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78章 跟你们说个更巧的事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说,别说白建设意外得张大了嘴,连白培德也感觉简直是太意外了。

    孙淑华也是连声道:“怎么居然有这么巧的事啊。”

    “对啊,简直是太巧了。”夏小云也道:“在部队,居然都能碰上蓝大哥的父亲,亲自给白童颁奖。坐个火车,也能碰上蓝大哥的母亲,简直是不要太巧了。”

    白童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巧,平时我都是习惯听爷爷的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能顺手帮人一把的,就帮了一把。这帮的人多了,其中就恰巧有蓝大哥的母亲罢了。”

    孙淑华对这话倒是颇为认同:“你这话,我是很认同,当年,你就是这么帮了我们,我跟小云现在能过上这么安稳的日子,是很知足的,我跟小云都决定了,只要你们一天不赶我们走,我们就一直呆在这儿。”

    白建设连连表态:“说什么呢,我们没把你们当外人,早就当自己一家人了,只要我们有一口吃的,不会让你们饿着,更不会赶你们走。”

    跟孙淑华客气后,白建设又在认真的想着那次在火车上看见周凤茹的情况:“嗯,看样子,她倒是很知书达理的样子,跟我们谈吐说话也客气。”

    这么一想,白建设对这一桩婚事,倒是更为满意了。

    有那样的一个亲家母,想必,也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令白童难堪。

    “能说说具体是怎么一个情况吗?”白培德在旁边追问一声。

    他见过蓝胤的父亲,可没有见过蓝胤的母亲,从白建设的嘴里侧面打听一下,也算不错。

    清楚了为人,也好替白童谋划一二,省得以后白童真的受伤受气。

    白建设就将上次火车上的事,跟白培德再度讲了一下。

    虽然事情过去这么久,一些细节上的事,他记不得了,但唯一记得的几点就是,蓝胤的母亲,就是白童这个大学的教授,而且,似乎跟白童早就认识,看过白童写的那些作品,跟白童早早就在通信,两人颇为聊得来。

    这一说,白培德微微颔首。

    看样子,情况不是那么糟糕。

    不管是第一次见蓝景山,还是见周凤茹,至少,白童的表现得极好的。

    “那就好。”白培德再度点头:“我就怕初次见面,落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以后,就多生些波澜。虽然我们白家,家世是普通了一点,但也不想白童在这个家世上,太过悬殊,被你们家瞧不起。”

    “不会的。”蓝胤沉声回答:“至少我父母现在对白童都是极度喜欢跟欣赏。”

    白培德未置可否,只是端着酒杯,向蓝胤示意一下:“来,别光顾着聊天,这酒该喝还得喝。”

    在他看来,虽然蓝景山跟周凤茹现在对白童极度喜欢跟欣赏,那大概,也是鉴于白童在部队立得有个军功在身,又在火车上无意中帮了周凤茹一把的结果。

    但如果,要换作当蓝家的媳妇儿,估计,也不会这么顺当。

    他这担忧,跟白童内心的担忧,其实是差不多。

    这作为普通朋友交往,跟嫁入蓝家,是两个概念。

    只是,现在难得大家在一起团聚,一个个兴高彩烈,气氛融洽,白培德也不想在这儿说点什么扫兴的话。

    “来来,大家都吃菜。”白培德又示意着大家。

    “爷爷,你也吃菜。”白童主动替白培德挟着菜。

    “好。”白培德笑微微的点头。

    蓝胤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

    他从小,是极少感受家庭的温暖,蓝景山跟周凤茹长期不合,都没有在一起什么,他这个当儿子的,基本上没有跟他们在一起吃过一顿年饭。

    可现在,在白童家中,这么多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倒是令他很充实。

    在饮掉杯中的那点酒后,他缓缓道:“刚才,你们都说白童见我父母是很巧的事,那我现在,再说一件更巧的事。”

    “还有什么事很巧?”夏小云一边啃着糖醋排骨,一边问。

    而白童,大概已经猜得蓝胤要说什么,不由望了过来:“蓝大哥……”

    “当初,白童在部队去探望白玉龙,立个人三等功,因为她提供的消息准确而及时,所以,将我,给救了回来。”蓝胤缓缓补充。

    夏小云筷子上的那一块糖醋排骨,掉了下来。

    “瞧你这孩子……”孙淑华嗔怪的说了一句。

    而夏小云浑然不觉,只是追问:“什么?白童立三等功,就是因为提供的消息准确及时,将你救了回来?”

    白培德这一下,是彻底的给震惊了。

    这就是所谓的冥冥中自有天意?

    白建设也是激动得搓着手掌,不知该如何表达了:“你说,这怎么就这么巧?不,应该说,怎么就这么有缘呢?都这么有缘,我们怎么好意思再来反对你们?”

    夏小云只是转转眼珠子,打量着白童一眼,又打量了蓝胤一眼。

    看样子,她八成也想说点什么救命之恩之类的话。

    白童立刻挟了一块烤鸭放到夏小云的碗中,提醒道:“你快吃吧,你牙好,多啃点。”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俏脸,却是微微的有些发烫。

    “是啊,既然这样,我们更没理由反对了。”白培德低声道。

    他感觉,自己以往,确实顾虑得太多,许多事,既然天注定,那就放手博一回。

    “谢谢爷爷跟白叔成全,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白童。”蓝胤站起身,如宣誓一般,将面前的那一杯酒,满满的干了。

    “来来,干了。”夏小云也是激动的跟着起哄。

    大家喝了不少的葡萄酒,话题也越扯越远,然后,从白童跟蓝胤关系上这事,扯到今天横肉脸闹事的这件事上。

    “对了,白童,你今天要想买下横肉脸的那块地,究竟是怎么想的?”白培德慢条斯理的问白童。

    白建设对此也是极为不解:“对啊,白童,刚才我一直是想不通的,怎么你坚持要买那一块地啊。那块地,我们买来,根本不起作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