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56章 这个仇他记下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无凭无据的说法,传出去,将给白童还有部队造成多大的影响。

    所以说,刚才白童的那些要求,真的是义正辞严,合情合理合法。

    必须要让冯露回家去深刻反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再好好当着大家检讨。

    ****

    白玉龙也是一脸阴鸷的回了他的住处。

    今天能在部队遇上白童,真的是一件挺高兴的事。

    可这高兴的事,竟让冯露这个死女人,给说得那么龌龊。

    最最混帐的是,那女人,居然想用身份来压自己一头,还要将警卫将自己和白童抓起来关禁闭。

    这个仇,他记下了。

    白玉龙在水管下冲着水。

    大冷的冬天,他依旧冲着冷水。

    长年累月的军事训练,他的身体,适应了各种严寒酷暑,他也用这样的冷,来增加自己机体的抗寒能力。

    白玉龙摸着自己身上的伤疤。

    冯露是团长,资历、背景、军衔是比他高。

    可是,莫欺少年穷。

    他白玉龙现在还年轻,才二十出头,而且,他又身处战斗部队,他的上升,绝对不是限量。

    他一定要快速的上升,他要让冯露这个当团长的,以后再也不敢在他的面前来这么颐指气使。

    冲完凉,白玉龙从澡堂子里出来。

    蓝胤此刻也回来了。

    是他带队下去野练,一个个都被他折磨得象个野人。

    他也不例外。

    现在回来,他也上澡堂来洗澡。

    看见白玉龙一脸阴鸷的模样,蓝胤看了他一眼:“这是怎么了?”

    明明这一次野练的成绩,白玉龙表现相当不错,应该是高兴的事。

    “没事。”白玉龙闷声回答。

    蓝胤没再问。

    他只管抓下面这些人的军事训练,至于思想工作这些,交给政委、指导员这些就行了。

    另外有战士过来洗澡,在议论着刚才的事:“你们说,蓝军长会怎么处理这事。”

    “说是要严肃处理,不过我看这事,说不得。”

    “这次白玉龙当然气愤,幸好军长来了,否则,我怕白玉龙会控制不住,出手揍人了。”

    “换作我,我也肯定忍不下这一口气啊,兄妹见个面,居然被人这么泼污水,要是他妹妹脸皮儿薄,这些话,不是逼得人家要自杀?”

    蓝胤心中一动。

    兄妹相见?

    白玉龙只有一个妹妹吧?

    那是白童?

    白童来部队了?不可能吧?

    又听得隔壁的两个战士道:“虽然军长嘴上说要严肃处理,要全军通报,不过,这事是搁在那个文工团的团长身上,肯定又是不了了之。”

    “这次应该不会,没看军长夫人都来了吗?军长怎么也要注意影响的吧?”

    蓝胤听到这儿,脸色比刚才白玉龙还要阴鸷。

    他抹抹身上的水珠,站了出来。

    将棉背心穿在身上,蓝胤在白玉龙的宿舍找到他:“听说,你刚才被人泼污水了?”

    “我自己会处理。”白玉龙冷声回答。

    蓝胤微挑了眉:“我只是想问,白童是真的来了部队?”

    “嗯。”白玉龙鼻音重重的应了一声。

    这一说,蓝胤好意外。

    之前他跟白童通电话,白童可没说过会来部队的啊。

    “她现在在哪儿?”蓝胤追问。

    白玉龙清楚他的意思,冷冷提醒:“你最好不要去找她。我刚才跟她见一面,都被人乱泼污水,你现在去见她,不是更落人口舌。”

    蓝胤英俊的脸,闪过一片狠戾之意:“是冯露那个女人吗?”

    “军长会处理。”白玉龙说了一声。

    蓝胤点点头,他倒要看看,蓝景山最终,如何处理。

    ****

    冯露趴在写字台下,准备写检讨。

    可她,根本就认识不到自己的错,更不会深刻认识自己的错,有什么可以检讨的。

    可是,找蓝景山说情这条路,又被周凤茹堵死,也只有回来写检讨了。

    郑丹秋过来,看得这么晚,冯露还趴在写字台前写着什么东西,不由卟的一下笑了起来:“妈,你又在忙着写什么材料,还熬夜加班加点?”

    见郑丹秋回来,冯露感觉自己的委屈,终于有人可以诉说了。

    她拉着郑丹秋的手道:“秋秋,你回来了?你再不回来,你妈都委屈死了。”

    “又怎么了?”郑丹秋问。

    “还不是搞的什么文艺交流这事。”冯露说。

    “这不是你特擅长的事吗?不会出差错吧?”郑丹秋说。

    怎么说冯露在部队也呆了二十多年了,这一点事,不可能出差错的。

    就算出了差错,也可以推到下面的人身上。

    “可是,你知道,邀请的人是谁吗?是周凤茹啊,居然是那个女人带队。”冯露更委屈了。

    郑丹秋有些不相信:“不可能吧?她是大学教授,又不是搞文艺的。”

    “可那边大学,就是她带队。”冯露心中想起,就怪不舒服。

    明明周凤茹说的,要跟蓝景山离婚,这又当了什么歌舞队的带队的,这不是摆明着,要来部队跟蓝景山和好吗?

    “那你就让你文工团的人,好好准备准备,干翻她们。”郑丹秋挥着手臂,替冯露打气:“你下面的人,都是挑了又挑挑出来的,还怕周凤茹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

    冯露眉头蹙紧了:“秋秋,你不是这一行,你不懂。这次,周凤茹她们那个大学,弄了一个什么歌舞剧出来,还特别的轰动,新年的时候,上面的领导都去看了,夸了,所以,就弄来搞我们做这个文艺交流了。”

    “就算这样,交流交流就行了,也没什么吧?”郑丹秋还是不以为然。

    “然后,然后我就准备去看望一下她们吧,哪料得,就碰上一男一女黑灯瞎火的抱在那儿,我作为堂堂的军人,自然认为,不能在部队中有这样的伤风败俗的事,我就吼了两下。结果,对方倒不依不挠了,说我毁了她们的名声,要我检讨。”冯露将事情,避重就轻的说着。

    “这怎么行?”郑丹秋也跟着气愤起来,拍着桌子道:“他们黑灯瞎火抱在一起,乱搞男女关系,怎么还不能说了?”

    “因为,那个女的,是周凤茹带来的,听说,这歌舞剧就是她编的,特别傲气。”冯露完全的颠倒是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