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48章 这晚白童失眠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心中咆哮,周教授,你别忘了啊,你的丈夫和儿子,都是军人,你这么埋汰他们,好意思吗?

    你现在住的,可就是军区大院啊。

    惋惜归惋惜,周凤茹还是有一点赞同:“至少,你们一个地方的,也算门当户对,彼此知根知底,也算不错。”

    白童呆在那儿。

    门当户对……

    这个问题,爷爷早就跟她提醒过,现在,从周凤茹的嘴里说出来,却又是另一番感觉。

    白童在客房住下。

    第一次住在这儿,白童失眠了。

    她瞪着大眼,在黑暗中看着这个略显老旧又象征着地位和身份的屋子。

    这屋子,令她感觉压抑。

    如果,蓝胤不是这儿出去的,她们之间,可能问题不大。

    白童突然间,又有些恨这个象征着身份和地位的小楼。

    迷糊间,外面有响动,白童心生警觉,竖起耳朵。

    然后,听见水杯打碎的声音。

    白童从卧室出来,却见客厅里开着小夜灯,周凤茹捂着肚子,半撑在茶水柜前,地上是碎裂几块的玻璃碎片。

    “周教授,你怎么了?”白童问出声。

    “没什么。”周凤茹低声苦笑:“我就是肚子痛得厉害,想起来倒点热水喝而已,没料得,居然打碎杯子,惊醒了你。”

    夜深人静中,她的声音,听着格外虚弱。

    白童过去扶住她,但见她的脸色有些发白,连手指都是冰冷的。

    “周教授,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白童急声问。

    “不用。”周凤茹摇头:“姨妈痛,都是老毛病了,我喝点热水躺躺就好了。”

    白童清楚的知道,女人经痛,是特遭罪的事。

    “那我先扶你上床躺着。”白童将周凤茹扶回她的床上躺好,又细心替她拉上被子,以免着凉,她才跑去茶水柜前,又替周凤茹倒了热水过来。

    “谢谢你。”周凤茹接过热水杯,小心翼翼的吹着热气,喝了两口。

    “周教授,你家有热水袋吧?我替你灌灌热水袋?”白童问她。

    周凤茹现在痛得难受,也没有拒绝。

    她伸手,指了指五斗橱中最下面的柜子:“就在那儿,你找找。”

    白童在五斗橱下面,将热水袋翻了出来。

    现在的热水袋,不象后世那样,有了电热的之类。

    现在就是那种老式的耐高温塑料的,将热水灌进去就好。

    白童将热水袋翻出来,又去灌了热水。

    还好,昨晚回来时,周凤茹为了招待她这个客人,可是烧好了热水的,现在才够用,否则,这大半夜的,还得起来烧热水。

    “周教授,这热水袋,你拿着,捂捂小腹。”白童将热水袋贴心的送到周凤茹的手上。

    周凤茹接过热水袋,搁在冰冷的小腹上,这股股热气,总算给了她一点温暖。

    虽然还是痛,可至少,没有刚才那么严重。

    她又将杯中剩余的热水,都给喝下。

    白童有些同情的看着她。

    上一世的白童,经过那么多的苦难,一样落下各种病根,也是有长期经痛的毛病。那痛起来,真的是四肢冰冷,小腹痉痛。

    所以,这一世重生后,白童自己是格外的注意这些问题,尽量的忌嘴忌生冷,省得以后遭罪的,还是自己。

    “周教授,家中有红糖生姜这些吗?我替你熬点红糖生姜茶吧。”白童问。

    周凤茹摇头,这家中,经常性的没人住,根本就没有备得这些东西。

    白童看了看天色,似乎,天色有些朦朦亮。

    “周教授,你先睡一会儿。”白童提醒着她,替她拉了拉被子,自己先出屋子。

    周凤茹也是痛得厉害,睡在床上,捧着热水袋,迷迷糊糊的应道:“好,谢谢你,你也睡吧。”

    白童并没有回去睡下。

    对于自己这未来的婆婆,白童颇有几份的同情。

    或许,军嫂大部份人都是这样,长期丈夫不在身边,生个病都没人照顾。

    更何况,自己这婆婆这个军嫂,更不一样,不仅丈夫长期不在身边,而且,对她也没有什么感情。

    真可怜。

    白童想着,回自己的房间,将外套棉衣给穿上。

    她从蓝家轻手轻脚的出来,走到了明家。

    她知道平时张妈这个时间点,都会起来做早餐。

    果不然,张妈的房间亮起灯,很快,张妈就起床了。

    白童在后院敲了敲门,张妈听得敲门声,还是奇怪。

    在见得是白童,张妈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白童,你……你……”

    按理说,昨天晚上,白童不都是离开的吗?怎么这个时间点,还在这窗下守着。

    张妈又看了看外面冷冷的天,立刻拉着白童进门:“你这孩子,这是在搞什么呢?这么晚,你在外面站了一晚?都不早点叫我开门?”

    白童笑笑,搓了搓冷得发红的小手,道:“没有,张妈,我没有在外面站一晚上,我就是看着这个时间点过来的。”

    “那这是?”张妈有些不解。

    明明昨天,是看着白童上了周凤茹的车走了,张妈才没有坚持让司机送白童。

    “我就是想过来,找你要几样东西。”白童解释:“这么早,我怕农贸市场还没开张,何况,没有证件,我出去了这大院,没人陪同,我也进不来。”

    张妈一听,知道是实情,拉着白童坐下,就要给她倒牛奶:“你先过去烤烤火,我给你弄口热的吃。”

    “不用不用,张妈。”白童拒绝了:“我就是想来要点生姜还有红糖之类的。”

    这一说,张妈倒是懂了:“肚了痛了?”

    “不是我不是我。”白童连连摆手。

    “哦,你是说周教授是吧?”张妈倒是了解:“她家一般没人,肯定也没什么东西。”

    张妈说着,动手去替白童准备东西。

    反正明家这些东西,都一直备得不少。

    张妈不仅拿了生姜红糖什么的,她还取了桂圆这些出来,甚至从冰箱中取了半只鸡出来,连同手中的药膳包,都递给白童:“这是药膳包,里面的黄芪、当归这些都不错。”

    “张妈,这样怎么能行?”白童拒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