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65章 她的头部受了撞击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景山坐在办公室,伸手紧捏着眉宇。

    当时说离婚,确实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

    不仅周凤茹跟蓝胤是如此看待自己,甚至,这种话,还跟白童这样的外人说了。

    唉,蓝景山叹着气。

    这后面的场面,如何收场?

    自己堂堂一军之长,儿子都这么大了,说起来,都老夫老妻了,这传出去离婚,肯定会让人耻笑。

    这不仅让一号首长二号首长等人不满,也会让自己手下那么多的人瞧不起啊。

    蓝景山在办公室转来转去,却是暗自思量着,等这过年,冯露的文工团将年底的文艺慰问演出工作完成,还是将冯露调离远一点。

    正思考间,办公室的电话响起。

    他的机要秘书正要接电话,蓝景山摆了一下手,示意机要秘书,他自己来接电话。

    “喂,你好。”蓝景山皱着眉,努力让自己的情绪波澜不惊。

    可听着电话,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什么,你再重说一次。”

    等到那边再度说了一次,蓝景山有些无法接受似的,喃喃重复了一句:“怎么会这样?”

    好在早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是迅速的回答道:“好,我知道了,马上就过来。”

    挂掉电话后,蓝景山甚至连军帽都顾不得拿上,拿上军大衣就向外走,边走边让警卫赶紧给他备车,他要急着赶回去。

    在军车出军区大门的时候,他的车,险些跟对面驶来的军用吉普车撞上。

    吉普车一停,蓝胤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似乎没有看清这是他老子的军车,直接就叫开了:“这是怎么开车的?开得这么急。”

    蓝景山从车窗中探出头来,一脸紧张的对蓝胤道:“我的车,是我催司机开快一点。”

    然后,他颇为嫌弃的向着后排位支了一下下巴:“你也上车来吧,刚才接到一个电话,你妈出车祸了,情况很严重,我得赶去看看。”

    这一说,蓝胤立刻拉开他的车门,将蓝景山的司机直接从驾驶台上给轰了下去:“这车我来开,你先将我的车开回去。”

    他重新启动油门,载着蓝景山向着走。

    一边走,他一边问蓝景山:“妈的情况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听着是很严重。”蓝景山心事重重的回答。

    蓝胤冷冷的斜睨了他一眼:“这下,可算如你的意了,你不是闹离婚吗?妈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这婚,不用离了,直接从离婚,变丧偶,无损你的英名。”

    “混帐。”蓝景山心情本就不好,再被蓝胤这么一损,险些发了脾气:“有你这样当儿子的?说这样混帐的话?那是你妈呀,你还在这儿冷嘲热讽?”

    蓝胤没再说话,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心中却是嘀咕着,看样子,白童说得不错,蓝景山对周凤茹真的还有几份情份,否则,现在不会急着这样。

    在医院的病房中,蓝景山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周凤茹。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紧闭着双眼,身上安着各种仪器。

    而白童,一脸忧愁的守在旁边。

    蓝景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去。

    在他扑到床前,白童伸手,及时的拦住了他:“蓝军长……”

    蓝景山看着拦在前面的白童,稍正了一下神情,问白童:“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陪着周教授回学校,结果,我帮着她提东西上楼的时候,她不知道怎么的,脚下一滑,就从楼梯上摔下去,磕破了头……我叫急救车把她送到这儿来急救,然后,就打电话叫了你们。”白童说。

    “那她现在的情况不严重吧?”蓝景山拧着眉头追问。

    电话中,情况可是说得很危险,可现在看着,周凤茹躺在这儿,依旧好手好脚,没有进什么重症监护室。

    “虽然现在周教授看着没有外伤,可她的内伤很严重。”白童是一脸严肃,将一张脑部的ct片递了过来:“她的头部受了撞击,有神经受到了压迫影响,要是二十四小时内不能苏醒过来,她就有可能永远不会醒过来了。”

    “这意思,我妈要是二十四小时内不能醒过来,她就会变成植物人了,对吧?”蓝胤在旁边追问。

    “是的。”白童严肃的点点头:“我在旁边守了半天,刚才医生叮嘱我,要我多说点话,唤醒周教授的意识,可是,我跟她说了这大半天,她都没有反应。我想,你们是她的家属,她最在乎的,应该是你们,所以,还是你们来陪着她多说说话吧。”

    蓝景山板着脸站在那儿。

    已经五十多岁的人,峥嵘岁月已经将他打磨得异常沉稳。

    除了最初赶来时的紧迫,他现在,已经不再慌乱,有处大事的从容不迫。

    他伸手,接过白童递过来的脑部ct片,对着光看了看。

    只是,这种东西,不是专业人员,也看不怎么明白。

    “找专家会诊过了?”蓝景山问。

    白童心中咯了一下,硬着头皮答道:“会诊过了。”

    说话间,陈万品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

    作为有名的军区医生,蓝景山自然是认得他。

    见得陈万品在这儿,蓝景山还有些意外。

    “我刚巧在这边医院作学术报告交流,见是你的夫人,所以,我就主动承担了她的手术。”陈万品解释。

    然后,他对蓝景山道:“现在,我以极为专业的医术告诉你,周凤茹的情况很严重,现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了,还有十来个黄金小时的时间,你们得抓紧时间,让她尽快苏醒过来,否则,后果难料。”

    由他的嘴里说出这种话,蓝景山自然是深信不疑:“情况这么严重了?”

    陈万品道:“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转院什么的,只会延误她的最佳治疗时间。你们在这儿好好的陪伴着她,尽最大的可能唤醒她。”

    陈万品翻着病历本,摇头出去了:“我再去查查相关资料,看看有不有特别的案例。”

    “我也去找找别的医生问问情况。”蓝胤说,转身离开病房。

    白童也识趣的退出去:“那蓝首长,我已经守了这么久了,现在没我的事,我也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