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39章 东西不见了,要搜身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谁跟谁狼狈为奸,大家有眼看着的呢。

    明忆站起来,劝道:“好了,大家别闹了,别因为我的一点小事,闹得不可开交。白童说得对,这种无凭无据的事,我们不能随便怀疑人。东西掉了就掉了,就当我今天运气不好。”

    黎桂芳道:“这怎么可能,这东西,可是黎纵送你的啊,有钱都不一定买得着的,怎么能说掉了就掉了。”

    “可是,确实是不见了啊,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明忆说。

    那年头,又没监控什么的,许多事情,根本没办法还原当初的真相。

    “要不,我们搜一搜,看看有不有在谁的身上。”黎桂芳出着歪主意。

    明忆假装拒绝了:“这怎么可能。”

    其它的同学,也拒绝着:“黎桂芳,你简直是过份,居然要搜身?”

    黎桂芳转着眼珠子:“我这不是也为了洗清大家的冤屈吗?要是明忆的东西一天没找回来,大家都有嫌疑,都有偷了明忆东西的嫌疑,这搜了搜身,虽然不大好,可至少,证明真的没有拿明忆的东西,以后也可以清清白白啊。你们说对不对?”

    同学们没吭声。

    黎桂芳故意赌气道:“反正我已经提议了,你们愿意不愿意搜身,是你们的事,我看啊,你们八成都是心虚,可能偷了明忆的东西,才怕搜。我就问心无愧,我就不怕。来吧,你们几个同学,来搜搜我,我可以很清白的告诉大家,我绝对没有拿明忆的东西。”

    “好吧,为了证明你的清白,那我只好搜一搜,也算是还你清白吧。”明忆假装应承着,过来,随意的搜了搜黎桂芳的身:“黎桂芳这儿,没有我的那个玩意儿,证明这东西,不是黎桂芳拿的。”

    黎桂芳被搜过身后,一脸荣光的看着众人:“看见了吧?我是清白的,我就不怕搜,只有心怀鬼胎的人,才怕被人搜身。”

    这么架着说话,许多同学都抗不住了。

    这搜身,可以洗清冤枉,不搜,就是心怀鬼胎。

    许多同学都承认搜身,以示清白。

    连曾馨宜都同意搜身了。

    谁让她刚才进来的时候笑了呢,当时黎桂芳可是第一个苗头就指向她,说她偷了东西。

    要是她还不承认让人搜身,不是更证明这种可能性。

    “这样子是不行的。”白童说:“明忆你要是真的掉了东西,你可以报警,怎么可以这么私自搜同学的身?”

    这么说着,许多同学终于是醒悟过来。

    对啊,真要是东西不见了,应该报警。

    警察要求配合调查,大家当然会配合调查。

    凭什么,要让黎桂芳在这儿唆使着啊。

    “对,东西不见了,应该报警,凭什么搜身。”

    “我真傻,刚才居然真的让搜身了。”

    一些同学都在后悔着。

    “好吧,黎桂芳,你去帮我去学校的警务室,叫校警过来。”明忆由情况不对,只好让黎桂芳跑去学校的警务室报警。

    没多久,有两个校警就跟着黎桂芳来教室了。

    “怎么一回事?”校警问。

    “是这样,昨天我带了一对耳坠到学校来,可是,这耳坠现在不见了,我怀疑是有人偷了。”明忆直接将话说到正事上。

    校警听着这样子的事,也是头痛。

    学校每年因为丢失物品的事件不少,大多都是查不到的。

    “你是随身带着的吗?怎么可能不见?”其中一个校警问。

    黎桂芳在旁边插嘴多话道:“我们怀疑,是她偷的。”

    她的手指,已经直接指向白童。

    白童心下冷笑。

    果然,这是针对着她来了。

    “凭什么说是我,就因为,那天国庆表演,害得你当众出了丑吗?”白童冷冷的问。

    这一下,是直接挑破那层利害关系,让人一下就明白,明忆其实是在故意针对她陷害她。

    明忆心中一凛。

    她可没料得,白童把话说得这么直接。

    这是让人一下就知道两人的矛盾所在。

    就算一会儿真的搜出个什么来,并不能证明是白童犯得有什么错,只能证明,是明忆在借机报复。

    “这怎么可能。”明忆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童:“白童,这么久以来,你长期在我们家住着,吃我家,住我家,用我家,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一句?就算上一次国庆表演,你害得我在人前当众出了丑丢了脸,你高兴了,可是事后,我又说过你什么吗?现在我不过就是说我的东西不见了,你怎么就这样的说我?”

    这一说,校警听着也是云里雾里。

    怎么又是在她们家住着,那应该是亲戚什么的吧?再不济,也不会是不相干的外人。

    “哎呀,明忆,你还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啊?她就是看你这人太善良太软弱可欺,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你。就是因为上次故意整你,害你在全校同学面前丢了脸,你都没什么反应,她才得寸进尺。这一次,无论如何,得给她一点教训。”黎桂芳在旁边帮着腔。

    “好了,别闹了。”校警皱着眉。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他们都快被吵晕了。

    “这样吧,我们家跟她们家关系一直不错,我也不想因为这么一个玩意儿伤了和气,只要你能证明你真的没拿我的东西,我就当众向你道个歉吧。”明忆作出深明大义的模样,让这不明究里的校警看来,她还真是识大体顾大局。

    白童冷冷一笑:“为什么,是要我拿证据出来,证明我没拿东西?按法律规定来说,不是谁主张,谁举证吗?你们既然认定是我拿的,当然得拿出证据来。不过……我看你们这个样子,应该已经找好证据了吧?”

    这一说,说得明忆跟黎桂芳都有些慌。

    该不是这一切手脚,都是被白童知晓了吧?

    黎桂芳硬着头皮道:“警官,这还需要再举证吗?她们都是住校在这儿,不管是这儿,还是宿舍,随便搜上一搜,事情就水落石出了。”

    校警终于忍不住,黑着脸对黎桂芳道:“你一直在这儿叽叽歪歪什么?是你丢了东西,还是你是警察,在这儿废话这么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