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17章 她要珠玉在前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忆,你这衣服,好漂亮,一定很管钱吧?”黎桂芳说。

    穷困地区来的,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她只能用管不管钱来形容。

    “当然,这套礼服,得一万多。”明忆得意的挑挑眉。

    黎桂芳咋舌,果真是贵得不得了。

    要知道,她读书的时候,一个月生活费,才十块钱啊。

    她活到这么大,一共都没用过这么多的钱,别人一件衣服都低了。

    “好贵。”她讪讪着,就想去摸摸明忆身上的这一件晚礼服。

    这么贵的东西,一定比金丝银线穿的还要好。

    “别动。”明忆阻止了她:“这东西,不能轻易碰的。会碰坏的。”

    黎桂芳手僵在那儿。

    明忆又继续道:“你要知道,这东西,不仅仅是管多少钱,关键是,这是限量版的,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我都是专程绕到香江才去带了这么一件回来。”

    “哦哦。那真是很珍贵,是要好好爱惜。”黎桂芳附合着说。

    她只能怪自己太穷了。

    明忆弹奏的钢琴曲是《水边的阿狄丽娜》,从小跟着名师学习,她的水准自然是极高,一来就获得了满堂彩。

    而在校的这些大学生,百分之八十的都是来自普通的家庭,对艺术也不懂欣赏,但觉能坐在这儿弹钢琴,已经是逼格满满了,自然是拍掌拍得手通红。

    白童坐在后台,虽然听得不大清楚,但也知道,明忆这一次的表演,很不错。

    她理了理自己身上的演出服。

    这是萧文琴借给她的。

    她穿上了芭蕾舞裙的紧身上衣,这不仅让她的上身更显得修长苗条,而且不会给人腰部弱不禁风的错觉。而下半身是垂荡的长裙,她身上的线条自然也就变得更加多姿,腰部可以随意扭动,还可采用更多的屈膝动作,利用了长裙的姿态完美的飘动而令人产生飘逸的感觉。

    哪怕这阵子,她已经加班加点的在练功房训练,可她也知道,靠这么短的时间就要达到很好的效果,是根本不可能的。

    她只想尽可能的扬长避短,不至于在表演的时候出丑就行。

    这想法,跟萧文琴的想法是一样的。

    不求惊艳亮相,只求扬长避短。

    明忆从前面的舞台上谢幕退下。

    哪怕走到了后台,依旧能听到前面的经历不熄的掌声。

    黎桂芳一直守在后台的一边,见得明忆退下来,立刻就迎了上去:“明忆,你弹得真好,一个个都听得如痴如醉。”

    明忆自负的道:“那当然,我可是练了这么多年的琴,怎么可能弹得不好?更大的场面我都登台演出过,还怕这个。”

    “那是。”

    “快,帮我把后面的拉链弄开,我要去换服装。”

    “嗯,在这边的,我一直替你把演出服看着的。”

    明忆匆匆忙忙的进了里面的小房间,换下身上的晚礼裙,再换上她的芭蕾舞裙。

    她在小房间中收拾好这一切,又出来,对着镜子整理着她的发饰,要知道,这发式,也是关键的一点。

    之前她弹钢琴的时候,是将长发披下,配着晚礼裙,给人一股子长发飘飘的优雅庄重感。

    现在,她得将发式给挽上去。

    她对着镜子整理发式,不经意的,就从镜中看见了另一个人——白童。

    那一刻,明忆疑心眼花。

    她缓缓的回过身,果真看见了身后不远处的白童。

    明忆呆了。

    她就看着白童,看着白童身上的那一身装束。

    那一身芭蕾舞服,绝对不是普通的货色,不可能是外面租赁就能租得到的。

    而且穿在白童的身上,白童看上去也是象模象样的芭蕾舞者了,那修长的脖子高傲的昂着,真的象一只漂亮的天鹅。

    “她哪来的这一身衣服?”明忆红了眼。

    黎桂芳不屑的撇撇嘴:“好象是找个叫什么萧文琴的人借的。管她的呢,明忆,跟你比起来,她们的这些衣服,都是些垃圾。”

    萧文琴刚刚走过来,听着了这么一句话,嘴角不由抽了抽。

    呵呵,这些才进学校的大一新生,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借出来,居然被别人贬得象垃圾。

    幸好,明忆眼神好,她一眼看出萧文琴的气质,绝不是一个后台的普通工作人员。

    虽然不清楚萧文琴的身份,但明忆还是装作极有礼貌的向着萧文琴点头打个招呼,然后她又回头,对白童道:“白童,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白童稳稳的回答。

    她又不象明忆这样贪心的报两个节目,搞得中间换装都是匆匆忙忙的。

    前面的节目,已经表演完毕,表演的同学从前台撤了下来。

    主持的学姐在前台报着节目,接下来,就是明忆跟白童的芭蕾舞表演了。

    随着前台轻快的音乐响起,明忆迈着轻盈的步伐率先跳了出去。

    她要给大家一个先声夺人的印象。

    要让大家看看她的舞蹈跳得有多好。

    有她的珠玉在前、先入为主印象,后面再出场的白童,就一定会被自己给比下去。

    她一心一意的全力展示着自己,跳跃、旋转、尽情的展现着自己轻盈的优美身姿。

    果然,这一切,都赢得台下的阵阵掌声。

    明忆很自负,她就感觉,她应该赢得这一片掌声。

    可跳着跳着,明忆感觉不对劲了。

    除了掌声,难道不应该有别的吗?

    白童现在难道还没有出场?

    不是应该白童出场了,大家看着白童那笨拙的样子,报以一阵阵的倒彩,再吹吹口哨之类的?

    为什么,大家还是以一副极为欣赏的模样,在这儿欣赏。

    这样想着,她跳舞的时候,明显没有刚才专注,她借着旋转的机会,眼光向着后台一瞄。

    这一瞄,她的身影险些歪在一边。

    她看见了什么?

    她看见了白童就在她身边不远处,正在随着音乐节奏同样的起舞,甚至还做出一个小弹腿跳跃的动作。

    那一刻,明忆简直是方寸大乱。

    为什么,为什么白童也会跳芭蕾舞?

    她那种乡下来的野丫头,凭什么也会跳芭蕾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