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68章 听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是这样。”蓝景山肯定的回答。

    “你对她的种种,只是因为愧疚,想补偿,不是因为你对她有情义?”周凤茹反复确认。

    “我能对她有什么情义啊,我要真对她有情义,当初我就直接跟她结婚了,又何必现在来这么多事?”蓝景山无可奈何。

    周凤茹听着这样的结果,哭笑不得。

    原来,从头到尾,是自己搞错了?

    她犹记得,当初,自己跟叶斌确实是一对,而蓝景山,只是叶斌的战友,是经常一起见面,再然后,叶斌牺牲。

    那时候的周凤茹,悲伤难过,蓝景山回来,告诉她,会代替叶斌照顾她。

    然后,蓝景山以强硬而霸道的方式,跟她结了婚,有了蓝胤。

    直到生了蓝胤后,周凤茹才知道,有个冯露的存在。

    所以,周凤茹的心中,一直就认为,蓝景山娶了自己,只是因为,为了战友的遗愿,他心中真正所喜欢的,是冯露。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周凤茹感觉自己都被自己蠢哭了。

    苦苦折磨了二十多年,结果事情的真相,是这样?

    “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啊。”周凤茹几乎要哭出声。

    “我一直都跟你说,我跟冯露没什么的啊。”蓝景山面对着哭泣的周凤茹,有些手足无措。

    “我一直以为,你是为了在部队维护你的形象,怕被人非议,才否认的……”周凤茹越发的哭得伤心了,她扑在蓝景山的怀中,伸着拳头,就捶打着蓝景山:“你折磨我这么多年……”

    蓝景山僵硬着身体由得她捶打,最终,还是将周凤茹搂在怀中。

    果然,白童那小丫头说得对,女人,哪需要谈什么文学谈什么棋琴书画,说穿了,多哄哄,多顺顺毛,就也行了。

    这边,白童跟蓝胤,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这事。

    蓝胤伸手,也是轻搂着白童的肩,凑在她的耳边,低声对她道:“童童,以后,你我之间有什么误会,一定记得当面跟我说个清楚,别象我爸妈似的,一直别扭这么多年。”

    “嗯。”白童轻轻嗯了一声。

    其实现在回想,周凤茹跟蓝景山之间的事,其实也算不得多大的事。

    两人早点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也不会别扭误会这么多年。

    只是,周凤茹清高,看着有个冯露的存在,不想去苦苦追问这一切的真相。

    而蓝景山,也是因为一些逃避的心理,对于一些问题,避而不谈。

    彼此误会折磨了这么多年,倒是因为白童的破釜沉舟之计,而彻底的说了个清楚明白。

    两人窝趴在墙边。

    刚才一直为了偷听着蓝景山那边的话,两人凑得非常近,几乎是头挨头,脸靠脸。

    现在,没心情再听隔壁房间的对话,白童才回过脸来。

    她这才注意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是隔得这么近,蓝胤身上特有的男子气息,萦绕着她的鼻端,而他英俊的侧脸,跟她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随时随地,他都有亲上她的可能。

    白童耳根处,悄悄的浮上一层红晕。

    然后,她能感觉蓝胤靠过来,凑在她的耳畔,轻轻的问了一声:“听我爸说,当初,你救了我?”

    他的唇,几乎轻撩着白童的耳畔。

    就是这样的距离,令白童不可抑制的轻轻颤抖一下。

    她心神恍惚的问道:“什么当初救了你……”

    “当初,你去白玉龙的部队,听到s国的情报,让人,去茨野森林救援,而你,立了个人三等功。”蓝胤不轻不重的缓缓吐出这么几个关键词。

    可就这么几个关键词,却是让白童清楚了所有。

    她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蓝胤,是一副极度震惊的模样:“当初,救援回来的人是你?”

    这么一想,白童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是蓝景山亲自登门来给自己颁发军功章。

    这于公于私,都是合情合理。

    于公,是救了军队中最关键的人物,得到了最机密的文件,于私,是救了蓝景山的儿子,蓝景山作为一军之长,自然是亲自出面。

    “你说,这样算来,你是不是对我有救命之恩呢?”

    蓝胤轻声问着她。

    他的下巴,在白童的面前,勾勒出优美的弧形。

    而说出的话,却又是如此的醇厚迷人。

    他再度靠近一些,白童不知不觉的,向后仰了身子。

    “一般情况下,救命之恩,而我又无以为报,该怎么办呢?”蓝胤的俊颜,凑得越来越近,跟她鼻尖相抵。

    这是一个集军人的铁血与男子的清贵于一身的男子。

    他在铁血的时候,可以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可现在,他撩起人来,似乎也是这样的得心应手。

    白童慌乱的敛了眉眼。

    目光向下,刚好经过他那优美的下巴,落到他的颈处。

    他颈部的风纪扣,已经解开,露出里面精致的琐骨和大片健康的小麦色的肌肤。

    白童心口跳得砰砰作响,连吞咽都感觉困难。

    “嗯?”蓝胤微微拖长了尾音。

    这声尾音,又慵懒又魅惑,白童竟象被迷惑了般,顺着他的话,结结巴巴的答了一句:“那就以身相许……”

    随着话落,蓝胤伸手钳了她的下巴,再度吻住了她的唇。

    白童迷迷糊糊,直到感觉蓝胤的胸腔,在闷闷的起伏着,她才察觉,蓝胤在闷笑。

    这个坏蛋,故意引诱她,令她色令智晕,他亲了她,还偏偏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敢偷笑。

    这个认知,令白童羞涩起来,她推开蓝胤,伸手,作势要打他。

    可蓝胤,动作比她快,倒是一把握住了她的拳头,将她的身子圈在怀中:“别闹,我是认真的呢。我一定会对你以身相许的。”

    这么色色的话,偏又被他说得一本正经,白童想生气都不知道如何生气了。

    她别过小脸,脸红红的道:“我才不要你以身相许的。”

    “可你刚才是这样要求的。”

    “那也是你故意这样引诱我说的。”白童抵赖。

    蓝胤再度失笑,却没有再逗她。

    他也知道,她终究是女孩子,平时遇事再沉着,可在跟他的男女关系上,她终究是脸皮子薄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