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04章 彼此清楚了身份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印象。她是我的一个笔友,经常在写信联系。”白童坦然回答。

    答了这一句话后,白童突然后知后觉起来。

    她想起了,她的回信地址,就是大学,而月殇恋的身份,就是大学教授。

    而眼前这个女子,似乎也是老师。

    “你是?月殇恋?”白童惊讶的问出口。

    周凤茹点了点头。

    那一刻,白童是即惊又喜,表情颇为复杂。

    这一下,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对方刚才在知道自己是“玉瑕”时那幅表情了。

    这换作自己,一样是太过惊奇。

    “你们早就认识?”白建设问了一声。

    “嗯,写信认识的。”白童肯定的回答。

    这一说透,周凤茹也随即坦然了。

    有这么一个朋友,不丢人。

    她在大学当教授,不也时常跟那些学生打成一片?

    “你知道不,当初在山城,碰上你的那一次,其实我就是专程想来拜访你一下,谈论一下文学什么的,结果就出了那个洋相,碰上你。”周凤茹感概:“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要找的人,就在面前。”

    “这还真是缘份啊,半路上就碰到了。”

    “确实是缘份,写信这么久,居然这一次,在火车上这么碰到。”

    两人抛开了年龄这点尴尬问题,很快就聊得愉快。

    白建设在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怎么自己倒象成了外人?

    “对了,你是高考状元,这一次,是报考的哪个学校?”周凤茹问着白童。

    “就是你的那所学校。”白童很肯定的回答。

    “那真是太好了。”周凤茹非常开心。

    “确实是太好了。”白建设在旁边插话。

    能先认着大学的老师,让帮着照看一下白童,这简直是太好的事。

    一路说说笑笑,火车到站了,本来周凤茹的想法,是打电话,让自己的朋友来接自己,顺便把欠白童的钱给还上。

    可现在,反正白童跟周凤茹都是去同一个地方,周凤茹也懒得再打电话叫朋友送钱过来,大家直接坐着出租车,去了大学。

    在校门口时,周凤茹跟两人告辞:“我现在还要去找找朋友,然后挂失身份证这些……你路上替我付的这些费用,等我晚点再还你。”

    “不用不用。”白童连声拒绝:“难得我们有缘相见,这些就当我请你的。”

    “那等你报到了后,有机会,我再回请你。”周凤茹跟白童她们告辞。

    白童跟白建设进了大学。

    白建设就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四处看着,连连称奇:“哎呀,童童,这个大学,还真是大啊,难怪叫大学,我得把四周的路况记住,省得一会儿迷路。”

    白童也道:“对啊,爸,这儿真不一样啊,我也担心迷路呢。”

    父女俩说说笑笑,拖着行李往里面走。

    幸好,新学期,大学里安排得有学姐学长接待她们这些新生,学姐学长们对她们这些新生都是极度热情,领着白童注册、报道、安排宿舍之类的。

    一阵乱七八糟的忙碌,白童总算是搞定了这一切。

    白建设安顿好女儿,又跟白童告别。

    这次送白童来读书,想一想,又是好久不能见面了。

    白建设又将白童千叮嘱万叮嘱了个够,白童答应他一有空就往家中打电话,他才离开学校。

    白童不放心,又将他给送到了火车站。

    这是父女俩送来送去,谁也不放心谁。

    白童回宿舍。

    她们这女生宿舍,是四人间的,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在白童住进来后,又有两个女孩子搬进来。

    白童微笑着,客气的跟两个同宿舍的女孩子打招呼,不卑不亢,保持初次见面的友好客气的态度。

    这两个女生,在初次见面的拘谨后,也是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白童这才了解到,这个矮胖矮胖皮肤黝黑的姑娘,叫曾馨宜是南方人,据说在学校也是学霸一枚。另外一个叫艾羽熙,长相清秀,则是典型的江南美女,说话都带着软软的俣侬软语声,特别的好听。

    唯一奇怪的是,靠窗的那个床铺据说有人,可白童一直没有看到人。

    直到开学,白童都没有看见宿舍中的另一个女孩子住进来。

    艾羽熙说道:“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听人说过了,这个女孩子,人家家中很有背景的,都不屑于跟我们住一起,在宿舍这儿,也只是象征性的占个床铺而已。”

    “看样子,有些来头啊,以后我碰着她,小心一点。”曾馨宜老老实实的说:“我爸说了,来了这儿,随便一个招牌掉下来,都有可能砸着几个官几代红几代的。”

    “夸张了吧?”

    “不夸张,总之,我爸我妈都提醒我,出门在外,处处小心一点,总不会错。”

    白童随意的笑笑,不赞同不也反对。

    反正她的为人处事准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边,周凤茹给蓝胤打着电话。

    她跟儿子小小的抱怨了这一次出门的种种不顺,钱包掉了,上火车还居然被乘务员为难,说她是逃票的。

    蓝胤默不作声的听着,一边安慰着妈,心中却是在想,白童也应该起身出发去大学报道吧?不知道她家中有不有人送她?如果她也钱包掉了怎么办?

    “喂,你有不有听我在讲啊?”周凤茹提高了声音。

    “听着的。”蓝胤回答。

    “不过,虽然这一趟比较呕气,不过,也不是完全没点高兴的事,你猜我在火车上碰到谁了?”周凤茹故意卖关子。

    蓝胤对于周凤茹的事,并不怎么关心,但还是耐着好脾气的反问:“碰着谁了啊?你的同事?”

    “算了,不跟你说。”周凤茹想了想,也不跟蓝胤直说。

    要是跟儿子说,自己居然去跟一个才读大学的小姑娘作了忘年交,怕是会被儿子耻笑的。

    “好吧,你想说的时候,再跟我说吧。”蓝胤并不感兴趣。

    等挂了周凤茹的电话后,他在操场上,叫住了在训练的白玉龙:“前阵子你回家探亲,一切还好吧?”

    现在的白玉龙,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少年了,他现在是自然明白蓝胤对白童的那点心思。
小说推荐