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33章 蓝胤跟郑丹秋的事算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景山默然。

    冯露又继续道:“其实,我听嫂子那话中的意思,她在她的大学,有不少志同道合的同事,平时大家一起谈天论地,倒是快活。我想,用我们搞文艺的话来说,她是需要那种灵魂的伴侣。”

    这话,越发说得蓝景山心烦。

    冯露赶紧掩了嘴:“蓝哥,我没别的意思,我没有说嫂子背着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说了,她只是找灵魂的伴侣,现实中,应该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不用担心,你的头上绿了。”

    这话说得蓝景山脸色都绿了。

    虽然跟周凤茹聚少离多,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少,可这一点,他还是对周凤茹有一些了解。

    她是一个清高的人,她不可能跟外人有什么龌龊的事。

    可是,虽然别的没什么,这灵魂上的事,谁能知道呢?

    蓝景山甚至暗暗的想,这他妈的灵魂在哪儿?他要不要让部队带着大炮去轰了好了,省得自己的老婆老是想着要来什么灵魂的伴侣,这是置他于何地?

    可他也感觉,自己呆在部队,整天和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整个性子是越来越粗犷,他可真跟这清高搭不上边。

    “蓝哥,其实吧,这是你的家事,我也不该来多说。可既然嫂子给我打了电话,说了这些事,我想,她也是想借我的嘴,来跟你说说这事。”

    冯露继续道:“毕竟,你们是军婚,你不开口,这婚是绝对离不了。可是,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了,儿子也这么大了,她想有更好的追求,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军婚,当军嫂是很苦的,长期丈夫不在身边,又有几个女人受得了这样的长年寂寞……”

    蓝景山沉吟着,只将粗糙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敲着办公桌的桌面。

    冯露伸手,按着自己的胸口,痛心疾首的道:“蓝哥,我也是女人,我能感同深受,你想,一个女人,哪有不渴望有男人关怀,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同样是渴望着有男人能安慰我这颗孤寂的心……”

    她一边说,一双眼,却是颇有些幽怨的看着蓝景山:“蓝哥,嫂子想你放她一条生路,让她好另攀高枝……你又何必这样苦苦不放手,让她这样带着愧疚的心理,不敢放手大胆的追求她的幸福。其实你们儿子都这么大了,就算为了儿子,你也不可能这么一直折磨她吧?”

    “行了。”蓝景山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我知道怎么做了。”

    冯露听着心中一喜。

    这蓝景山是想明白了?

    与其让周凤茹给他戴绿帽子,不如主动松口离婚了。

    “我知道怎么做了。”蓝景山拿起帽子,往头上戴着:“我现在要出去。”

    “好,蓝哥,我不打扰你了。你的一切行动,我都支持。”冯露立刻表态。

    在她要出门时,蓝景山想起另一件事:“对了,另外有件事,我跟你说一下。”

    “你说,蓝哥,我听着的。”冯露立刻回答。

    “关于蓝胤跟郑丹秋的事,就这样算了吧。”蓝景山说。

    上次蓝胤直接跑来找他,甚至连脱离父子关系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蓝景山还不想真的做到这一步。

    爱人要离婚,儿子要脱离父子关系,他这人,可做得真失败。

    “啊?”冯露可没料得,蓝景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蓝哥,这事,怎么就算了?当初不是说得好好的吗?”冯露慌了神。

    “当初,我是想拉拢他们两人。”蓝景山沉声道:“可是,蓝胤他已经明确跟我说了,他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我这当父亲的,当然不可能做出棒打鸳鸯的事。”

    “他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冯露简直不可相信:“我怎么没听说啊。”

    “我以前也没听说。”蓝景山说:“可前一次,他是很郑重的来跟我说这事,他不可能在这事上来说假话。所以,这件事,我只能跟你们说一声对不起。”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这样。”冯露简直是不能接受:“蓝哥,你怎么可能由得他胡来。”

    “冯露,这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现在都是自由恋爱,不兴包办婚姻,我也不可能在他的这个事上,也太多干涉。幸好,两个孩子也没有怎么接触交往,也没有耽误谁,以后秋秋会有更好的人配她。”

    蓝景山走了,冯露也在往回走。

    一路上,她都是心事重重。

    怎么这事,居然黄了。

    她还想郑丹秋嫁给蓝胤,以后她也有机会多跟蓝景山见面呢。

    这居然就回绝了?

    郑丹秋回家时,天已经黑了。

    见得冯露坐在客厅,连灯也没开,郑丹秋有些奇怪。

    她开了客厅的灯,对冯露道:“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坐在这儿发什么呆?”

    “秋秋……”冯露看着她,欲言又止。

    “出什么事了?”郑丹秋立刻警觉起来。

    “秋秋……今天,你蓝伯伯跟我说,你跟蓝胤的事,就这么算了……”冯露艰难的说出这话。

    郑丹秋呆了。

    这桩亲事,她一直感觉没把握。

    但她也怀着一点希望。

    至少,冯露跟蓝景山的关系这么好,就冲这么一点,蓝景山怎么也应该拉拢自己跟蓝胤的啊。

    “为什么,这段时间,我连蓝胤的面都没有见着,怎么就突然之间,就说这事就这么算了?”郑丹秋不甘的追问。

    然后,她的目光,有些愤怒的看着冯露:“妈,是不是你又去做了什么事,才惹出这样的事?”

    冯露急了:“秋秋,天地良心,我这阵子可什么事也没有做啊。”

    “妈,你别在瞒我。”郑丹秋可是压根儿不相信:“上次,你去找蓝伯伯,想跟他暗渡陈仓,被蓝胤亲眼撞上,蓝胤才发这么大的火……肯定是你又去做了什么,所以,蓝胤才这么决绝的要断个干净。”

    被郑丹秋这么质疑,冯露有苦说不出。

    她对郑丹秋道:“秋秋,天地良心,这一次,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啊。你蓝伯伯告诉我,是蓝胤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所以,才这么拒绝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