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05章 不忍心多为难白童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是我没有努力,我不会有那么好的剧本问世,也不会来到你的部队作文艺交流汇演,虽然这中间,可能你起了一点作用,但我想,就算不来你这边的部队作文艺交流汇演,我们一样,会去别的地方作演出……”

    “我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算是单亲家庭长大,我不敢说我有多好,但我是一步一步的,在努力向前走,就算我跟蓝大哥最终有缘无份,不能在一起,但至少,我努力过。”

    “所以,只要你不反对,我一定一定,会付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努力让自己更优秀,能获得你们的认可。”

    白童沉声说着,最终,却是深深的向着蓝景山鞠了一躬。

    “白童……”蓝胤低沉的嗓音,在身后传来。

    白童回头,就见得蓝胤穿着军大衣,跟白玉龙并排站在不远处。

    刚才白童的这一番话,他是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

    暖暖的爱意,在心中流淌。

    蓝胤一惯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他的身份,注定了他在部队中,一惯都是严肃冷峻的。

    可此刻,白童的话,是击在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为了能跟他在一起,白童是吃了多少的苦,努了多少的力,他是亲眼看见的。

    他是见证了她如何一步一步,从一个胆小、懦弱、自卑、处处受人欺负的小姑娘,渐渐成长到了这一步。

    固然,她现在,还没有强大了大放异彩,可是,她一直在坚定不移的向前奔跑,她的前途,一样不可限量。

    以后,究竟谁比谁更优秀,谁配不上谁,这可难料。

    何况现在,在面对父亲的质问,蓝胤不可能让白童独自一人,承担着这一切。

    蓝胤踏步上前,哪怕腿上还受着伤,他强绷着,努力让自己的步伐平稳,不会露一丝的异相。

    然后,他站到蓝景山的面前,不动声色将白童护在身后,面对面的、平静的对蓝景山道:“我说过,我喜欢的女孩子是白童。不管你们反对不反对,我都是会跟她在一起的。”

    这话,虽然说得平静,可里面的决心,却是如此的坚定。

    蓝景山皱着眉道:“行了,我又没说反对你们,你在我面前来示威做什么?”

    白童立刻道:“蓝军长,谢谢你不反对我们,可是这事,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跟周教授说。”

    “行。”蓝景山倒是一口应允。

    想着人家姑娘,为了配上他的儿子,一直在努力,并不象郑丹秋之流,只会耍些诡计和心眼,蓝景山也不忍心多为难白童。

    “这事我不会说,不过你们自己,好自为之,我看你妈的意思,并不怎么接受白童当儿媳妇。”蓝景山提醒着。

    “我知道。”蓝胤抿唇沉声说。

    要是周凤茹愿意让白童当儿媳妇,早就会提了,而不是认白童当什么干女儿。

    ****

    天色渐暗,冯露踩着稳健的步伐回部队。

    这年前年后,她带着文工团四下慰问演出,各个基层都走一圈,可真是把她忙得团团转。

    现在,演出任务完成,她终于可以是松一口气了。

    等她回去的时候,却见得白玉龙陪着白童向着部队外面的招待所走去。

    这是部队的招待所,平时有家属之类的来,都是住在这儿。

    现在白玉龙也是带着白童来这儿。

    时间太晚,白童肯定是不能再赶回学校,要在这儿住一晚的。

    冯露远远看着这两兄妹的身影,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可是令她丢尽脸面的人啊。

    当初还害得自己当着全军念了检讨。

    这样想着,冯露更恨。

    看着两人进了招待所,冯露走了两步,却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

    她此刻,起了点龌龊的念头。

    这两人,说是兄妹,感情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冯露想着这些龌龊的念头。

    要是这两兄妹,不仅仅是兄妹这么简单,两人在招待所的房间中,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做点什么出来,被自己抓个现场,不是可以洗清以往的冤屈吗?

    冯露就带着这样恶意的念头,折返回去。

    白玉龙已经带着白童进了招待所,替白童要了一个房间,带着白童去了房间。

    冯露鬼鬼祟祟的跟了进去,看着两人进了房。

    刚准备过去偷听点什么,可白玉龙已经从房间中退出来,冯露吓得赶紧背过身去,站在那儿,假意开旁边屋子的门。

    白玉龙随意的瞟了一眼,看见一个穿军装的背影,也没在意,只是跟白童说了一句:“那你早点休息,我回部队去了。”

    看着白玉龙就这么离去,冯露大失所望。

    还准备拿着他们兄妹俩在一个屋子的事大做文章呢,哪料得,白玉龙就这么走了。

    冯露也只好侧着身子,半遮了脸,快步走开。

    冯露回家的时候,正看着郑丹秋半弯了身子,在洗衣池上用力的擦着她的医用白大褂,白大褂上,明显好大的一块污迹。

    “怎么衣服脏成这样了?”冯露随口问一句:“什么时候医院也这么脏了?”

    郑丹秋一听这个,气不倒一处来,拿着洗衣刷的手,往衣服上重重一磕:“妈,你别提了,今天我简直是气死了。”

    “怎么了?”冯露关切的过去:“秋秋,衣服搁着,晚点妈帮你洗,你倒是说说,怎么了什么事,看你气的。”

    郑丹秋回到客厅,在沙发上重重的坐下,道:“妈,今天的事,真的气死我了。”

    “说说,谁敢来惹我家宝贝女儿生气啊?”冯露问。

    “哼……”郑丹秋冷笑:“现在是人人都可以来惹我了。”

    这一说,冯露更惊讶:“谁?”

    好歹她还是文工团的团长啊,好歹郑丹秋也算是军医啊,能随便人人都可以惹的。

    “妈,这一次,蓝胤出任务,为了救下面的战士,他受了伤。”郑丹秋讲着事情经过。

    “蓝胤受伤了?”冯露眼珠子一转:“这样大好的机会,你要抓住啊,要上门关心一下,何况,你是军医,去看他,完全是明正言顺的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