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12章 一字不漏的汇报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是她在自己面前,他一定抓住她,狠狠的打打屁股了,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不,应该说,白童太让人省心了,有什么事,都是努力自己扛着自己解决。

    她省心得让人心疼。

    从认识她起,她就麻烦不断,她可以说是在重重磨压下顽强的生长着。

    关键是,哪怕经历了这么多的打击和磨难,她的心性,一直是阳光向上的,并没有那种暴戾的要以牙还牙,也没有对这个人世充满着仇恨。

    “好吧,我跟你汇报一下,但不保证,一定会一个字不漏……”白童憋了憋小嘴。

    这又不是背诵诗文,怎么可能一个字不漏呢?

    “嗯?”蓝胤的尾音,拖长了几许,带着浓浓的威胁意思:“你还打算,给我隐瞒几个字?”

    那么重大的事,她就敢隐瞒了,搞不好,又有什么事要隐瞒。

    “没有没有。”白童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好不好?只不过你刚才说要一字不漏的汇报,我感觉这个一字不漏,很有难度。”

    蓝胤眉宇轻舒。

    他也认为,刚才说错了话。

    两人怎么搞得象上下级汇报工作一样?还要白童一字不漏的汇报他听。

    白童就开始在电话中,吧哒吧哒的给蓝胤汇报,她现在读哪一个大学,读哪一个学校,有两个什么样的室友,军训又是怎么怎么的。

    蓝胤听着军训这两个字,就心痒痒了。

    可惜,他现在升为团长,事情太多,要不然,他绝对会当仁不让的去抢这个给白童当军训教官的机会,再给白童当当军训教官。

    上一次给白童当军训教官,都还是三年前的事了,想一想,似乎好遥远的事,可又感觉,仿佛在昨天。

    蓝胤心中此刻是无比羡慕去给白童军训的教官。

    幸好,他现在只是羡慕。

    要是他知道,军训白童的教官,还在欢送会上跟白童表白,他一定会抓狂,后悔没来这一趟。

    当然,白童将李世钰向她表白的这事给直接掐掉了。

    这种事,跟蓝胤说了,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是踩着李世钰的自尊和颜面,来给自己作一种肤浅的炫耀。

    “你都说完了?”蓝胤问。

    其实,他也没有特别想知道的事,可就是想听着白童在电话中跟他叽叽喳喳的说这样说那样,关于她的事,他就想听听。

    “嗯,基本上就说完了。”白童答。

    “你说完了,那就该我说。白童,我们现在分开两地,我没办法呆在你的身边,许多事,没有第一时间知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有任何事的时候,能想着我这个当男朋友的,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这会让我感觉很自责的。”蓝胤说。

    白童心中咯了一下。

    难道,蓝胤知道了?

    于是,白童就故意凶巴巴的替自己壮着胆:“蓝大哥,你别说我,你倒是说说你啊。我刚才都把我这段时间的事情都汇报了,你是不是也应该汇报一下你的事情呢?”

    蓝胤笑了起来:“现在就开始查岗了?”

    “才不是。”白童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事,我欢迎你随时来查。”蓝胤笑,还是将自己的情况捡些不是什么军事机密的说了,比如,带兵出去训练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再比如,自己的团跟别的团进行军事对抗比赛赢了什么的。

    不知不觉中,这电话粥,就煲得许久了。

    虽然说的话,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话,可就是这些平淡的傻话,捂着两人的心窝子,热呼呼的。

    好一阵,直到白童的电话磁卡快没有费用了,白童才道:“蓝大哥,好象卡中的钱快完了,我下次再给你打电话吧。”

    这一说,蓝胤才想起,白童现在在大学,没有电话,这是在外面打的公用电话,这话费,还是挺贵的。

    “要不,你把你们的电话号码给我吧,下次我给你打过来。”蓝胤说。

    “嗯,我晚点就回去问问宿管老师电话。”白童答。

    话还未落,磁卡中的费用用光,电话中断了。

    白童无奈的看着电话,最终,依依不舍的回去。

    等白童回了她的宿舍,她见到了那个神秘的有后台的没来参加军训的室友。

    那一刻,白童意外至极。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室友,居然会是明忆,明爷爷家的那个孙女。

    而曾馨宜和艾羽熙,比较拘谨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没有说话。

    而明忆,站在旁边,叉着手,指挥着她随行的保姆:“将床这么铺着吧,还有,这上面,一定记得用床罩罩住,我只是偶尔住一下,省得落了灰尘。”

    这种环境优越又自视清高的女孩子,自然而然是受排斥的。

    难怪曾馨宜跟艾羽熙会站坐在一边不作声。

    白童也站在那儿,没有说话,只是想着,明忆不是比她还大些来着吗?似乎比她高一级的吧?怎么会来跟她一个宿舍?

    那个忙着替明忆铺床的保姆收拾着床铺转过身来,在抬头的时候,她看了白童一眼,倒有些惊讶:“呀,白童?”

    这是明爷爷家中的保姆,以往白童在明爷爷家还是住了一段时间,自然是认得的。

    “你好,张妈。”白童微笑着,客气跟张妈打招呼。

    随着她们打招呼,一直冷傲看着窗外的明忆,转过身来,打量着白童:“居然是你?真没想到。”

    白童无谓的笑笑:“对啊,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儿见面。”

    曾馨宜跟艾羽熙不由交换了一下视线,她们当初还说,这没来的室友,是个有背景有后台有关系的人,少得罪。

    可现在看来,白童跟什么人都认识啊,来军训的教官认识,当教授的也认识,现在连这个有背景有后台有关系的室友,白童也认识,这是不是意味着,其实白童才是更有背景有后台有关系?

    可白童表现得如此的谦虚低调,跟她们这么快就打成一片,怎么没有一点架子呢?倒是这个明忆,一来就是先声夺人,有警卫员替她拎箱子,有保姆替她铺床位,真是嚣张得与众不同,是生生跟这些人拉出了阶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