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51章 这丫头跟我们蓝家真有缘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把碗接过去,也不急着端去厨房,依旧坐在那儿问周凤茹:“我的意思,她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你怎么会认识她,还把她叫到家中来替你熬汤了?”

    “哦,昨天刚好碰上她,一惯聊得来,就请她来家中作作客。”周凤茹侧头看着蓝景山:“结果,我人不舒服,倒麻烦别人照顾了我一整晚。”

    “那还真多亏了她。”

    周凤茹笑:“那是当然,昨晚还多亏她,又是替我熬姜汤,又是给我熬鸡汤,连我老公儿子都没做到这个地步,人家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倒能细心想到这一步。”

    蓝景山知道她又在指桑骂槐含沙射影,可他也不接不上嘴。

    确实这一点,他跟蓝胤是没做到啊,长期是周凤茹一个人生活,也谈不上什么照顾,更别提做这些了。

    她支着下巴,指了指碗:“你也知道,家中什么都没有,这丫头倒是有本事,天不亮就去将这些原材料搞回来。”

    蓝景山想着刚才的那一锅汤。

    “想不到,白童这丫头,跟我们蓝家,倒是这么有缘。”蓝景山肯定了一句。

    周凤茹有些不解:“我跟她谈得来,是我跟她的事,关你们蓝家什么事啊,真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还跟你们蓝家有缘,人家认识你吗?”

    这一说,蓝景山沉沉笑了起来:“你还别说,我们还真的认识。我几年前就认识她了。”

    “不会吧?”周凤茹坐起了身子,本能的警觉起来。

    她跟白童通了几年的信,这蓝景山也说几年前就认识白童?

    如此前后一联系,周凤茹惊得身上汗毛竖起。

    难道,白童是蓝景山安排的间谍,来刻意接近自己的?

    蓝景山伸手,象征性的向下压了压:“你别急,听我说。这事真还得从几年前提起,这丫头,她家有个哥哥,也在部队。”

    周凤茹点头,关于白童有哥哥在部队,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了。

    蓝景山继续道:“那一年,她来部队探亲。这丫头,还真是一个人材,居然会几国语言,她无意中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而她,警惕性极高,也有大局意识,立刻就分析出情况不对,不顾一切就向我们上面汇报……总参这边就是靠着她提供的准确消息,派出接应部队,及时的接应回蓝胤……其实这样认真说来,这小丫头,以往算是间接的救了蓝胤一命。若不是她,怕是蓝胤那时候不能活着回来……”

    周凤茹听着这话,呆了半响。

    她只知道,她的儿子长年在部队,时常身处危险中。

    可现在,听着那时候蓝胤险些牺牲,不能活着回来,她还是想着后怕。

    然后,她顾不得肚子痛,扑起来,就要捶打蓝景山:“都怪你,你赔我儿子,你赔我儿子……”

    蓝景山抓住她的手,道:“闹什么呢,儿子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这一说,周凤茹当然知道,儿子现在是好好的,只是还是出不了气似的,再狠狠咬了蓝景山一口,才总算安静下来。

    “所以,那天在学校见着她,我还感觉这世界真的小,她居然在你的那个学校读书,这是不是有缘?可今天我才知道,她居然跟你这么聊得来,还跑家中来细心照顾你,这样算来算去,她是不是跟我们蓝家很有缘份?”蓝景山总结。

    周凤茹很想否认。

    可想想,如果事情真的象蓝景山说的这样,那白童,还真是跟他们蓝家,颇为有缘啊。

    几年前,都可以间接的救了自己的儿子。

    这样一想,周凤茹对白童,心中更生亲近。

    她想了想,认真的问蓝景山:“你跟她认识,就只是这样?没别的?”

    “就是这样,当初,我是代表军方,给她授了个人三等功的勋章。这么些年过去了,我都认不得她了,还是前阵子我来学校找你,她先认出我,打了一个招呼。”蓝景山说。

    周凤茹听着这其中的缘故,也只能说是缘份。

    “好了,你中午想吃点什么,我让人去做。”蓝景山问着周凤茹。

    这样子的态度,比以往好说话,周凤茹有些捉摸不透。

    毕竟以往,蓝景山都是比较冷硬的,而她,又时刻在跟蓝景山作。

    “你以前不是时常嫌弃我不会做嘛?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周凤茹好奇的问。

    蓝景山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也不说。

    周凤茹身体不舒服,又难得见蓝景山这样好脾气的处处顺着自己,也没有跟蓝景山怎么作,这两天,两人倒是相处得算不错。

    蓝景山事后常在想,白童这小丫头,说的还真不错,女人嘛,就是该哄哄,自己不能象在部队那样,处处大男子主义,该在周凤茹面前低头,就得低头。

    可惜,这难得的一点和气相处的时间,被冯露的一通电话,又给扰得烟消云散。

    她要因为这阵子的文工团的事情,要跟蓝景山作汇报。

    周凤茹接的电话。

    电话那端,冯露是客气中透着一点点嚣张:“我想找一下蓝哥。”

    周凤茹听着这话,莫名的火大:“这儿没有你的蓝哥。”

    “对不起对不起。”冯露假装道歉:“我平时叫蓝哥,叫顺口了,我应该说,现在要找一下蓝军长。”

    周凤茹冷哼:“你的消息还真灵通啊,居然找他,能打电话,打到我的家中来。”

    冯露吃吃笑道:“没办法,这不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嘛,我还得组织我们文工团的成员,四处慰问演出,有些工作上的事,我得跟蓝军长汇报一下。”

    说到这儿,她的话一顿,稍作转折:“何况,你上次,不是打电话跟我说,你是铁了心要跟蓝哥离婚吗?要让我劝着蓝哥跟你早离婚,你总不会是出尔反尔吧。”

    周凤茹被这一句话噎得半死。

    可当初,存了心离婚,想从冯露这儿下手,确实是事实。

    “当然,我是铁了心要离婚。”周凤茹说。

    恰好看见蓝景山进屋来,周凤茹扯着电话,就砸给了他:“蓝景山,你的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