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07章 新仇旧恨彻底了断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以后,陆世杰会来慢慢报复他了?

    这让人去学校闹事,逼得学校开除他,就是陆世杰报复的第一步。

    陆鸿扬看着陆世杰那得意的笑脸,脑中的杀意,越来越重。

    他已经不能再象以往那样的胡弄陆世杰了,再也胡弄不了陆世杰了,他现在面临的,会是陆世杰一步一步的丧心病狂的报复。

    不行,一定要解决掉陆世杰。

    在陆世杰先干掉自己前,干掉陆世杰。

    这种事,陆鸿扬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以前,在初中,他就找人,故意以打架斗殴的形式,就想将陆世杰在偏僻处给活活打死。

    现在,陆鸿扬要故计重施。

    陆世杰在游戏室玩得很晚才出来。

    出来后,又在街头的大排档,又喝了几瓶酒,然后醉薰薰的向着家中走。

    陆鸿扬就等着这个机会。

    蓝胤也在暗处,等着这个机会。

    不管是陆世杰还是陆鸿扬,他们敢伤害白童,都该付出应有的代价。

    陆世杰硬着头皮走到阴暗偏僻处,内急要小解,不等他解决完问题,听得脑后风响,不等他回头,他就被人一棍子给敲在地上。

    等陆世杰醒来,已经躺在医院里。

    而守在他旁边的,是蓝胤。

    陆世杰摸摸发痛的后脑,想从病床上坐起来,可这一动,小腹处却是钻心的痛,低头一看,小腹处,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显然,他也腹部挨了一刀。

    那一刻,他很愤怒。

    他冲着蓝胤道:“你不是说,你会在暗处保护好我的吗?你不是说,不会伤着我一根毫毛的吗?我怎么还是会受伤?”

    蓝胤冷冷看了他一眼,淡淡回答:“果真还真是皮粗肉糙,不感觉痛。”

    陆世杰叫道:“我怎么不感觉痛,我痛得要死好吧?”

    “没办法,隔远了,来不及救你,所以,就看着陆鸿扬捅了你一刀。”蓝胤淡淡回答。

    陆世杰看着蓝胤这淡漠的神情,突然之间,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他明白了,不是蓝胤来不及救他。

    是因为,白童前阵子,腹部受了这么一刀,蓝胤这是以牙还牙,要让他也挨一刀,替白童报仇。

    白童答应过不追究他的责任,可是,吃点苦头,这肯定是必然的。

    想明白这一点,陆世杰闭了嘴,没有再说。

    “陆鸿扬我已经交给警察了,他这涉嫌故意谋杀的罪名是逃不掉,等一下警察过来录你的口供,该怎么说,你总应该知道吧?我只是一个执行任务偶而路过的军人,是顺手救了你,明白吧?”蓝胤提点着陆世杰。

    “我明白。”陆世杰狠狠咬咬牙。

    他跟陆鸿扬的新仇旧恨,现在可以彻底的做个了解。

    陆宝升跟郑蓉在警察局里。

    关于这一次的案件,牵涉着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他的侄儿,他自然是关心的。

    这一次的陆鸿扬,真的逃不掉。

    他本来还计划得好好的,在外面悄悄干掉陆世杰,再伪装成陆世杰是遇上流浪汉抢劫被杀的这种假象。

    哪料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蓝胤是将他逮了一个正着,陆世杰腹部的刀伤,就是最好的证据。

    而且,以前他伙同别人殴打陆世杰,试图致陆世杰于非命的人,也被一并抓住,在派出所里,这些人,都是争先恐后的坦白着,争取坦白从宽。

    这是人证物证齐全。

    陆宝升跟郑蓉都是心惊胆跳,听着关于陆鸿扬一次又一次如何陷害陆世杰的事件,陆宝升都有些受不了。

    这一辈子,他象个老狐狸一样处处在外算计别人,哪料得,自己的亲生儿子,一直被自己视为已出的侄儿算计着。

    郑蓉也是口口声声的,要求严惩陆鸿扬,她决不放过这个狼心狗肺的陆鸿扬。

    陆宝升也没有说话。

    固然,他一惯也对陆鸿扬是寄于厚望,可是,这陆鸿扬要对付的是自己的儿子,他根本就不可能再帮陆鸿扬。

    陆鸿扬只能等着法律的制裁。

    ****

    白童给蓝胤打了一个电话,说好的,等她到了大学后,就打个电话给他。

    很可惜,电话没打通。

    白童怔怔的想,难道,蓝胤又出任务去了?

    她猜得没错,确实蓝胤又出“任务”去了,不过这个“任务”,是跟她有关。

    他帮她报仇去了。

    欺负了他的小丫头,就等着好受吧。

    白童只能想改天再给蓝胤打电话。

    这上大学,新学期开始,按惯例,还是逃不掉新生军训这一课。

    还没有开始,众人已经是哀号连连。

    要知道,能考进这所知名大学里来的,都是全国各地的学霸,一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这样挤过来的。

    这固然说明了他们的聪明跟努力,付出了与常人不同的心血和汗水,也侧面反应出这些人的身体素质,是无比的糟糕。

    大多数,都是地道的书呆子,一个个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比啤酒瓶还厚。

    这都是平时钻到书本中的人些,吃了吃饭的时候,其余的时间,全部都在刷题看书,连晚上的睡眠时间,都在大打折扣。

    曾馨宜在宿舍中,都是叫苦不迭了。

    “不要啊,这军训,会要了我的老命的。”

    她本来人又矮又胖,又戴着厚厚的眼镜,一看就是典型的懒于运动的人,这军训肯定是撑不下来。

    相比的,艾羽熙倒是表现得没有这么夸张,她照着镜子,只是担忧的道:“唉,估计我又要被晒成黑炭头,要几个月才能再变白了。”

    白童对着穿衣镜看了看自己的短发,不错,还是挺利索的,军训合适。

    “白童,你怎么不怕啊?”曾馨宜见她对着镜子看头发,似乎丝毫不在意军训这件事。

    白童顿了一下。

    她原本就是准备报考军校的人,怎么还怕这点军训?

    她笑笑道

    艾羽熙向着旁边的那个空床看了看:“瞧,还是人家这种人好,有背景有后台,知道开学前面这一段时间要军训,都直接不来学校了。”

    被这么一提醒着,白童也比较好奇这个有背景有后台的同宿舍的同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