑丹秋吓得懵了。

    “妈,妈,你怎么了?”那个军嫂慌了,急急就要过来扶这个老太婆。

    “别乱动。”白童站出来,及时的阻止了那位军嫂。

    她虽然没有学医,可这些医学常识,她倒是清楚明白。

    因为家中有爷爷,她怕爷爷有何意外,对于一些老人常见的会发生的情况,都是仔细的研究过的。

    特别是这种年纪大了的老人,一个摔倒,骨折,脑溢血之类的,这是常有的事。

    她阻止着那位军嫂,对她道:“你别乱动,这位大娘看样子,有些骨折。”

    地上的老太婆,也是痛得哭天嚎地:“妈呀,痛死我了,我这把老骨头啊……”

    这种情况,真的不是普通的人能处理的,白童将视线,移到郑丹秋的身上。

    她是军医,这种情况,应该找她。

    “郑医生,你过来看看。”白童示意着郑丹秋。

    郑丹秋是被这意外的情况吓着了。

    此刻,她忘记了她身为一名医护人员的最基本的准则,害怕白童是在故意害她。

    她向后退了几步,替自己辩解道:“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似乎,这么说两句,根本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旁边围观的人都仗义出声:“什么不关你的事,我们都是看着你把别人推倒的。”

    “自己做错了事,居然还要狡辩,想推责任。”

    郑丹秋就势将手一指,指着白童道:“这些事,都怪她,要不是她换了房间,我怎么会骂错人。”

    白童听着这些话,一脸茫然。

    搞半天,这郑丹秋是追上门来骂自己的?

    刚才听见郑丹秋的骂门声,白童可压根儿没联想到,郑丹秋是找上门来骂自己的。

    自己跟郑丹秋并没有什么矛盾吧?昨天才第一次见面,自己也没有得罪她啊。

    何况,自己一直住的这个房间,她自己找错了房间,怎么也怪到自己的头上。

    可现在,不是来理论这些的时候,白童只是提醒郑丹秋道:“郑丹秋,你是医生,现在这大娘,骨折了,你得看看。”

    “看什么看?”郑丹秋直接甩手:“别想将这事,给赖在我的头上。不关我的事。”

    “混帐。”蓝景山气得豹眼圆睁,粗着嗓子吼了一句。

    他声音洪量,真正的气势如虹。

    那些围着看热闹的人,都不由扭头向后望去,在见得一身戎装满脸严肃的蓝景山,都知道是个厉害的人物,自发的让出了一条道,蓝景山走了过来。

    “蓝……蓝伯伯……”郑丹秋语无伦次的叫着蓝景山,可没料得,这一幕,居然被蓝景山看见。

    白童一见蓝景山,立刻道:“蓝首长,你来得正好,这位大娘跌倒了,初步估计是骨折,我想请郑丹秋这位军医帮忙看看,做做应包处理,她居然推托。”

    白童是刻意的咬重了“军医”这两个字。

    不管郑丹秋跟蓝胤以往的事怎么算,白童都不想作任何评价,毕竟当初是蓝景山跟周凤茹主张的事。

    可刚才发生这事,真的是刷新了白童的认知。

    作为医生,救死扶生是最基本的准则。

    明明这大娘,就是被郑丹秋给推倒的,结果,郑丹秋各种推卸责任不算,连作为一个医生最基本的准则都不顾了。

    为了逃避责任,看着别人在这儿受苦,也不会多搭一把。

    蓝景山自然是将刚才的那一幕看着眼中。

    否则,他也不会气得出来干涉这事。

    “小赵,马上打电话,通知部队医院来人。”蓝景山沉声下着令。

    “是,军长。”小赵敬了一个军礼,立刻就用这部队招待所的电话,开始给部队医院打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