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40章 假意替她开托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番话,当众将黎桂芳说得哑口无言。

    同学们都是好笑,果真黎桂芳当明忆的走狗,是当得挺溜的啊。

    黎桂芳没有再说话,只是颇为委屈的看了明忆一眼。

    她可是为了明忆而冲锋陷阵,才被校警这么无情的训斥的哦。

    “好了,这样吧,确实搜身这事,不值得提倡。只是刚才黎桂芳的话,有些提醒了我,我想检查检查一下宿舍,说不定,我也是自己掉在宿舍了。”明忆知趣的说。

    校警听着这话倒是满足:“那好,去宿舍找找,看看是不是自己弄掉在哪儿,不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这一惯是我们强调的事。”

    在校警的陪同下,明忆带着人回宿舍。

    白童见明忆坚持要回宿舍看看,心里咯了一下。

    要知道,平时明忆根本就不住在宿舍啊,这怎么突然之间,要求去宿舍看看情况?

    白童立刻问艾羽熙:“今天,你们看见明忆去了宿舍没有?”

    “没有啊。”艾羽熙跟曾馨宜都是一齐摇头。

    白童心中拿不稳。

    毕竟早上,她是五点多钟就起来跑步锻炼身体,没有在宿舍。

    然后,回宿舍换了衣服洗漱后,就出来吃早餐然后上课了。

    明忆跟黎桂芳真要陷害她,是有机会在宿舍做手脚的。

    这样想着,白童立刻跟了上去。

    而曾馨宜跟艾羽熙也不放心,跟着回了宿舍。

    明忆回了宿舍,假意的翻了翻她的床铺。

    她的床铺在这儿,根本就没有来动过,平时她也不住在这儿,在这儿占个铺位,只是为了预防万一。

    她娇娇滴滴的,似乎连翻个床铺找东西,都是极为吃力。

    黎桂芳立刻自告奋勇的冲上前:“明忆,来,我帮你找,你旁边坐着休息。”

    白童站在门口,看着明忆跟黎桂芳表演。

    她已经笃定,明忆跟黎桂芳一定是将圈套给设在这宿舍了。

    要是自己阻止明忆她们翻自己的东西,更是直接说明了是心中有鬼。

    果不然,黎桂芳动手翻着,从白童的床铺下,翻出了那一对耳坠。

    “看明忆,你的耳环真的在这儿呢。”黎桂芳翻出耳坠,假装一脸的惊喜。

    “真的,我看看,这真的是我的耳坠呢。”明忆接过耳坠。

    她似乎怕别人看不出似的,假意对校警道:“警察叔叔,虽然这东西,是在白童的床铺下翻出来的,可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东西是白童偷的,我想,她就只是好奇,才想着将这东西拿过去偷看几眼的。你说是不是,白童?”

    这话,明面上是替白童开解,可这意思,却是实打实的要证实,就是白童偷了她的东西。

    “我说不是。”白童根本就不上套。

    她对校警道:“我们都看见了,这东西,是在我的床铺下翻出来,可是,这也说不定,是谁存心放在我的床铺下的。我要求将这耳坠好好的拿出去做一个指纹鉴定,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碰过这个东西,这上面,不可能有我的指纹。”

    她有这个底气,敢要求这样的检查。

    明忆听着这话,是明显的虚了。

    确实,她没有想着这一点。

    她只是想栽赃白童,想让大家知道白童是个小偷,手脚不干净,偷了她的东西而已。

    可没料得,白童却是直接要求来提取鉴别指纹。

    “算了算了,这就是一点小事,不用这么费事了。”明忆自己给自己找着台阶:“白童,我一直说,我们俩家交好,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些小事伤了和气。这耳坠,也就当我自己不小心遗落在你这儿好了。”

    “怎么可能。”曾馨宜直接回答:“你根本就没有住在这宿舍来,怎么可能不小心遗落在这儿?”

    校警看着这种情况,也是头痛。

    他们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看着这些女生勾心斗角的小技俩也看得多了。

    只是,眼前这个情况,怎么解决?

    和稀泥?

    正头痛间,黎纵来了。

    他微眯着桃花眼,看着眼前这一幕,旁边有人,就立刻凑近他的耳边,跟他将这事的起因大概的说了一下。

    这一说,黎纵心下明了。

    关于明忆在大院中骄横,他当然也知道。

    不过一个大院长大,父辈之间往来密切,他也不可能在外面,让明忆丢太多的脸。

    他从人群中挤了过去:“这好好的,上课时间,大家不去上课,在这儿闹什么呢?”

    明忆抬眼一见,看见是黎纵,立刻委屈的扑过来:“黎纵哥哥,你来了?”

    白童冷眼看了看两人。

    居然这两人,是一起的?这是准备合起伙来欺负自己?

    白童心中,打起了十二份的警惕。

    黎纵将明忆稍稍推开一点,跟她拉出距离,他才整了整自己的衣襟,问校警:“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明明刚才已经有人跟他讲了是怎么一回事,可他现在,还是要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模样。

    校警认得他,知道招惹不起,只好又巴巴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甚至,将刚才从白童床铺下搜出来的那对耳坠,在黎纵的面前晃了晃。

    黎纵一见,轻描淡写笑了起来:“我说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是这样,我跟你们说,这误会了,全都是一场误会。”

    “误会?”所有人都惊讶。

    本来就还要看白童跟明忆之间的撕逼,看看究竟是明忆厉害一点,能陷害到白童,还是白童厉害一点,能打压明忆。

    可黎纵现在却是跳出来说,这是一场误会?

    黎纵从校警的手中,拿过那耳坠,在手中抛了抛:“这耳坠,是我拿来准备送给白童的,刚巧她不在,我就塞在她的床铺下了。”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黎纵相当于是把明忆的事,给接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到时候怎么查,也不会认为是明忆故意栽赃陷害白童了。

    许多人甚至暗暗吐槽,这是女生宿舍呢,这黎纵,居然就敢大摇大摆的跑上来,直接将东西塞别人床铺下。

    “黎纵哥哥……”明忆叫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