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61章 不放过欺负白童的机会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边,蓝景山气冲冲的往回走,连他的警卫员这些,都看得出,他现在是在明显的火气上。

    蓝胤跟了过来。

    警卫员看着蓝胤过来,都微了一口气。

    蓝胤明白他们的意思,拍拍警卫员的肩,示意他走开,他自己来跟蓝景山说。

    蓝景山气哼哼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本来,昨晚周凤茹主动跟自己过来,令他心情不错,今晚又要去将周凤茹给带回来。

    这老夫老妻的,来了部队,不住一起,这不让人笑话吗?

    可倒好,她自己溜了,让白童来说那些话。

    蓝胤跟了过来。

    蓝景山抬头,看了他一眼,将茶几一拍:“我要跟你妈离婚。”

    他太气了。

    气周凤茹一直不相信他,还居然将这些没有根的事,跟白童这些外人讲。

    这简直是有辱他一个男人的尊严。

    蓝胤微微沉吟了一声,应声道:“你能这么决定,我赞同。”

    蓝胤答应得这么爽快,出乎蓝景山的意外,可一想,蓝胤不也是早就想让周凤茹跟自己离婚?

    看样子,这些事,蓝胤也是知道了?

    “这么说,你也跟你妈一样,都认为,我作风不正派、不检点?”蓝景山差点指着蓝胤的鼻子骂。

    “我都撞上了的事,这还需要说?”蓝胤无惧蓝景山的厉声,冷冷回答。

    “我说了,那是误会,那就是一个误会,根本就没有的事。”蓝景山气急败坏的解释。

    “我误会,妈也误会?那证明,误会的,已经不仅一件事了。”蓝胤丝毫没作退步:“妈平时都少于来部队,偶尔来一次,都能莫名其妙的误会?与其你在这儿怪我们不相信你,你不如好好反省,你是不是做事,太过让人非议?”

    “我有什么好让人非议的?我行得正,坐得直,人正不怕影子歪。”蓝景山说。

    “哼哼……”蓝胤冷笑:“你行得正,坐得直?那我问问,关于郑丹秋私自攥改我的情况这事,是你压下来的吧?你这叫行得正、坐得直?就因为你是我的老子,你就由得外人,这么来阴我?”

    “那,那也只是郑丹秋跟你闹着玩的,她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多呆几天……。”蓝景山说。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有些底气不足。

    确实,这件事上,他确实有些徇私。

    蓝胤极为失望的看了他一眼:“这些年,你跟妈的感情一直不好,我以为,只是你们俩人的问题,合不来,或者说是夫妻两地分居,感情淡漠。现在,我才明白,分明是你心中一直另有他人。你不仅由得别的女人在妈的面前作福作威,现在,还由得别人,随意踩到你儿子的头上?只因为,这个郑丹秋,是冯露的女儿?你真是够让我失望。”

    “所以,你现在跟妈要离婚,我是双手赞同,就算你不写这个报告上去,我也会帮着打这个离婚申请报告上去的。”蓝胤斩钉截铁的说完这话,转身离去。

    “简直是反了。”蓝景山气得将茶杯砰的一声,给直接砸在地上。

    ****

    白童一大早起来跑步。

    她知道,昨晚周凤茹没有睡得踏实,整晚都在辗转反侧。

    这种事,她们自己夫妻俩都没有好好的开诚布公谈一谈,由得她这个外人来戳穿,当事人心里难受,是预料中的事。

    可白童知晓,自己这么一戳破,不管结局如何,自己这个恶人,是当定了。

    从昨天蓝景山怒气冲冲离开,白童就知道,蓝景山是动了肝火,只是碍于身份和地位,没有当场跟自己一个小姑娘发作罢了。

    哎,长痛不如短痛吧。

    如果戳开,能让蓝景山跟周凤茹摆明一些事,也算值了。

    白童一边跑着步,一边乱七八糟的想着心事。

    她在这儿不熟,只是凭着感觉,知道这是一个训练场。她跑完步后,就在这儿做着一些放松运动。

    “哪来的野丫头,敢占领我们的训练地盘?”一个女声突兀的响起。

    白童回头看去,就是几个穿着军装的女兵。

    对于能穿军装的女兵,白童自然是客气的。

    她一度也是极渴望能进入军营,成为一名女兵,只是事与愿违。

    “对不起。”白童客气的道了一声歉,站起来,准备离远一点。

    “怎么,就这么占了我们的地盘,说一声,就可以走吗?”另一个女兵,横抱了双臂,挡在了白童的身前。

    这离得近了,白童依稀的认出来,这应该是文工团的人员,似乎昨天的交流大会上,看过一眼,好象是个什么领队的来着。

    再环视了另外几个女兵,一脸的不好相处的模样,白童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将自己先处于一个安全的位置。

    “我不是故意的,我才来这军营,并不知道这儿是你们的地盘。对不起。”白童再次道歉。

    “既然你才来,不懂这儿的规矩,那我们,就让你懂懂规矩。”带头的那个女兵一说,一个手肘,就向着白童撞来。

    这一撞,一看就要撞在白童的胸窝处,而这儿,偏又是最不好对人言及的地方。

    这是使阴招。

    白童早就有所提防,在对方撞来的那一刹那,她侧身后退半步,避开了这一记手肘,再顺势一带,脚尖一勾一挑,就将这个带头的女兵,给打败在地。

    虽然白童自认为这些年格斗擒拿自由博击这些,一点也没落下,可是,对方如此的不堪一击,也太出乎她的意料。

    可想一想,好象又是理所当然。

    毕竟这些女兵,只是文艺兵。

    说白了,这些文艺兵,也就是长得漂亮点,身材苗条点,歌唱得好听点,舞跳得好看点,可不代表,她的军事素质就一定好,可以象一般的军人那样,来格斗几回合。

    这一下,那几个女兵都怒了:“你简直是无法无天,居然敢跑我们这儿来撒野,还动手打人了?”

    当她们也清楚,肯定一人是打不过白童的,这几人,就一起围了上来。

    从看见冯露当众念检讨书起,她们就在暗暗发誓,要替自己的团长讨回一个说法,现在见得白童单独一人在这儿,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个欺负白童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